我就是上你老公了,怎么了?
南蛮小狐
2018年11月28日
“ “贱货还不是上了你老公了!‘’ ”

01

“我就是上了你老公了,怎么了?”那个女人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挑衅地对李雪说道。

这是李雪和杨明在一起的第3个年头,才3年啊!

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李雪的心还是痛了一下。

是从什么时候发现的呢?

谈恋爱的时候,李雪就发现了杨明喜欢和各种女人暧昧不清,但是同时他又对李雪照顾得无微不至。

每次杨明都嬉皮笑脸地求李雪原谅,说下次再也不会了,可是狂蜂浪蝶并没有因此消停。

很多次,李雪都想说分手,但是每次都被杨明的信誓旦旦给拦了下来,到后面,她干脆劝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后还和杨明结婚了。

只是婚姻并没有改变什么,反而让杨明变本加厉。

李雪每天过得郁郁寡欢。

在外人看来,杨明对她嘘寒问暖,知冷知热,都说羡慕她找了个好老公,可是心里的苦,只有李雪自己知道。

刚结婚那会,杨明还有点忌惮,到后面干脆隔三差五夜不归宿,李雪也由开始的抱怨,到后面的习以为常。

她已经付出了这么多年的青春,说离婚,哪有这么容易?

02

那天刚下班,李雪接到了一通电话:“喂,你是李雪吗?”

电话里的女人说话趾高气昂的,李雪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我是,你是哪位?”李雪强忍着不快问道。

“你老公现在在洗澡呢!”电话那头大声说。

李雪只感觉脑袋轰地一下。

“天辰酒店208号房,欢迎你来查房,哈哈哈~”那女人放肆的笑声非常刺耳。

李雪没有说话,不由得握紧了电话。

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李雪的思绪被拉回到两年前。

那是李雪第一次发现杨明衬衫的口红印,那一刻,犹如晴天霹雳,李雪整个人一下子就崩溃了,好像有人掐着喉咙,马上就要窒息,又觉得一阵恶心,想要把整个肠子都吐出来。

杨明跪在地上求她原谅,紧紧地抱着她说不会再犯。

李雪强迫自己放下,可是那些画面却一下又浮现在眼前,让她彻夜难眠,常常坐着坐着就崩溃大哭。

杨明很快就失去了耐心,指责她说都已经过去了,你还想要怎么样,天天哭哭哭,烦死了。

李雪就一个人躲到厕所去捂着嘴流眼泪。

多少个夜晚,暗自神伤,心也渐渐冷却。

因为长期的抑郁,李雪病倒了。

生病期间,杨明衣不解带的照顾,让李雪觉得他还是爱自己的,只是一时做错了事情。

可是一出医院门,杨明冷漠和不耐烦的态度就又在李雪的心里狠狠地戳了一刀。

李雪想不明白,为什么杨明要这样折磨她,既然已经不爱了,为什么不放过她?

现在,杨明重蹈覆辙,李雪却没有了质问的勇气。

03

晚上8点,杨明打电话给李雪说,今晚要应酬,晚点回来。

李雪习惯性地哦了一声,什么也没有多问。

挂了电话,李雪有些心烦意乱,今天那个女人......

叮~李雪收到一条陌生短信,点开一看,李雪的脑袋轰地就炸了,耳朵在嗡嗡作响,手指在颤抖,后背一阵冰冷。

那个女人和杨明的床照!

嗡~嗡~

是那个女人!

李雪颤抖着手指按了接听键,差点拿不稳手机。

“喂,李小姐,你收到我发给你的短信了吧?怎么样,是不是很久没有见过你老公这么享受的表情了?你老公真的好厉害啊,可惜了,啧啧啧!”

那个女人猖狂的笑声让李雪感觉一阵血气上涌。

“你他妈的是不是有神经病啊!贱人!不要脸!贱货!贱货!!”

“贱货怎么了?贱货还不是上了你老公了!你老公说,我是他见过的最漂亮最风情万种的女人,哪像他家里那个黄脸婆,呸!看了就想吐!哈哈哈!!!”

