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包干脆面引发的血案
青山幽幽水迢迢
2019年5月24日
“ 我恨死小表弟了,我也讨厌干脆面 ”

如今这年代,吃的太多,却总也勾不起什么欲望。

带着儿子去采购,看着货架上琳琅满目的零食,儿子这也觉得不好吃,那也觉得不好吃,挑嘴的不行,我满是无奈,他随手拿了几包方便面,我接过来突然问他:“你吃过干脆面吗?小浣熊干脆面!”

他点点头,“学校门口的小卖部有,那有什么好吃的?”

小时候的我也说过这么一句话:“那有什么好吃的!”可是那会我是很嫉妒的对着小表弟说着这个话。

小舅舅家造房子,就搬到我家来住,外公居然跟了过来,外公重男轻女,跟我家不亲,从来没来过我家。

一个屋檐下,总是会看到的,我见他一脸木然,不苟言笑的模样吓的总是绕道走,久而久之他即便看到我也当作没看到。

这都不算什么,最让我生气的是,小表弟每天都有零食吃,外公还夸他说,在房间的罐子里放了很多的零钱,可是他每次都只拿一块钱。

一块钱,可以买一包干脆面了,还能余2毛去买个大大泡泡糖,他还天天吃零食,有什么好夸的。

没人给我零花钱,我只能看着小表弟每天放学都拿着一块钱去小卖部,他最爱吃小浣熊的干脆面,除了吃里面还有小卡片可攒起来玩。

只见他利索的打开干脆面袋子,取出小卡片放在边上,把调味料拆开倒进去,使劲的揉一下,捏碎,然后拼命的摇晃再打开来,拿一块放在嘴里,“咔……”嘎嘣脆,口齿生香,我舔了舔嘴角,吞了下口水,不去看他。

他却炫耀着故意在我面前走过,可劲的咔咔咔的嚼,我生气的从他身边跑过的时候轻轻的撞了一下他的手肘,他的干脆面没拿稳掉在了地上,他哭了起来,使劲的推了我一下,我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怒上心头,自然不让他,我们就打了起来。

外公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我们两个人浑身是灰的滚在一起,我的小辫子被他扯烂了,我的脖子被他抠了一长条血痕,我的鞋也不知道甩哪里去了,打输了的我还不争气的哭了。

外公看了我一眼,一句话都没说,拉着表弟就进去了,留下我一个人坐在地上抹眼泪。晚上舅舅她们来道歉说是表弟的错,可是我父母还是给了我一顿竹笋炒肉丝,以大欺小即便没占便宜也是不对。

我恨死小表弟了,我也讨厌干脆面。

几天以后表弟买了干脆面走到我面前,又来炫耀,真是讨厌,可我不敢再去惹他,他却拉住我,我恶狠狠的扬了扬拳头,凶他:“干嘛,没打够?”

他缩了下脖子,递了干脆面过来:“给你。”

我是有骨气的,才不要。一把推开他,却见外公走了过来,把干脆面塞我手里。

“拿着吃吧!”他严肃的脸上没什么笑容,说话时候带着浓重的山东口音,“我给你买的。”

外公很少跟我说话,因为母亲常说:她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外孙女就更是别人家的。我一直都懂。

知道他不喜欢我,就更不敢跟他说话了。

那以后,小表弟总会给我一些零食,然后我们一起吃,一起玩卡片。我看外公总觉得他严肃的脸没有那么吓人了。

舅舅他们搬走的时候,外公给我买了好几包干脆面,甚至我在对他摆手的时候看到了他那久未出现的笑容。

我长大了,干脆面却越来越少见了,外公依旧对我淡淡的,可是我没想到他去世前居然会给我一万块钱,还特地来我家坐了坐,他说:“钱不多,我的心意。第一次到你家,恐怕也是最后一次了。”

第一次到乡下的家里,他给了我好吃的干脆面。

第一次到市区的家里,他是来辞别的。

也许他重男轻女,可是毕竟是自己的骨肉,总有那么点不舍,那么点羁绊。

“妈妈,赶紧结账,走了。”儿子把我从回忆中叫醒。

逝者已矣,干脆面味道没变,却在不是从前的味道了。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58 48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