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辣女孩——勤
昨夜星辰入梦
2019年5月22日
“ 我在乎只是勤的陪伴而已,都不行吗?! ”

我的初衷:我执意要开这个系列,关键是想一来督促自己写文,二来想写写那些走过我生命的女孩们,或是留在我生命中的女孩们。她们曾经陪我走过那么一段路,她们曾经给过我庇护,她们曾经给过我太多欢笑。点击率多少,没有关系,重点是我写下来了。

1991年,我出生在有山有水的小山村,小山村又被划分为4个村,便于管辖。一条小河穿村而过,下游并入沂河。那时的沂河水清清的,发洪水时黄黄的。

山上种满了松树,还有稀稀拉拉的栽着十棵柿子树。山脚下是一家家果树园。而我家果园最好,旁边有两个泉眼,我最喝的便是这泉眼的水,凉爽甘甜。

大人们说,每个泉眼里都住着一条蛇,人称“龙王”。天干时它还会出来喝水,不过曾经也吓到过人。

每次我蹲在那用手捧着喝水时,总盼着见它一次,却又怕见它。但是我幼时的玩伴勤却是出了名的胆子大,她不怕老鼠,更不怕蛇。

没上育红班时除了大娘家的姐姐陪我玩之外,还有附近的勤和荣。俩人家里都很穷。

勤也是个弃婴。我的姐姐是家里要生儿子才抛弃的,而勤却是身上有病才被抛弃的。

她很瘦,笑起来有俩酒窝,她很乐观,也很泼辣。我妈妈很喜欢她。

捡到她的是她爹爹,因为家里穷,一辈子没有娶媳妇,家里还有个奶奶,个不高,也很瘦,和我三奶奶关系很好。

勤是个善良的女孩子,见到自己认识的,都会热情的打招呼。谁家丢了鸡,她会帮忙找;谁家猪跑了,她会帮忙赶;谁家狗太凶,她会帮我吼。

她也会和人吵架,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有外人侵害到自家利益时,沉默寡言的父亲,年迈的奶奶讲不过外人时,她便会站出来,该讲道理讲道理,讲不通就吵。我喜欢那时的她!太给力!

妈妈时不时喊她来家玩,或是带我和她去果园玩。还记得有一年夏天,发洪水,沂河的桥早早的拆了,我妈带着我和她一起去果园玩,需要涉水过去,水很深,不是很急。去时一路欢笑,回来时勤一不小心把一只鞋掉进河里,我们追了几步,可惜没有追到,那只鞋被冲走了,我和妈妈很内疚,而她去像个没事人似的,依然笑着和我们说话,可是现在想来那会的她心里应该不好受吧。

一只鞋对于我们家来说是件小事,而对于她来说却是年迈的奶奶又得给她另纳鞋底了。

1999年的冬天,我们家发生了一起失窃事件,一个盛满硬币的六味地黄丸罐不见了!硬币都是一分的,两分的,五分的,我属于不看门的,啥时候不见的我也不知道。

可是爸爸发现了,而且很迅速的找了勤的老师,拿回来的却是六味地黄丸罐盛着一个五块的纸币,一个一块的纸币。

那一幕,我怎么也忘不了。懵懂的我站在学校大门口,老师把勤叫出来,当着勤的面把那罐给了爸爸。

我紧紧的抓着学校大门框,震惊的看着这一幕,为什么是她?为什么找上她?我在乎的不是那六块钱,也不是那些我一天天攒起来的硬币,我在乎只是勤的陪伴而已,都不行吗?!

好长一段时间,我除了上学,放学,写作业,别的地方哪也没去,勤没有来。即使我们两家只是房前房后。

幸好,那段时间过后,妈妈又把勤喊来玩,我们三个依旧像以前一样嬉笑打闹,可是勤却多了一份小心翼翼。

我上四年级时,她小学毕业,然后就辍学了。一来家里供不起了,二来家里没有自行车,上初中要去镇上得骑车的,从那年暑假后我们几乎没有了联系。

我上大学时,她嫁去了莱芜,生了个胖小子,老公婆婆都对她不错,只是她时不时的还向荣打听我的近况,毕竟孩提时的玩伴就那么几个。

我从来不认为她是个坏孩子,即使爸爸再阻止我和她玩,我也想和她玩,因为她的纯真,因为她的善良,因为她对我的庇护!

14 12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