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竹筒肉的前世今生
未生之前
2019年5月13日
“ 作为一棵有理想的竹,竹制品已不再是我追求 ”

“三多快醒醒!他们就要来了!”风儿不停在耳边呢喃着,“谁呀?”我忍不住打了个哈欠,风儿一向都不急不缓的,不知今天为何这般急躁。

“你不是一直埋怨没用武之地吗?前面人家的孩子回来了,听说要做什么竹筒肉,马上就要来选材料了。“风儿摇摇我的枝叶算是打个招呼,又匆匆赶往隔壁的老竹丛。

我闻言顿时精神一振,用露水照了照自己,不胖不瘦的身躯,青枝绿叶的年纪,正是水灵水润的时候。

我深知自己的优势所在,尽力舒展着自己青葱翠绿的身躯,还不时挑衅的看向隔壁,老竹头的分身被编成凉席到现在都是他吹嘘的资本,哼哼,现在我的机会也来了!你别说,这些人还真有眼光,直接就挑中了我。

被锯齿破开的舒爽得让我差点发出了声音,锯吧锯吧!本公子号称三多,别的本事没有,就是砍伐得越勤,我的分身越多!喂帅哥你想干嘛?那可是我精心酿成的竹沥啊,千万别当做莫名其妙的脏水给倒了!

我静静躺在台上看帅哥削土豆,计划着该怎样将土豆弧面和自己筒身贴合,要在加点青菜苔就再好不过了。喂帅哥醒醒!你不专心对付土豆看着我干嘛?别一不小心削到手,难道你以为自己也有分身的功能吗?

烤前动员大会的时候,海鲜菇仗着身材先是嫌弃木耳的颜色,又对土豆撇撇嘴表示不屑,更口口声声说腊肠是个异类,气得腊肠涨红了老脸,气得木耳紧逼着嘴沉默不言,我却看得直想发笑。

眼看小小的钢盆里就要上演三国杀,最后还是憨厚的土豆出来圆场,说马上就要和衷共济了大家应该互相包容,又请木耳和腊肠放大量点,说海鲜菇的失态,可能是初次遇见辣椒来串门的原因。

食材们被拌上香油辣椒等调料在竹筒里塞得满当当的,真令人期待啊!围观的小姑娘见我已整装待发,搬起张凳子就往点火的哥哥那边跑。你这么可爱还这么女汉子力MAX,让小哥哥们情何以堪啊?

红砖垒起的简易灶台中,几块木柴正踊跃着热情的火焰欢迎我,人道是竹木不分家,大家都是亲戚这么热衷地想将我架在火上真的好吗?咳咳~开个玩笑,其实我对即将到来的烈焰之吻也蛮好奇的。

粗略巡视了下涅槃之地,光板板的红砖一点也没有幕天席地削竹为炊的古朴意境,差评!于是我就在上面滚啊滚的,直到找来两块长满绿苔的青砖这才消停,不过此刻我也被折腾得混身冒汗了。

随着烈焰的不停舔舐,海鲜菇终于不再傲娇,和土豆木耳腊肠热烈交融起来,感觉身体从微温到滚烫再到炙热,心底却有一种想要绽放的欲望,不知这算不算风儿说过的“世界吻我以痛,我却报之以歌。”

灶里的火焰渐渐消了下去,浓郁的香味却和着竹汗从我身上透了出来,此番可真算是香汗淋漓了!旁边美女的眼神令我有几分不安,不知她是受香味的吸引,还是眼热于我此际身材的苗条。

这时又见到了自家兄弟——他们变化成筷子与牙签,人们用比风儿还快的速度挑走仍烫嘴的一众美味,充分展现了什么叫风卷残云。可怜的小哥哥万没想到,自己不过去倒杯可乐的时间,竹筒内就快被清空了。

人们纷纷赞叹我对美味的加成,我想笑,却有些笑不出来了,余火最后闪了两闪,便被风儿带走了青烟,我着急追赶风儿,没想到引起了小姑娘的注意,看她那一脸呆萌的样子,莫非刚才也没吃够吗?

跟大家做了无声的告别,作为一棵有理想的青竹,变成竹制品已不再是我唯一的追求,再见了小家伙,这次回去就大力繁衍分身,到明年再烧竹筒肉时,你们也可以大显身手了吧!

欢迎关注“未生之前”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54 62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