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时花开(第四期)
东阁大侠
2018年10月11日
“ 结果人家回:“谁想了解你啊!” ”

      相对于事业而言但我同样也渴望拥有一个家庭,有个小妻子。每天媳妇儿做好饭等自己回家,然后有个小家伙儿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叫爸爸。虽然平淡却温馨幸福,这才是我最向往的,可就是这么点愿望老天爷也没能满足我。

      唉!每每想到此处我都只能无奈的叹惜一声。

      我其实也说过对象,但对方往往连面儿都没见就把我否定了,就因为我的身高上不了台面。对此我也不能说什么,因为我知道自己也是这样。

      我一共相过两次见面儿亲。

      第一次是我老姑的一位朋友通过她给我给介绍了一个又高又胖的傻大姐,我委屈的哭了半个钟头。

      我的眼泪有时比女孩子还容易泛滥。

      第二次是我老姨的朋友通过她给我介绍的。这次的女孩儿倒是温柔小巧,只是背上的那个大包让我无法接受。现在想来我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个二百五。其实也不能完全怪我,我的性格属于那种刀子的嘴豆腐的心,虽然嘴上不乐意但心里也不是太抵触,只因老姨的一句话让我彻底的横下了心;

      老姨说:如果这个不愿意咱们只能打光棍儿了。

      这一下就说到了我的痛楚。我当下就发了誓了:宁愿打光棍儿也不愿意。

      虽然后来在大姑妈二姨妈的劝说下最终妥协了。但桃花依旧人却已不在,人家可不会在我这一个车站候着。我也只能摇头苦笑的嘲弄自己——真是癞蛤瘼嫌弃屎壳螂,活该打光棍儿!

      我自己其实也是追求过的!可能真的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吧!最终的结果自然都是不了了之。

      我只能说两三个记忆比较深刻的例子吧!

      时间已经很模糊了,我是在大石窝打工的时候通过广播认识了一个地理老师。

      开始我们聊的挺投机。等熟的差不多了我便张罗着和人家见了面,还送了对方一块儿小石头。之后我跟人家表白,没有当面,而是在下来后短信里说的。结果人家说有对象了。我便只能叹惜,之于倒底如何那还重要吗?慢慢的两人的联系就少了,但我还是隔一段时间发个信息,后来对方换了号联系也就断了。直到今天我对那位地理小姐姐还保留着一丝记忆。那天见面的情景我印象很深,我感觉我就像是一个傻子一样。我总是很容易就喜欢上一个女孩儿,而且还忘不了。就算人家把我当根葱我也会惦记人家一辈子。

      我不知道这算是痴还是傻,或者是花。

      另一次是我去配眼睛遇到一个营业员,娇小可爱是我最喜欢的类型。我两眼放光真可谓是一见钟情。可我脸皮薄不敢正面出击,便旁击侧敲的了解到了人家已经名花有主。我只能长叹有缘无份就此做罢。当然,我心里自然是明白的,就算人家还单着我也无非是痴心妄想罢了。

      再后来就是到网上猎艳了。那会儿我还没有互联网,只有移动梦网。我加入了一个叫做e拇指文学网的手机网站。我说的猎艳便是在这个小网站进行的。

      那一段时期真是让人怀念,那个网站虽小,但都是纯粹的文学爱好者,大到好几十岁的老人家,小到十几岁的中学生。记得那个网站私人聊天叫做鸡毛信。写文章表达自己的心情,就像今天的微博一样。那会儿移动就已经研发出了这样板块,却被微信占领了市场,实在窝囊啊。

      在e拇指,我虽然艳猎了不少但都是有开始没结果的类型。虽然这之间也谈过一回网恋吧,但那也是来去匆匆,只能算是人生里的一段小花絮。

      最遗憾的是自实至终都没能见到小女友的样子,实在是让人想入扉扉。

      就这样一来二去的我在埋怨命苦的同时对爱情也失去了原有的热情和信心。只能把这事交给老天爷去安置。我所能做的就是在心里狂拍月老的马屁,把所有能想到的好话都贡奉上去。太漂亮的不敢想,只求能给自己安排一个温柔贤慧点儿的。虽然这么想吧,但我还是免不了沾沾花惹惹草的,男人嘛,都这样。虽然尝不到爱情的滋味,但找找感觉也算是一种幸福吧。

      人活着总是该有所追求的,否则那活的就太空虚了,甚至感觉不到是在活着。

      我第一次猎到的艳也确实是“艳”,她的网名叫做美萍菲艳。我称她为小天使,她称我为撒旦,聊的是好不热闹,至于后来怎么的结果我还真有些糊涂。好像是人家最终有了现实的男友又没在网上闲叙了。就这类的情况吧。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俩也算是比较亲密的网友吧,或许是没有见过面的缘故,总会有那么一些隔阂的,后来便慢慢的断了联系。

      第二次我的猎到的是一个干妹妹。小丫头虽然称不上调皮捣蛋吧却也精灵古怪,把我绕的是晕头转向。干妹妹的免费短信有将近一千条,而我才三百多条,实力上的巨大差距让我不得不对干妹妹进行一些压制。干妹妹倒也干脆。

      “呢不理俺俺去QQ,还懒的理你嗫,切!”

