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急之下,我拥抱了她...
拾文矣
2019年6月17日
“ 难道是遇上扒手了? ”

大三那年暑假,系里一位女同学介绍我去打暑假工.当时我有那种去体验生活的冲动,再加上舍友与介绍人的"怂恿",我脑子一热,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跟他们去了深圳一家日企.

其实我还是很感激他们的,正是有了这次的暑假体验,才让我有了对毕业以后的职业规划方向认知.

我没做多久,大概40天左右就离职,原因很简单,能够在激情飞扬的年纪让我做出如此冲动之事,也只有跟女孩子"约会"一事了.

这事不是事先预谋的,而是在某天厂里休假,偶然在qq上遇到晴.她听说我到了深圳,就随口邀请我有时间去东莞她那看看.

很奇妙,我当真了,又任性了一次.

№一,从深圳到东莞

东莞,那是我一次去,如今想想都有趣.

我从深圳坐车到东莞常平车站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还下起了雨.看着陌生的环境才突然想起,我忘记告诉晴今天过来(因为我下午结算的工资,马上就收拾东西,赶往车站).

我打电话给晴,她有点突然,也有点惊喜,更多的是担忧.她告诉我她在东莞茶山镇,离常平车站还有点远,要我别乱跑.

虽然我是第一次到东莞,但他的传说一直都在,尤其是那时候的东莞.听到她说要来接我,本来这是一个很浪漫的事情,但思虑再三,还是没同意.因为我觉得还有个更简单直接的办法,就是打的.

№二,从常平到茶山

晴没有坚持来接我,同意我打的.于是我出了车站拦下一辆车顶上灯箱亮的"的士",车身上写的"某某某公司"的的士.

师傅可能看我年纪很小的原因,问了我要去哪里之后,直接报价180元.我故作成熟的样子,跟师傅"杀价",但最终还是没说过师傅,因为他祭出杀手锏:天黑又下雨,而且还很远,关键坐别人的车你还得担心被骗,到时候带你去一个偏远的地方,你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

其实我当时有这种担忧,但还是鄙视他,说的好像你非常可信似的.但我没有表露出来,故作轻松上了他的车,还镇定的看了看他的计表器以及右上的工作证.

大家或许会问我,为什么不打表?因为我知道那是没用的,师傅已经看出了我是第一次来东莞,我怕他带我转圈.

我的担忧是有必要的,因为师傅跟我谈好了价钱,带我走的全是些偏壁的路,并且速度很快.曾某段路程中,让我想起他刚吓唬我的话,为了释怀我心中的疑问,也为了试探师傅,我故意的说:"师傅,你是不是走错,我上次来走的不是这条路."

姜还是老的辣,师傅马上看穿我的心思,非常淡定回答:"这是近路,放心吧,很快就到了.要不是事先谈好了价,我就走大路,那样要绕一圈."

鬼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但这时候的我只能相信他了.

当然,最后师傅没有骗我,顺利的把我送到离晴不远的超市.

彼时,夜间的茶山也很迷人,超市前面的广场上,一边很多穿着工作服的"打工仔""打工妹”或站着,或坐着在那看超市放的电影,另一边则是电话亭,在那打电话的人并不少于看电影的人。而超市旁边则是网吧,停满了各种摩托车、电动车,还有进进出出的年青人,或染着发,或搂着小妹。路上形形色色的行人也是蛮多的,大概因为这就是个T字路口,超市选的位置太好了,有汇灵气,聚财气之象。

