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木匠变成了人贩子(中)
宗如水
2019年3月14日
“ 人贩子猖獗的时代姑娘们很害怕。 ”

夏老双有两个姑娘,大姑娘叫夏秋菊,二姑娘叫夏冬兰,一个与张家订了亲,一个与谢家联了姻,就等木屋装修好后,想在中秋节先嫁大姑娘。夏老双有个绰号叫麻雀,心眼小,两个姑娘订亲为彩礼闹得不可开交,当成了猪牛卖买,四千八少一分也不行。

有了钱,夏老双最先要做的就是装修房子。

木匠进屋,住在了夏老双哥哥家的厢房里,三间三床,两人一床,伙食倒也大方,餐餐有肉,晚上还有酒。

夏冬兰就砸了锅,让木匠们饿了一个多小时。

两姐妹对婚配之事颇有不满,张家是出了名的女人当家,婆婆一张利嘴骂遍家族,谢家更是妯娌不和,打架是常有的事,但婚姻之事父母做主,敢怒不敢言,彩礼都收下了,只好生闷气。偏偏,这个夏冬兰性情强烈,见父亲拿彩礼装修房子不置办嫁妆,大发雷霆,争执了几句,拎起斧头就把锅给砸了。

清官难断家务事,木匠们虽然饿,却也不愿意看到夏家父女翻脸,你说我劝,这才平息了下来。为了宽慰夏冬兰,王木匠就到屋子里好言相劝。

“我大你几岁,也跟随我师傅走过些地方,你家的事也见过,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包办婚姻,不应该啊,你反抗是对的,女人就得反抗,要不然就做一辈子的奴隶,你在家里是奴隶,嫁出去了还是奴隶。”

夏冬兰一听,言之有理,对王木匠有了好感,加之王木匠有些英俊,就动起了歪心思。她说:“王木匠,听说你没结婚,是看不起农村姑娘?”

“不是不是。”王木匠急忙解释:“婚姻这个东西,要靠缘分,这些年我就没遇上合适的,再说了,我一个木匠,人家哪瞧得起。”

夏冬兰说:“木匠怎么了,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嫁的不就是个手艺人吗,谢家那个人,什么也不会,就会吹牛皮,我看不上这种人。”

说者有意,听者有心。一个是对未婚夫不满意,一个打着灯笼找不到对象,双方越聊越对路,聊着聊着,就聊到如何的反抗夏老双。王木匠出于侠义,就给夏冬兰支了个招——逃婚。

八十年代,包办婚姻已然是封建产物,儿女有权利不服从父母的安排,很多人为了反抗包办婚姻,选择了逃婚或是退婚,于是就滋生了人贩子。人贩子看准这个机会,声称可以带姑娘们出门找工作,就把那些想要逃婚的姑娘拐卖到外地,而那些渴望自由的姑娘们,刚脱离封建家庭,又陷入恶魔的世界。

夏冬兰要逃婚,当然不能找人贩子,她也怕被人拐卖,但遇上了王木匠,等于遇上了大好人,几番交流碰撞出火花,就依计行事。

父女吵架,本就是常事,离家出走,也是常事,姑娘闹闹情绪,去了亲戚家里避避风头就回来。夏冬兰离开出走,并没引起夏家的重视,认为只是赌气,直到第三天还未见人影,夏老双才叫来族人四处寻找。

夏老双的婶婶悄悄告诉夏老双,好像看见夏冬兰走出夏家湾的时候,是和王木匠在一起的。得到这个消息,夏老双大怒,找王木板评理。

“我请你来帮忙,你倒好,把我姑娘给卖了。”

“表叔,说话得有证据,你拿什么证明我把你姑娘卖了?”

“有人看见了,冬兰走的时候是和你一起的,是你把她卖给人贩子了。”

“我一个木匠,哪认识什么人贩子,有人看见,那他当时为什么不说?”

“我看你就是个人贩子,假装是个木匠,到处卖人。”

“懒得和你说,不讲道理。”

“那你把夏冬兰交出来。”

二人吵了起来,木匠们都上前劝说,夏家人也来劝说,毕竟没有证据,再说王木匠的名声好,他师父的名声更好,怎么可能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

这一折腾,夏老双不想让王木匠再干下去,王木匠也不想背个烂名声,结算了工钱,各走各路。

那么,夏冬兰到底去了哪儿?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水哥故事交流!!!

27 14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