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您的外孙,我永远都不会嫌弃时间长
逞强_局外人
2019年1月10日
“ 看着您花白的头发,我祈求时光能慢点 ”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总有一个头发花白,瘦骨嶙峋,唠唠叨叨的老人一直在我耳边让我多吃饭,还一个劲往我的小口袋里面装那么多的糖和瓜子,各种好吃的,直到口袋溢出来才罢休,看着我把糖放到嘴里的那一刻,她那满是皱纹的脸上像刚绽放的花一样,笑容也溢了出来,我能看到她的满足,她的笑脸总能让人温暖,踏实,那么的难以拒绝。

没错,这就是我的外婆,外婆的记忆在我上高二之后就基本没了,因为我们好像达成了一个心理上的“协议”,这辈子谁也不会见谁了,现在想想,都是我的错,我应该经常去看她老人家的。

在我的记忆里,外婆的身子总是那么瘦弱,感觉一阵风就可以随时把她刮到,但是,她却是一个不平凡的女人,她生了四个孩子,因为生的女儿多,所以,在家里不招她夫家的待见,因此,理所当然,我有三个姨,一个舅舅,我妈妈属于老三,因为他们那一辈人基本没有说打工这个概念,都是靠家里的农作物维持生计,吃不上好的也基本饿不死,算是自给自足那样子的,外婆的骨子里,她从来不是只会做针线活的那种女的,在我的印象里,他就是一直闲不住,男人一次可以干完的活,她就三次五次,甚至更多,非要把活干完,有次我用非常稚嫩的口吻问她,外婆,你累不累啊,你看外爷都休息了,她说她累,但是闲着的时候她更累,她说她就是一辈子的劳碌命,没办法,那会始终理解不了她,人累了为啥就不能休息呢,估计她瘦弱的身子刚好为她干活减压了,所以,她在做事的时候真的是脚底生风,这不是我危言损听,他总是特别麻利,干完活回家,她也不休息,会立刻把饭做好,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她做的野山菇炒鸡蛋,真的很好吃,在我们北方,秋天雨季长一点,在地里面会长出很多那种不大的野山菇,用它炒几个鸡蛋,做法简单,但是味道好的不能说,当然,我还是最喜欢外婆做的,每次做完,我都会吃一大盘子,那时候也就是六七岁,但是吃完外婆肯定不罢休,肯定会逼我再吃一点,直到撑的不行,对此,我知道那是她对我唯一的宠爱,所以,我也不会怪她什么的,等到晚上睡觉的时候,她总要抱着我睡,而我也是非常乐意的,因为当她用手轻轻拍打我肩膀的时候,我肯定会睡得特别踏实,现在想想,外婆的手真的有魔力,虽然她手上那么多老茧,但是我一点也不会隔应,就这样,匆匆忙忙假期已经结束,通常妈妈都会来外婆家接我,每次我走的时候,我知道外婆很舍不得,有次我听外爷说,我每次走了之后,外婆总是偷偷擦眼泪,嘴里念叨着,大孙子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啊。

当我回到家后,外婆总会时不时来我家,因为我们两家离的也不是太远,背着一个她自己缝的小包,我看到包我就知道外婆肯定给我带好吃的了,当然,并不是城里人吃的那种小零食,而是外婆自己在外面山里面采的那种小果子,酸甜酸甜的,我是特别喜欢吃的,外婆也记得,所以经常带给我说,等我放学,她把东西送到我手里,饭也不吃,就会匆匆忙忙走掉,她总会以为我家里情况不好,她吃了,我们就会吃不饱,所以每次都是匆匆来匆匆走,其实没那么拮据的!

转眼间,我已经上高中了,因为那会是住校,来家里的次数也少了,外婆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在家里,听我妈说,外婆来了之后,看到我不在,总会说她,是不是她们让我不要回家的,妈妈也很无奈,然后绷着脸就回去了。

直到有次,我听妈妈说,舅舅把外婆和外公从家里赶出来了,住在一个特别烂的小房里了,我眼泪唰的就流出来了,我歇斯底里的问妈妈,为啥不把他们接到我们家里来住,她说我还小,不懂事,虽然他们被赶出来,但是舅舅也不会让我们把外公外婆接到我们家的,因为他们还惦记着他们的养老金,当我义无反顾冲到他们住的房子的时候,看着他们花白的头发,眼泪再也忍不住了,说真的,我那会真的认真想过,我要拿着刀把我舅舅一家人全部杀了,那会真的好无助,感觉自己什么也帮不了!

等我回到家,妈妈看到我眼睛都哭肿了,她说没事,我们可以给他们送生活用品,油米面鸡蛋什么的,我从那以后就发誓,我虽然杀不了他们,但是别让我遇到机会,,,,

今天就先写到这里吧,外婆的故事很长很长,长的让我不知道先说哪个才好,有时间继续更新

8 4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