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46
喜欢 53
故事来自主题: 人究竟可以困到什么程度?
老母半夜寻儿:他从自行车上一直睡到沟里
静悄悄的_夏天
2019年8月22日
“ 又一照,照见了自行车上栓的红布条和桃木棍 ”

同样起的比鸡早,睡得比狗晚,以前的人是为了生活,现在的人很多是为了娱乐。

比如刷手机看视频撩妹啥的,不知不觉天就亮了。

鸡起来一看说:你起的真早。

宁辰公子说:其实我是还没睡,一旦躺下就是猪。

桃花仙人说:宁辰算个啥,我站着都能睡。

我挤了挤钻进来说:这里还有个从自行车上一直睡到沟里的,不信你看。

我一个大哥叫能子,母子两人过,以前在化肥厂干临时工,做什么活呢,扛化肥,装车。

这可是纯体力活,一袋化肥(80斤还是100斤?)两手抓起来,一甩就扛在肩上,不管是拖拉机还是带斗的大汽车,干就完了,装完一车又一车,汗流浃背,下班的时候,汗湿的上衣只剩四个角。

旺季的时候,很少有休息的空,忙起来还要三天两头的加班。这活到底有多累,没干过的人不知道,我也写不出来,我只知道能子大哥一顿能吃下新蒸的馒头两斤。

能子每天下午正常六点下班,加班的时候有时到九点。

那天加班一小时下班后,他骑着稀里哗啦的旧自行车往家赶,走到半路的时候,天就黑了,他掏出手电,一手照着路,一手握着把往前骑。

也不知道骑了多久,他迷糊了,然后连人带车子一头扎进了路旁的沟里,幸亏里面是松软的土和杂草。

这一摔,把他摔醒了,他睁开眼看了看,伸了伸腿,一脚把压在腿上的车子踹到一边,然后,头一歪,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太累、太困了。

他这里一人睡着,全家不困了。可是他的老娘坐在昏黄的灯下,一等不来,二等不来,就自己先吃了饭,她知道儿子今天又加班了。

等到墙上的挂钟“当当当”敲了九下,她就寻思,能子这会该下班了,一个小时后就回来了。

可是一个小时过去了,没回来,她又等了半个小时,还是没听见有洋车子响,她有点坐不住了。

从城里到家里20多里路,城里的公路上那么多车,她越想越担心,想着想着就到了十一点。

这可怎么办?都半夜了,叫谁去找找他,哎吆,兄弟一个就是这坏处。

这么想着,她从门后头摸起一根棍子,拿上手电就去了他叔家,可是,连喊加砸大门,就是没人应。怎么办?她打算不求人了,自己去吧。

半夜的野外黑黢黢的,很吓人,她一个女人磕磕绊绊地走着,为了壮胆,她大声叫着能子,手电到处照着,回应她的只有远处的蛙声和脚边的虫鸣。

她哭了,她觉得能子一定是不好了。

这才十一点多,不知道还要走多远,要是碰到儿子两人一起回来还好,要是碰不见怎么办?她真后悔没厚着脸皮把他叔叫起来。

可是此时,往前走害怕,往回走也害怕。

大约走了有五六里路,前方不远处有一束光,吓了她一跳,她停住了脚步,但似乎又有呼噜声传来,她试着大叫:能子,能子,是你吗?是你你就应一声啊。

没人应。

她大着胆子又慢慢往前走,再一照,照见了自行车上栓的红布条和桃木棍,她笑了。大叫着能子,能子,跑过去发现,能子躺在沟里睡得正香呢,她拿棍子捅了他一下。能子一个哆嗦醒了过来,左右看了看说:“我怎么在这?娘,你怎么在这?”

她的心头一酸,拉起儿子说:能子,这活咱不干了,不干了……走,回家。”

(若看后续,请点击头像进入主页见,能子很能之:初见……等)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留言 46

更多故事

    作者简介

    • 0关注
    • 0粉丝
    • 0故事

      推荐主题

        南瓜屋公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