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24
喜欢 37
故事来自主题: 你外出时连过哪些笑掉大牙的wifi,发生了怎样的故事?
诡异:坟地里的wifi信号
黑化_肥
2019年11月7日
“ 妈呀! ”

前几年,村里有人去世。我们一帮在外的人都赶回去,包括我的一个发小,我这个发小用口头话说就是:“脑子不太灵光”,憨憨的。他的笑声和常人不一样,常人笑起来是“哈哈”的声音,他笑起来却是“吼吼吼……”。为什么说他憨憨的呢?我举个例子吧,有次在干活的时候,他突然抱着屁股到处找人要卫生纸。大家都问他怎么了,他不说,被问得多了,才笑着说:“吼吼,我还以为是个屁呢。”

老家安葬人是土葬,每当有人去世,都要花几天事假去挖掘出一个墓坑,然后把人埋进去。墓地处于野外,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这天,天已经马虎黑了,而大家却打开手电干得起劲,都想多干点活儿再回去。

我正在帮忙给墓坑里的乡党递砖头。旁边左手握着命根子随地撒尿的发小突然惊喜的喊道:“咦!有WIFI!吼吼吼!这里还有WIFI!”

一众乡党都哄然大笑。

“你这是猪吃梨瓜——想(响)得甜!这地方哪来的WIFI!”

“哈哈哈……”

“你要不烧点纸钱问问是不是你爷在底下给你发信号呢?”

“哈哈哈……”

“咦那可以不一定,说不定是娃他婆呢!”

“哈哈哈……”

一时间,各种调侃让整个墓地都充满了欢笑。

“真有!真的有!你看么!你看么!”发小几乎没等尿滴干净,就不甘心的拿着手机给这个看,给那个看,但大伙而都说不可能,根本没人看。

他干脆给我拿过来:“大学生你看!你看么!”

我本事随意一看敷衍一下,但这一看,却不由得暗暗一惊。

他的手机,确实显示有一个可用WIFI!WIFI名称是“你来了,还走吗”我不由得嘀咕了一句:“还真有。”

响彻整个墓地的笑声戛然而止。就连正在墓坑里作业的匠人都不安的在下面喊道:“咋了!出啥事儿了!”

“这地方咋可能有WIFI?你可是大学生,你给咱看准了?”六叔不安的问我。

“有,确实有。”我一边摘下手套摸出自己的手机,一边淡淡的说道。旁边的其他乡党们,也纷纷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了WLAN设置。

“呀!咋还真有!这、这、这咋会事……“;“额滴神呀!咋真的有个WIFI!这名名字咋还这么瘆人的……”;“我滴妈!咋还真有!我还是赶紧把我手机WIFI关了吧。”;“对,我也关了!”瞬间,大伙儿都纷纷关掉了刚打开的手机WLAN,不安的氛围悄然而迅速的笼罩了这片墓地。

我收起手机,环视着周围的环境。夜色降临,月落乌啼,雾从地起,飘荡的西北风划过荒草发出微弱“呜呜”的哨声,让这片墓地显得更加阴森。这片墓地,离东、西两方向最近的村子都是七八里地,东北、西北、东南、西南四个方向的更远,离北边最近的村子更是有足足十一二里路的直线距离,而且被一片片果园挡着。墓地南面离村子最近,也就是我们村,但也有足足4里多远,是不可能有WIFI信号传过来的。

“唉唉!别想了!干活儿!”旁边的六叔故作镇定想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对!就是!怕啥嘛!”四叔也是故作镇定的说道。说到这里,他还提高嗓音,冲着旁边的诸多的坟堆喊道:“咱们怕啥么!这里埋得都是咱的爷爷、奶奶、十八代祖宗,还能对付咱们这群孙子?”

十八代祖宗、孙子 ?我内心噗的一声笑了。不过,他说的也算是事实。此刻,我虽说比他们镇定,但看着四面八方的几百座坟堆,以及一眼看不到边际的野地,着实找不到任何有肯能装无线路由的地方。

突然,一道灵光闪现在我脑海里。我猛地转过去,盯着我的发小,审视着他的神情和眼睛。

果然!他不正常!此刻正诡异的笑着,直勾勾的瞄着六叔、四叔卖力干活、头都不敢抬的背影。

发小直勾勾的看着两个叔,我直勾勾的看着发小。

果然,他动了!他径直走向四叔背后,还从身上摸出来一个样东西,并伸向了四叔的后脑勺。

此时急那时快!我跨开步子一下子窜到发小和四叔之间,一把握住发小伸向四叔后脑勺的那只手,一把抢过他手里的东西。四叔本就很怕,此刻听到身后近在咫尺突然发出的动静,顿时“妈呀!”一声蹦开到一边,惊恐的看着我和发小,亮色煞白。

“我就知道你有问题。”我推开发小,而他伸向四叔后脑的东西,却已经在我手里。

我盯着发小,抬起从他手里夺过来的东西,轻轻地晃了晃。发小哈哈哈哈的发出歇斯底里的大笑,笑的他躺在旁边挖墓葬坑挖出来的土堆上翻滚。

他从身上摸出来的是一个手机,这是发小另外一部手机,而这个手机,开着WIFI热点!他过去伸手,就是想跟四叔摊牌。

“尼玛的批!!!”四叔恼羞成怒,红着脸抄着铁锹,嗷嗷的叫喊着要把发小活埋掉,我们好几个人都差点拦不住。

留言 24

更多故事

    作者简介

    • 0关注
    • 0粉丝
    • 0故事

      推荐主题

        南瓜屋公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