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白色的收音机,成了我的至爱
南唐追夢
2019年4月18日
“ 声音的世界很大,我到处想看看 ”

八十年代的小山村,尽管已经吹响了改革开放的号角,物质的东西依然很贫乏。

电灯,依赖是家中唯一的电器。下雨天,或者干旱,还是需要点煤油灯。至于点腊烛,那得是有客人来做客,或者小孩做功课的事。钨丝灯泡,30火的灯光,还不是很亮。唯有把电线拉低点,才可以看清书本上的字。

村中的小人书,或者报纸,都成了我们的稀罕物。有书就读就看,不明白的查字典。班主任潘老师常自己带了订的故事会少儿画报来给我们看。但是,我们对外面的了解,依然是公园公共汽车还有大轮船大飞机。当然,都是想像出来的。

有一天,爸爸带了一台日本的收音机回来了。银白色的机身,有双喇叭,看起来特别的好看。和村书记家的那台小收音机相比,大了好几倍,声音也特好听。我一下喜欢上了。

那时的我们,家中还没有插座这概。收音机,就用的电池。我调着不同用频率,听着不同的人在里面讲各种故事。

通过喇叭,传来的不同人,声音很不同。中央广播电台,里面播报的新闻,怎么声音那么标准。和我们平时学校的说话声,完全的不同。爸爸说,收音机中的声音才标准。出去城市的话,必须得说这样的话,到哪别人都听得明白。

一开始,我在夜晚做完功课后,就偷偷的听。因为爸爸常有病人夜晚要去急诊,家中的大门没闩上,只用一张长椅顶着。我一边偷偷的听,知道爸爸回来,闩上柱子,才放心的睡。

电池真不耐用啊,没多久就不可以用了。要是找妈妈要钱,是不大可能的,说不定还要挨一餐竹笋炒肉丝,打到身上是真疼啊。两节电池要二毛钱,可以买一斤多的盐了。

我在周末有做点手工了,金银纸或去晒香脚,就是拜神的香。但是,要一两个月才给工钱。怎么办?我打起了摘草药的主意。

但春天草药适合的不多,只有枇杷叶,还有蛇蜕。我天不亮就起来,拿了蛇皮袋,去村中的枇杷树下,一叶叶的捡。十来棵下来,还是不多。回家天已大亮,帮妈照顾好妹妹们后,太阳出来了。拿了叶子,一片一片的用湿布擦干净,放在竹簄上,让它稍微干点。找了细芒草,一叶一叶的卷成圆形,捆绑好,然后去晒。这时要晒全干了,不然不收购的。

邻居的蓬婶过来,说道,“”我今早还想捡枇杷叶,谁知没了。原来是你捡的。我笑笑,没有出声。

接下来的日子,我天天一大早捡。等到晒干的有两大袋时,我挑去了国药站。这边收购的价钱是最公道的,问题是我更熟。一斤多二分钱呢。爸爸所在的医疗所,那个白胡子的伯伯每次都要少给,尽管常给我红枣枸杞吃,我还是不可以让他骗了去。因为我常帮着晒药材,所以国药站的叔叔在秤了后,很高兴的给了我钱。三元二毛六分,我到现在还记得很清楚。

这边卖的好处,是站里的叔叔不会告诉妈妈。我到了小卖铺,买了三付电池。嗯可以听好久了,还有钱,犬笛的小人书也可以凑齐全,但是要藏好,不然二妹会告诉妈妈。剩下的一元多,可以平时买作业本笔橡皮擦。我自认为安排得很好。 实际上,多年后才知道,妈妈知道我卖了多少钱,只是她因为常躲计生,所以,我存点钱就让我存,家中没盐没酱油时,我还不是会拿出来买。

春天的蛇蜕,要捡多还得靠运气。我还是捡了不少。因为常爬山,所以哪有什么草药我很清楚。按着季节来摘,有时晚点回去,轮到奶奶到家中来吃,我还是常给挨骂。

不过,随着我天天坚持听收音机,我的普通话相对标准了。至少,我的本地腔没那么严重了。作文的内容,也丰富了许多。潘老师常说我女儿身男儿心,实际上,那时的我,真的就想着出去看一看。

到初中了,开始从abc学英语。偏僻学校的英文老师,是一个高中读完来代课的。我们年级有十个班,如果扣除了英文课,我可以前三。但是加了英语,我就只可以前二十内。那时的我,早已坚定的想走出去,不想像村中的姐妹,在家做手工,到二十来岁存够了嫁妆就嫁人。

我知道收音机可以收听美国之音,bbc,还有澳洲广播电台。里面的人说话,一句英语一句普通话,教的可好了。夜晚的时间我常错过,只好深夜听重播了。因为有时也听亚洲之声娱乐下,我的普通话,渐渐的变成了湾湾式的。尽管我不愿认,但是我录下音,和别人的对照,确实还是有分别。这到后来,很多人误会了我。

渐渐的,我英文好起来了。人也更自信,学校到市里几次奥数奥,物理化学,都有我的份。考完我就从报刊爷亭的爷爷那问了公交车,去了我以为的公园,开元寺。 实际上,那时的开元寺,并不算是公园,已经是一处重点保护单位了。东西塔,还可以上去。我细细的看,把从书上还有收音机中听来的,一一对照。

到初中时,我终于用奖学金买了插座,实际上是上物理课才知道的,用电省过电池很多钱。知道的时候我差点想哭,要是早知道的话,买电池的钱,我可以买多少小人书,又可以买多少肥猪肉来加餐。 但是,我还是感谢那台收音机,它让我开阔了视野,让我没像村中其他姐妹,早早的陷入嫁人生子的状况。

下载南瓜屋APP,享受更佳阅读体验

18 17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