“啊!你去死吧!贱人!你不得好死!你这个贱人。。。”

李雪一屁股坐到地上歇斯底里地哭喊着,痛苦的眼泪爬满了脸颊。

电话那头已经是忙音......

是啊,连自己的老公我都管不住,我真没用,我真没用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04

已经是凌晨12点了,杨明还没有回来,李雪失魂落魄地爬到床上,像一具失去了灵魂的躯壳。

贱人,贱人......她面无表情地不断念叨着这句话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李雪醒来,摸着旁边冰冷的被子,不禁苦笑。

我在他心里是什么位置?她不知道,也没有勇气去问。

李雪的脑海中闪现出他们交欢的画面,像放电影似的,她只能就在旁边看着,却不能说话,她想去阻止,却动不了。

啊!李雪痛苦地嘶吼着,双手用力地挥动,想要把那些画面从眼前挥去。

这样的日子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吗?

早在第一次发现的时候自己就应该及时脱身了吧,只是因为舍不得这么多年的时间和付出,所以一直隐忍到现在,可是一再地退让又有什么用呢?

杨明是过错方,离婚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情,所幸他们没有孩子,共同财产也没有多少,李雪自己月薪也很高,即使离婚了,生活质量也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想到这,李雪心里稍稍有些舒坦了。

今晚吃个散伙饭就和他摊牌吧!

05

李雪去菜市场买了菜,然后给杨明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今晚做了很多他爱吃的菜,让他早点回来。

杨明一进门就吸着鼻子发出赞叹的声音说:“哇!好香啊,老婆,你真的是好手艺,我真的是幸福死了。”李雪心里一阵冷笑,这个男人到现在了竟然还能装作若无其事。

饭后。

“杨明,今晚我让你回来吃饭是有件事情想和你说。”李雪心里很紧张,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静。

“什么事啊?”杨明正在收拾桌子,看着他忙碌的样子,李雪有一瞬间的失神,如果这一切只是一场噩梦该多好啊。

“诶,老婆,你不是经常失眠吗,最近我们小区附近新开了一家理疗店,听别人说体验效果很不错,过两天我带你去试试。”

杨明的关心在李雪心里溅起了阵阵涟漪,让她感觉有些恍惚,但是想到那个电话,李雪不禁苦笑。

李雪看着杨明为她忙碌的身影,快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可是一想起那个女人的电话,李雪的身体又开始止不住的发抖。

终究还是没说。

睡前,杨明抱了抱她,说了句晚安,然后睡了。

他有多久没有碰过我了?那个女人的话言犹在耳,他早就厌恶我了吧?

李雪闭上了眼睛,一行清泪划过脸颊。

06

第二天,李雪正好休息,就想去附近逛逛,结果刚走到商场门口,就看到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挽着杨明的胳膊从她前面经过。

李雪怔住了,缓过神来时他们已经进去了。

眼泪在眼眶打转,脚却犹如铅注一般挪不开半步。

李雪好恨自己,为什么这么懦弱,都到了这个时候了,竟还是没有勇气冲上前去给他们一巴掌。

看着他们走远了,李雪赶紧跟了上去,杨明带着那个女人去了珠宝专柜,那个女人手上拿着一颗戒指笑的花枝乱颤,然后猛地在杨明的脸上亲了一口。

李雪感觉被人狠狠地扇了一巴掌,不由得把头转开。这个画面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有些发晕。