      当然,干妹妹可没这么说,是我自己想象的,觉得挺始合干妹妹的性格。

      干妹妹多才多艺,琴棋书画样样都会。钢琴可以弹,用干妹妹的话说那是专业需要;棋也会,而且什么棋都会。我是怎么也想不出一个九十后的小丫头会对中国象棋感兴趣。干妹妹曾给我发过两幅画。其中一副是这样的:有个清朝的大兵,之所以说是清朝是因为有个大辫子。大兵倒竖着两道八字眉,猪鼻子哼着粗气,很暴怒的表情,腰里还别着把特大号的宝刀。左上角有个小丫头,梳着两个冲天小辫,哇哇的哭着,两道大瀑布的眼泪哗哗的,好像是干妹妹自己。左下角画了个戴着卓别林式帽子的花生小人,很凶的样子,日式风格的,因为留着两道八字胡。整副画很搞笑,画的也很逼真。我觉得如果自己能画到这种程度就可以拿出去玄耀了。

      我曾画过一副孙中山的肖像,不过有人说是周润发。

      干妹妹还给我发过一副字,就是我的名子。两个字写的有勾有撇的很专业,不过我觉得自己也不错,狂草既兴发挥的话连自己都认不出,也值得骄傲了!

      后来吧俩人关系好了我就问她想要什么礼物。人家说想要MP3,那时候我一个穷打工的哪有钱买那个,最后送了一块儿墨玉雕的心。现在那玉的价值估计能买好几个MP3了吧。

      干妹妹也送了我礼物,我说不用了,她非得送,还说都准备好了。但后来因为易碎的缘故人家不给邮。干妹妹又问我要什么,我拗不过,便要了一支毛笔。干妹妹是湖州的。

      我收到后竟是一套的,三支。我问她多少钱,她说一百多。我心里不落忍,最后给她汇了一百块钱!

      干妹妹到现在虽然已经没了联系,但在QQ里还保留着,时而也会互相看一下空间。留下一些足迹。

      以后的猎艳就没什么进展了,几乎人家都没和我说够过三句话。偶尔有个谈的来的也大都在中途失踪了,让我总是怀疑自己是不是不经意间得罪了人家。只有几个善良的姐姐挺同情我的,把我捧的是睡觉都流哈喇。当然,我也是要和一些哥们“喝喝酒”的,不然被人家说成重色轻友那会很没面子的。

      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了,大概已经很久了。我在自己文章的评论里看到一串长长的文字。那昵称似乎是个男孩,而且还是挺厉害的那种。开始我并没有在意,也就是觉得哪个弟弟无聊了。

      后来,一连好几天我都能在自己的日评里看到那串网名,而且篇篇有,还特勤。我便觉得不能在冷落人家的热情了,于是就点击了那串长长的网名。然后发现这小子居然是个丫头。虽然网络里的性别可以随便决定吧,但我始终都本着信任为原则来交友的。人家怎么说就怎么信,事实也证明这小子确实是个丫头。

      我记得自己的第一条鸡毛信是这样发的:“你怎么不写文章啊。”

      对方好像是这样回的:“不想写,要不你给我写吧。”

      我还真就给她写了篇文章,而且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对方也发表了,只可惜并没有达到我想要的效果。

      记得那会儿那女孩儿问了我很多事情,我便对人家说:“如果你想了解我就去看我的日志。

      结果人家回:“谁想了解你啊!”

      把我噎的,幸亏互相看不到对方。不过这之后我们两人就侃上了。熟了之后我知道了女孩儿叫雯雯,还要了雯雯的手机号。后来雯雯上传了照片我见到了雯雯可爱的样子后聊的更勤了,还让雯雯给我发张照片。雯雯倒蛮大方的,一下子就给我发了三张。当然,我也付出了两张“靓照”。

      我还记得曾和雯雯在她的一篇日评里聊了一百多评,不知为什么后来雯雯就不留言了,在后来两人聊的也少了。

      再后来我才知道她相了一个对象。

9 0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

  【快言】品牌正式升级【南瓜屋】,欢迎来做客,留下属于你的真实故事。  
  ★★★我们特别欢迎如下这些主题内容:
  【我和城市的故事】租房,求职,相亲……哪些寻找和失去不吐不快?
  【我和品牌的故事】生活在都市,品牌无处不在,哪个品牌与你相伴至今? 展开全文
    拼命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