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八节】一个人的腊八节
九哥那个九
2019年1月13日
“ 都要好好地,往前跑…… ”

今年腊八节,我一个人过。

儿子突然被导师抓了“壮丁”,妻子公差,均”师出有名“,只留我一个人,宅家里过节。

大四的儿子本来放了寒假,每天看书的空儿我就教他炒菜做家务,有时爷俩晒着太阳喝茶聊会闲天儿,冬阳温暖,日子惬意。

当惯了班主任“老婆婆”角色的我时不时会叨叨几句“大道理”。儿子闷着头子听,不急不恼,任我充分发挥压抑已久的口才——这小子很有点他爹儿时的影子,听进听不进去不知道,接受还是抵触也不知道,但他几乎从来不顶撞不反驳,应一声,或者笑一笑,很有点“肚里有牙”的样子。

“剥点蒜,咱腌点腊八蒜。”前天,我们爷俩闲着看电视的空儿,我拿出几头大蒜来放到茶几上。

“好啊,剥着玩呗。”

父子二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闲天,看着儿子剥蒜笨拙的样子,我忍不住取笑他:“你那爪子笨得像狗熊,剥个蒜给搬石头似的,一点家务活不会干,光知道吃饭时候伸伸手。”

“谁说的,要钱的时候也伸手。”就在父子两说笑的时候,儿子的手机亮了屏。

“导师从我们专业找两个同学跟他出发干点活,我去不去?”

我放下手里的蒜,拍了拍手:“去啊,为什么不去?出去见见世面总不是坏事,反正在家也是闲着。。”

“来回五天呢,去烟台,听说不给钱的……”儿子吞吞吐吐,抬头看我。

我明白他的意思。

“不就是生活费吗,尽管去,在家你小子也不省,出去就比呆在家里强,男孩子嘛,出去经历一下总是好事!”儿子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那好吧,明天你送我去高铁。”

“看你这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老爹多舍不得花钱呢!儿子,老爹不希望你浪费,但从来不限制你花钱,是吧,男孩子永远不要只站在钱上想问题。”

真的,也许我上学吃够了没钱的苦,知道没钱的尴尬和困窘,所以对于钱,我和妻子几乎没限制过儿子——他不是乱花钱的孩子。我只提醒他会花钱不是本事,能挣钱才是能力。但作为男孩子,不要只站在钱的立场上考虑问题,那样格局太小,不合男子汉气质。

儿子点点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也倒是,不过花你们的钱总有点不好意思吧。”

“好好干,什么时候不用站在钱上想问题,就到了老爹希望的层次。”

“我妈不是要潍坊出差吗,你一块送我们就行了。“

“一头羊是赶,两头羊也是赶,没事儿!”

儿子笑了笑:“那就只剩你一人守老营。”

儿子要赶七点二十的高铁,泰安去潍坊的直达车七点五十,我得先把儿子送上高铁,然后再把妻子送到长途车站坐客车。不到五点,一家三口收拾妥当,从宁阳过汶水,经安庄去泰安,一路几乎没人,偶有团团的雾,或者一两声犬吠,然后黑黑的影子从车前窜过,本来一个小时的车程用了足足个半小时。

送儿子进了站,又把妻子送到长途汽车站,回到家,刚过九点。我伸了伸疲倦的老腰,草草地吃点饭,泡上一壶茶,摊开一本沈从文自选集,准备打发这个慵懒的上午。

腊八本来是要熬腊八粥的,本来提前好几天就想着材料,自己配制腊八粥的,可现在儿子不在家,妻子不在家,我突然没了任何熬粥的想法——一个人,什么意思。没意思,熬好的粥再精,最亲的人不在身边,最爱的人不在身边,这粥还有什么意思,一个人吃什么都寡味,算了,这腊八粥,明年……

突然就感觉到房子好大,大得有点空旷的夸张。满屋子的家具少了些平日的柔软,生硬而无趣。就连空气也似乎被抽去了什么,原本这空气被屋里人的笑声、歌声、唠叨声填充搅和,一旦没了这声音,空气立刻变得空荡荡的。

我看一会书,从客厅踱到阳台,从阳台踱到儿子的卧室,又踱回自己的书房,平时没感觉到的东西突然一下子涌了过来:那么静,静得寂寞;那么空,空得孤独。

心里突然就浮起一句话,有人才有家,没人的家只是房子。又觉这话不全对,应该是有亲人的地方才是家,有爱才是家。这人,必是内心有爱的,有暖的,能让你内心柔软的,这样的陪伴和团聚,才是和美一家人。

电视剧在热闹——一进家门,我就打开了电视,我并不看,只是让它发出这样那样的响声——可我觉得那声音如此空洞和遥远,隔膜而陌生,远不如我和妻子的吵嘴拌舌,远不如儿子和我的嘲笑与反攻……

我进了儿子乱成狗窝的卧室,床铺还不错,儿子收拾整齐了,可书桌上散发着浓浓气味的墨汁杯子,那胡乱躺着的毛笔和涂满了黑黑字迹的练字纸,那地上被团成大小蛋蛋的纸团子让我皱眉。我一边收拾,一边叨叨,顺手给他整理着不成队形的鞋子和袜子:儿子很独立,可生活中大大咧咧,凶他多少次,点头称是,可就是不见改变,这几乎成了我们父子间不用排演的老戏:叨叨的人软硬兼施,听的人呵呵点头,然后继续……

老婆的书桌上全是书!各年级的教材,资料,打印的、手写的试题,不光是书桌,就连书桌旁边的小课桌上也堆了高高的一摞书。对她的东西,我不敢轻易收拾,有几次我家在看不下去了,自作主张把重复的、陈旧的,觉得没用的资料习题打包卖了垃圾,屋子确实整洁了许多,可我为此被妻子吵得焦头烂额,骂得体无完肤,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自己出力流汗受苦吃罪不说,倒落了一头不是,这”老公公背儿媳“的事,坚决不做!

我望着老婆的书桌发呆,实在想不明白灯光下埋在书卷后面的那个傻乎乎的胖女人,成天迷在读和写里图个什么。

儿子发来了微信图片,他正在途中,耳朵里塞着耳机,大约听着歌玩着平板。

妻子打来了电话,问我到家了没,自己也得吃饭。

饭当然是要吃的,不论在家还是在途中,我们都要好好地,往前跑……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38 36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