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25
喜欢 31
故事来自主题: 你有一个逗比的朋友吗?来说说ta的故事
逗比女同学,愿你总能被世界温柔以待
桃指夭夭
2019年8月14日
“ 我这是地域病,母猴依稀(不好意思)! ”

读大学时住着八人宿舍,八个女孩子来自天南海北,刚开学那阵大家都各自为阵,宿舍里各种塑料普通话加上时不时冒出的四川话、广东话和闽南话,简直就是语言大杂烩。大约磨合个把月下来,大部分人很快融入普通话洪流,可是这种情况也会因人而异。

林时妙就是一个例外,她呀,籍贯坐标广东深圳,来学校已经一年多了,直到现在嘴里吐出的普通话还是要余音绕梁几分钟后,宿舍里的人才能思忖后搞清楚她到底说的是什么。而且因为她的普通话和强大的自我逗比性格也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九月份新生开学后的几天,林时妙一个人踩着新买的高跟鞋正表情悲愤的走在去教室的路上,突然一个背着书包,手里拿着一部手机正在左右张望的男生,急切地拦住她问道:“师姐,请问学校的图书馆怎么走?”

林时妙正跟自己脚下那双从淘宝店上买回来的高跟鞋较劲,眼前帅气的男生看样子是新入校的师弟,她停下脚步,用手指了指右边的路依旧用蹩脚的普通话说:“你急急地往前走,然后在路口左拐。”男生听了她的话,连忙俯身做百米赛跑的冲刺状,两只手自然的垂在胸前,扭头问还急切地问林时妙:“师姐,要多急,这样算是急急地吗?”

晚上在宿舍闲聊时,林时妙自爆黑料说到早上的这件事时,我们其余的七个人都在自己的床铺上笑得打滚,好不容易歇了下来,大家都异口同声的问:“那男孩后来到底是怎样急急地走的?”

“喂,拜托你们有点公德心好不好,不需(许)取笑我!你看人家大明星蔡少芬,她的港普还不是让人听得一愣一愣的,我这是地域病,母猴依稀(不好意思)!”

说完她又翘起二郎腿捧起八卦杂志看了起来,这件事后来成为了我们宿舍每次迎新时的一个故事和多次强调不能再出现的事故。

学校规定晚上11点关门,11点以后回学校的都必须要做登记,第二天再提交各班存档,当然也会成为影响期末评比的参考因素之一。

有天晚上九点多,宿舍里的几个人有坐在台灯下看书的,有捧着手机追剧的,原本正躺在床上刷微博的林时妙突然从床上立了起来,大吼一声:“饿了!”这个词我们从她嘴里吐出来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别看她瘦得一阵风能刮跑,但饭量却大的吓人。

“林时妙,晚饭时你不是管食堂大妈给你多舀了一瓢红烧肉的嘛,怎么这么快就饿了?” “林时妙,刚刚你还吃了一袋薯片和一袋无穷鸡翅呢!”

“刚刚我喝牛奶你还顺走了半杯,不能再吃了!”

宿舍里好几个人一一数落起她吃的滔滔罪行,简直成了批判大会。

“唉呀,你们一个个的怎么跟我妈一样样的,不吃了还不行吗?”林时妙一边捂着耳朵一边撒娇的左右摇晃着脑袋说。

看着她好笑的表情,我们纷纷摇了摇头又低头忙着各自手里的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快十点半的样子了吧。

有好几个同学都耐不住周公的招唤,三三两两的走到浴室洗漱去了,整个宿舍一下子显得空荡荡的。林时妙这时倒是没有叫着饿,可是蹑手蹑脚的起床穿衣服的声音还是吵到我,我连忙从上铺伸出头来朝她问了起来:“学校快关门了,你干什么?”她身上的睡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成了运动套装。

“这学校也特么太不人性了,难道就不会考虑晚上学生也会肚子饿的吗?我偏要去。”林时妙一脸被人抓包的表情,看得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她三两步就冲出了宿舍门,过了11点,大家见林时妙还没有回来,心想她是不是被保安抓住了。

正疑惑间,只见她突然从门外一阵风似的跑了进来,连门都没有来得及关就跑进了厕所,我们像是在看警匪片,只是这一次只见匪没见后面跟上来的警察。大家都纳了闷,吃个夜宵难不成还上演了生死时速?

靠厕所最近的肖琳赶忙走向厕所,想问问到底什么情况啊?

可是她推了推,发现厕所门已经被她从里面反锁了。

“林时妙,你到底怎么啦?”肖琳一边用手拍着门一边小声的问道。

“你帮我看看门外有没有人?”林时妙的声音从厕所里传了出来,只是分明还能从她的声音里听出惊慌来。

“没人啊!没有人!”我们几个再三言之凿凿地肯定后,她才轻轻地打开厕所门,先探了个脑袋出来,然后指着离宿舍门最近的黄薇说:“美女,快快,把门拴上。”

然后一手提着一盒炒米粉,一手拽着腰间的裤子。我记得她出门时头发明明是披着的,可是此刻却扎成了一个歪歪扭扭的马尾,更搞笑的是头上用来绑马尾的发绳居然是白色运动裤上的抽绳,我们知道这次的惊魂半小时肯定是发生了惊心动魄的故事了。

后来根据林时妙一边戳着筷子挑米粉一边把一条腿搭在床边椅子上的描述,大概能还原出这样的情景:她提着米粉盒进学校大门时已经11点过2分,敬忠职守的保安大哥要求她做登记的时候,正好她碰到了跟她关系还不错的英语老师。

“那你不会跟着老师一起进来吗?”我们都好奇她为什么没有抓住这个天赐良机。

“我没有!我可不想麻烦老师。”她又扒拉了一大口米粉,然后含着满嘴的粉条正义凛然的说。

“那你到底是怎么过的保安大哥那关?难道还有更好的办法吗?”关心和八卦一起涌了上来,宿舍的其他七个人都把脑袋聚集到了林时妙的身上。

“嘿嘿,我吧假装在登记本上慢腾腾地写着,一边偷偷地看着门外,刚好有一个脸熟的师兄登记完打开了铁门,我就把笔一扔抢着跟人家一起进了来了。”林时妙说得绘声绘声,说到兴奋处右腿还不自觉的左右摇了摇。

我们完全可以自行脑补出后来的画面,保安大哥肯定奋力追击,而林时妙肯定七弯八拐的采取了迂回战略并没有直接回宿舍,甚至她脑袋上的那根抽绳应该也是她偷偷躲起来在哪个角落里给扎起来的,她以为在这斗智斗勇的关键时候,乔装打扮也是一种计策。

当然最后的结果就是她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提着米粉,一只手提着没了抽绳随时都会垮掉的裤子狂奔到宿舍。她这波反侦察的能力和对吃的执着着实让我们佩服的五体投地,笑得我们捂着生疼的肚子直呼:“受不了啦!”

不得不说,大学四年这个逗比同学确实给我们贡献了太多的笑料,现在已经分别了好些年,希望她依然是那个怎么开心怎么来的人,也希望她能在不停逗比的同时,被世界温柔以待。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留言 25

更多故事

    作者简介

    • 0关注
    • 0粉丝
    • 0故事

      推荐主题

        南瓜屋公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