李雪的手心直冒冷汗,她想看看在这个时候杨明会怎么骗她。

她按手机的时候,李雪的手一直在抖,手掌全是冷汗。

那边的杨明看到来电后赶紧对那女人说了些什么,然后走到一边去接听。

“喂,老婆,有什么事吗?”杨明的声音有些心虚。

“你现在在哪儿呢?”李雪的声音有些颤抖,快要哭出声来。

“我在外面忙呢。”杨明平静地回答道。

“哦......那我不打扰你了。”李雪挂断了电话,眼泪如决堤般流下。

她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身体顺着柱子滑下。

李雪打开手机,刚才拍的他们抱在一起的照片让她下意识的闭了闭眼。

是时候摊牌了。

07

“老婆,今天可把我给累死了,走了一天呢,快来给我按按肩膀。哎呦。”杨明边进屋边叫唤道。

“是嘛?你今天不是去约会了吗?有什么累的?”李雪咬牙切齿地说道。

“你瞎说什么呢?”杨明的脸色变了变,一脸尴尬。

“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还有什么可解释的!”李雪把照片狠狠地甩在桌上,双手交叉抱胸,冷冷地看着杨明。

杨明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突然就双膝跪地,一副悔恨的样子求李雪原谅。

“原谅!你以为你在外面做的破事我不知道吗!这么多年了,你有老实过吗?要不是看在我们这么多年感情的份上,我早就离婚了!可是你呢,非但没有收敛,还变本加厉!你做这些烂事的时候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来折磨我!”李雪红着双眼哭喊道。

杨明似乎有些慌了,起身紧紧地抱住李雪说:“老婆,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你打我,骂我!我保证,我会和她断绝关系,你不要离开我啊老婆......”

杨明在乎的神情让李雪愈加的难过:“那你现在就和她说清楚啊!”

“好好好,我会和她说的,你不要哭了,你哭的我心疼。”杨明边说边拍她的背。

李雪此刻已经哭成了个泪人儿,快要拔出来的剑又被杨明给哄了回去。

第二天刚上班,李雪手机响了,她看了看号码,心里一紧。

果然。

08

“你昨天看到我们去逛街啦?是不是很生气啊?我跟你说,他给我买了很大一个钻戒呢?你说这样的婚姻还有什么意思呢?我要是你,早就离婚了。”

李雪气得牙痒痒,碍于公司人多,她走到洗手间,然后压低声音恶狠狠地对电话那头说:“我是绝对不会离婚的,你就做梦吧!”

“呵呵,实在是有骨气,你走着瞧吧!”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李雪的心还在突突地狂跳。

杨明没有和她摊牌。

想到这里,李雪感觉心里一阵发寒。

一整天上班都有些心不在焉,某一刻,她有冲动要离婚,可是往往还只是燃起小火苗,杨明的一句话又让她偃甲息兵了。

她恨这样的自己,却狠不下心。

杨明的事折磨得她心力交瘁,有那么一刻,她想要是自己死了就好了。

09

下班回家走到楼道口时,李雪正好听见杨明在打电话,她不由得放慢了脚步,竖起耳朵听他在说什么。

“放心吧,宝贝,我很快就会和她离婚了,等我把一切办妥,就和你结婚。我现在不是在做个工程吗,到时候我就说需要资金周转,让她拿点钱出来,然后就去把那个房子定了。好,就这样啦。我到家了。”

听到这话,李雪差点没站稳,原来,他一直不离婚是因为这个,这么多年的感情,他丝毫没有顾及,已经给她带来了这么多的伤害了还不够,还要榨干她最后一点剩余价值才甘心!

李雪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进家门的了,此刻她心乱如麻,浑身无力。

她不想去报复谁,也不想再和他纠缠了,这么多年了,他可曾有一刻真正疼惜过她?

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而在杨明的心里,她只不过是个照顾他生活的保姆,想要辞退的时候,还想着榨干她半条命。

她才想起,之前看到他电脑上的楼盘信息。

第二天,杨明去上班了,一切如常,李雪把自己的东西打包好,然后拨通了电话:“喂,刘律师吗?我想今天下午和你谈谈离婚协议的事情。就约在咖啡厅吧。好的,谢谢你,拜拜。”

杨明,我要你净身出户!

李雪长舒了一口气,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这些日子那个女人的电话和简讯,以及自己收集的证据,足够她打一场胜仗。

看来,今晚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17 21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

    拼命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