我没暇理会这些,而是忙着打电话给晴,告诉她我到了。我不用猜,晴一定会从超市的对面那条路出现。

果不其然,晴是从那边过来的,她越发的漂亮了。这可不是我夸,看行人和我旁边的人就知道,那眼睛盯着一直没离开过,当然也些转头,转头再转头。。。

总之,那画面让我不知所措,我不知道该高兴向前迎接,还是暂避“锋芒”,避免拉仇恨。

№三,从茶山到高埗

晴因为我的到来,特意请了几天假,第二天就安排带我高埗镇去玩。

所以第二天我很早就起来,和晴约好一起吃早餐。其实我对去高埗没有多大兴趣,我这次来是因为晴。现在见到,还一起去玩,也无所谓去哪里了。

我们吃完早餐,就去公交车站等车。晴什么都准备好了,甚至地图都拿在手上,但还是忽略坐公交车是需要零钱的,是概不找散的。

于是,我跑去商店用一百元买了两个益达口香糖,顺便让老板帮我多找散十元零钱。似乎是零钱的事提醒了她,晴有点不好意思的问我:”你钱包呢?要不要放我包里?“。

不知道为何,晴的话虽然说了一半,但我似乎明白她意思。虽然暑假工发的工资在卡上,钱包里也没多少钱,但我还是交给她放包里。

其实当时我有个疑问,她背个包,是不是目标更大,更不好把控?但我没问,或许我也不该问。

车子来了,但人太多,挤都难挤上。我本想等下一辆,但晴很自然拉起我的手就往车上边挤边说:”快点,下一辆要很久。”

我一听,就把她拉后面,我前面挤,总算上车了。公交车师傅一边看着我们,一边朝后面说:”后面的再往后走走,前面的人往中间挤挤。”

后面的人虽然抱怨,但还是被前面的人逼的再往后,我们总算走到一个靠座位的地方,让晴扶着座位。

我不知道是那天的人特别多,还是平常都是这个样子。车子过了几站,都是人满满的,转身都感觉困难。终于在一个站下去很多人,我跟晴努力找到合适的位置,调整舒服的姿势,但这个站上来的人同样也很多。

我当时注意下,上来的有8个左右,其中有两个我印象深刻点,一个像那农民工打扮,手上拿着蛇皮带,而且是看上去很脏很烂的那种;另一个穿着整齐,但引我注意的是他手上拿着报纸,我当时很好奇谁这么好学,坐公交车都拿着报纸。

农民工打扮的人上车之后站到我身后,而晴在我侧边,是我要她站那,因为有我挡着。车子开动之后,很快到了下一站,又上来几个人,车子里一下挤的满满的,我只能让晴背靠着座椅,这样就没那么累。

晴跟我笑了一下,解释说:”这路车就是这么多人的。。“话刚说完,车子颠簸了一下,我身体被晃的差点压到晴。但此刻,我没心情跟晴弄这暧昧之意,因为刚那晃的一下,我感觉我裤子(牛仔库)后面的口袋有手抽出来的感觉。

我心惊,难道是遇上扒手了?为了确定,我没有回头,而是借着车子的稍微晃动,身体故意挪动下,但人太多,太难了。不过,我已经十分确定背后有扒手盯上我了,因为触感。

我当时差点冲动转身,但当我眼光求助般看向我前面人的时候,瞬间清醒。因为站我前面的人不知道何时起是那个手拿报纸的人,他右手抓着扶手同时那手上的报纸遮挡了我看前方的视线。很明显了,这人跟我后面那农民工打扮的人是一伙,关键我还不知道他们到底有几个人。

我冷静了,怕他们对晴的包下手,情急之下,我一手把晴搂过来,手放在她背在后背的包上。晴一下脸红,,那眼神看的我心有点荡漾,幸好她没有拒绝,也没有说话。不然,我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回答。

车子很快又到站,他们一个从前门,一个从后门下车,同时下车还有几个,但不确定哪个是他们同伙。我松开晴,掏了掏后面口袋,果真钱没了。

晴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窗外,我也因为不好意思,没有解释。

很快,我们也到高埗镇,晴有点害羞的提醒我到站,然后自己先跑下车。当她踏出车门那刻,不知道对流的风还是外面有风,让她头发自然飘起,甚是好看。尤其下车之后回身望向我这边的时候,(身体)静也静的是时候,(头发)动也动的是时候,宛如一副美丽的画,尤其是那眼神,很难形容。

我想赵敏当年回头望张无忌那一眸之神也不过如此吧。

哎,”怪你过分美丽“,

让我不知道该不该向你解释刚才车上的情况好,还是让你一直误会好。

24 34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