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小哥说谁娶了我倒了血霉
一歆爱兮
2019年4月13日
“ 多理解,彼此尊重,才是和谐社会的基本要素 ”

说起外买,我们频繁点的时期大概要从16年开始,我和龙儿都爱吃离家很远的那家的馄饨,平时下班还可以顺道买回来,双休就费劲了,开车找不到停车位,走路太远,我又大着个肚子不方便,索性点外卖。每逢周末点一次,每次外买小哥倒也准时。按理说这吃的东西理应送货上门,可这外买小哥总是会时不时的打电话说外买太多,让下楼去取,取就取吧,下去还没个笑模样,黑黝黝的拉着个脸,大橙子每次都气得不行,我还说让他忍忍,气得他说要忍你忍,下次你下去取。

可自己有朋友做着快递的生意,时不时的总在我面前快递小哥的辛苦无奈,本着同理心,从来没有投诉过他。

转眼就到了年底,我生孩子满月后,好姐妹从外地过来看我,下着小雨,大橙子出差不在家,就想着点个诸葛烤鱼在家吃,不下去了。结果那天的外买,小哥送过来的时候汤汁流的到处都是,等到我手上的时候,只剩鱼了,没有汁了。我一看当着姐妹面,觉得面子上挂不住,对着快递小哥笑着说:“你看看你平时送个馄饨老是让下楼拿也就算了,这烤鱼吃的就是那汁的味道,这汤汁全撒了,你也不注意一点。”

“我注意,我注什么意,谁让你吃嘴的,下着雨你还点外卖,我能给你送到地方就不错了。”快递小哥穿个雨衣那话楝枣子般的倒了出来。

......

几个回合以后,我那个气啊,你这说话完全是老乡啊,老乡也不能这么讲话哒,你自己犯了错说句软话得了,结果比我还兴。砰地一声我就把门关上了,直接给店家打电话投诉,最后他吹鼻子瞪眼的又给我送了一回汤汁,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我想着此后再也不点外卖了,可这满了月,大橙子出长差,月嫂走人,婆婆回了老家,我一个人带着龙儿和甜儿,这甜儿一改常态睡反了觉,熬得我实在难受。没那么多精力在做一日三餐和来回采购日常用品。

加上龙儿总是吵着闹着要吃那一家混沌,我生怕又是那个外买小哥送,迂回战术和龙儿商议换个吃的,点了披萨,我那个肉疼,但为了不见到那个快递小哥,忍了。可有时候就是这么神奇,送披萨又是他不说,披萨又变了形,“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于是我俩各自在门缝里吹鼻子瞪眼,结果我又投了诉。最终他放下披萨丢下一句:“败家的娘们儿,整天点外卖”后溜之大吉,徒留我一人门口凌乱,怨气无处可发。

哼,你不是说我败家吗,我专挑便宜的,最低价派送的点,让你负责这个小区的外卖,狠狠的治治你。一次两次三次五次,他虽然每次都气呼呼,可经过那一次的投诉,可再也不敢让我下楼去取,每次都乖乖的敲门,轻轻的放下外买,转身离去。

于是我和那个快递小哥很长一段时间相对无言。结果有一天,我再一次点了香辣虾干锅,他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放好外卖后又丢下一句:“一天到晚的不上班,整天点外卖就算了,还总是点超市的东西,走两步能咋地,谁娶了你真是倒了血霉”飞奔而去,瞬间我那个小暴脾气就上来了,顾不上换拖鞋就脱门而出,一路小跑追到楼下和他大战了三百回合,说到最后我哭的稀里哗啦。

他一看我哭了,一下慌了。于是那天他给我道歉赔不是,也是在那一天他才知道原来我是个二胎妈妈,一个人带着俩孩子处在崩溃的边缘,不得已才经常点外卖和点日用品上门,原本一直以为我就是个不上班不挣钱还花钱如流水的败家娘们。我也是才知道他同样有了二胎不久,老婆带着俩孩子,全靠他一个人送外卖养家糊口,每天为了多挣钱忙的像个陀螺,回到家还要帮着媳妇看孩子,生活的压力让他没了笑模样。

从那以后,我们和解,我给他说你是干服务行业的,就是再辛苦,别人花钱消费的,你上门时也要笑一笑,老拉着脸多不好。他黑黝黝的脸上咧开了花,一嘴的大白牙。

后来我要是哪周不点外卖,他居然还打电话问我大妹子咋回事,点了外卖上门时还会主动要求把垃圾帮着带下楼,说一个人带着俩孩子不容易。一来二去的熟悉了以后才知道,他们住在附近的老城区,二宝比我家大半岁,大宝比我家龙儿小几个月,于是龙儿不穿的衣服鞋子什么的也全部收拾好送给了他。

现在的外买小哥整天乐呵呵的,送单也没了投诉。我想大概是和我们一样熬过了那段二胎鸡飞狗跳的日子吧。

乐呵就对了,其实不管你做什么工作,或者家里有天大的事,别人都不欠你的,你出了门总要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做不到微笑面对,至少不要苦大仇深。每个人都不容易,在不了解的情况下不要肆意揣测,先入为主的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多一些理解,彼此尊重,才是和谐社会的基本要素呢!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67 71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