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劣的作弊就是犯罪
00小金鱼00
2018年10月11日
“ 我只好仰天长叹,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

      作弊,按其做法、难度和危害程度,我感觉可分为如下几个级别:轻松级、被迫级、有些心跳级、抓耳挠腮级、后悔级和恶劣级。

      1、

      轻松级,可参照“未生之前”的作品《小小侦查员、作弊小能手》,即好笑又搞怪,其实这算不上真的作弊,称之为善意的谎言更妥帖。

      被迫级,大多数人可能都有这样的经历,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没成想差之毫厘的堵在了那儿,只好左顾右盼地临时想办法解决一下,没什么危害,称之灵机一动更可爱。

      有些心跳级,这一般是提前做了准备的作弊,也可参照“soptoby”的作品《作弊,那是我怀念的年少时光》,成功了固然欣喜,失败了也没太多的垂头丧气。

      2、

      抓耳挠腮和后悔级,这里讲一个老公说给我的故事。

      大三的时候,有门政治理论课是必修的,当然上课时也是没人听的,最过分的是一节课只来了两个学生听课。如果你是这门课的老师,心里自然不爽,所以考试前一下子拿了200道考试范围题出来,其中光是问答题就占了一半。

      虽然大家都不会,可有了考题就不怕没答案,所以,考试的头一天,几个寝室的蜡烛亮了一整晚。

      等到第二天考试时,忙乎一宿写小抄的七十六个孩子全傻眼了。原来,其中一位监考老师是学生处的,那人专门负责抓考试作弊。

      于是乎,不到二十分钟后,偌大的教室里充满了抓耳挠腮的七十五个孩子。

      我没说错,绝对只有七十五个绝望着等补考的孩子,而不是七十六个,例外的是一个叫老八的孩子。

      学生处老师也很奇怪,怎么人家都抬着像雷达的脑袋扫视我,唯独你低着脑袋不搭理我呢?还愉快着奋笔疾书,莫非这门功课也有学霸?

      老师便走下讲台四处溜达,一点点从后面靠近老八的位置。等他在老八身后足足站了有3分钟才发现,原来,这孩子正大模大样的在作弊。答卷下面是一张写满答案的白纸,等这张抄完了,迅速从课桌里再拿出一张替换。

      别看是抓作弊的老师,心里也善良着,他不动声色地绕到老八身边,轻柔地把小抄从答卷下面抽出来,带着笑容歪着脑袋用一根手指点了点老八,那意思大概是:跟我皮呵!

      老八可不光是皮,他还胆大,趁老师拿着刚没收的小抄转身往讲台走的功夫,又迅速从课桌里拿出一张写满答案的纸。

      等老师转回前面,回头一看,眼前的情景依旧和刚才一样:七十五个抓耳挠腮的脑袋和一个低头疾书的脑袋。

      老八被清理了出去,为了处理他这种极为恶劣且目中无人的作弊行为,学生处的老师带着他去了院学生处。

      老八当时就后悔了,必修课被抓作弊,分数按零记且不给补考机会。那时还不是学分制,一门必修课不过,学位就没了。

      老八的零分却一下子救活了剩下的七十五个孩子,学生处老师走后,教室里是七十五个心情愉悦、奋笔疾书的小脑袋。

      老公说,他大学四年除了体育之外,唯一的满分就是这门功课。

      3、

      恶劣级,上面两个级别是听闻,这个却是亲身体验。

      应聘到一家注册资金200万的小私企工作,开始并没注重资质这类东西,只是觉得小企业管理不严,自己能多偷点懒,也是那时自己对这一行业了解太少的原因。

      我费了很长时间跟踪一个项目,花了好多精力和金钱把人事障碍一点点地打通,甲方总算是把我们列为了四个竞标者中的一个,那是一张底标为160万的单子。因为甲方已经把底标透露给我,意味着这张单子非我莫属,只等着投标的那一天的到来了。

      可等接到正式的招标文件,我顿时傻眼了。技术标上没什么问题,产品完全可以满足要求,有问题的是商业标。商业标上明文规定:要求乙方注册资金500万,有过100万以上合同,至少一份高级工程师资质。

      而这些我们全都没有。

      单位注册资金前面交代了,迄今做过的最大的一笔合同不过三十几万,设计室的部长是个三十几岁的工程师。商业标里的这些要求是硬件条件,就算你的产品是最好最便宜的,差一个也会被否决。

      我只好仰天长叹,白他妈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标书递到老板手里,他也是紧锁着眉头,反反复复地看了一整天之后问我:你确定商业标合格就一定能中标?

      我把前前后后跟踪的重点内容又跟他复述了一遍,然后反问,你觉得咱们工作已经做到了这步,只要商业标合格,这一标还会旁落他人吗?

      老板用力地把标书拍在桌子上,好,这几个问题我马上解决,一定要拿下公司有史以来最大的一个标。

      第二天,公司一片忙碌的景象,所有文职人员全都围着这份标书分工做着必要的准备工作,我发现这里面多了一个新面孔。

      那是个很年轻的男孩子,估计是大学毕业不久。他带了一台自己的台式电脑过来,在经理办公室里连接好后,便跟老板关了门在里面不知道鼓捣什么。

      两天之后,所有的招标文件都准备好了,只差那几张达不到要求的文件复印件。

      老板脸色凝重地拿出几张纸说,你们都看看,有没有什么纰漏。

      几张都是清晰的复印件,分别是500注册资金的营业执照和副本,110万的合同及明细,高级工程师的证件。

      我吃惊地看着毫无破绽的这些证明,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当然,那时我的心情是大好的,毕竟一下子拿到了160万的合同在手里,我自己在里面的利益也不少,谁还管它这些文件的真假呢!

      可后来想想这些挺可怕,这种作弊手法简直拙劣到极点,网上或电话可在工商局核对营业执照、电话可跟合同甲方核对项目内容、网络或电话可在人事局核对高级工程师证件。只要甲方一众参与招标的人中有一个有心人,我们的把戏会立刻被揭穿。

      更可怕的是,甲方的这些要求是有他们的道理的。注册资金代表乙方履行合同的能力,100万的合同代表有做大项目的经验,高级工程师代表技术支持和保障能力,有了这些保障,才能保证整个项目的顺利进行和后期安全运行。

      而达不到要求的我们,也恰恰在交货期上出了岔子,足足晚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好在主体部分要求的是进口原装,质量上不存在问题,否则真要是在运行后出点问题,后果太可怕。这些产品都是应用在炼油设备上的,一个小小的静电火化都可能引起一场毁灭性的的大爆炸。

      这是我经历的最大作弊事件,不是惊掉下巴那么简单,而是性质非常恶劣的犯罪。想起眼下最热门的范冰冰补税8个多亿的事件,其实也是一种作弊,没了崔永元,或许这种作弊(犯罪)还不知要持续多久。

      当某个行业把弊当成一种习惯或常态,终会在某一天引起一场震动人心的大爆炸。

      (完)

      (本专栏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19 8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

谁没当过学生?谁还没作过弊?!当然,从来没有类似经历的请收下我崇拜的膝盖。在这里题主绝非是支持作弊,但,你看,小到期中考试大到偷税漏税,里边总会有一个“作弊”的身影。各位瓜友,来吧,写下那些你曾见识过的让人惊掉下巴的作弊行为吧! 
    拼命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