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里那辆“二八大梁”
瓦蓝蓝07
2019年5月12日
“ 那不仅仅是一辆“二八大梁” ”

我对自己小时候家里的印象就是穷,真穷。

穷到每年过年,别的孩子都有新衣服,我们姐妹三个,只有大姐有新衣服。

我跟我妹,总是穿妈妈用旧衣服改的新衣服。

就是这种旧衣服改的新衣服,也往往只有裤子,没有上衣。

我奶奶家跟我姥姥家就是前后排,我妈跟我爸也算是青梅竹马,只是我妈看上了我爸,我爸倒是没瞧上我妈。

我爸年轻的时候确实是一个好看的年轻人,我妈那个时候年轻,小姑娘的眼光总是停在外表上,加上我妈又总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看见我爸,心里就喜欢上了我爸。

那个年代结婚,哪里管孩子的意见,只要是两家老人同意了,这门亲事就成了。

尽管我爸没瞧上我妈,可是我爷爷觉得我姥爷家是一个好人家,姑娘也好,最终我妈还是嫁了进来。

说实话我爸年轻的时候,真是太懒了。

好吃懒做,游手好闲,这些词汇说那个时候的我爸,真合适。

我妈嫁过来以后,家里本来就穷,等着我们姐妹一个接一个的生出来,那就真的是穷的叮当响。

就这样的光景,我爸还是一门心思的想着玩,不肯安安分分的挣钱。

我妈以前在家做姑娘的时候,上面有三个哥哥,那真是家里的宝贝。

现在我都还记得我小姑有一次提起年轻的时候,还酸溜溜的说,你妈年轻的时候,洗个手绢还要用香皂呢,我跟你大姑手绢都没有,更别提用什么香皂了。

可想而知,我妈未嫁给我爸的时候,在家多享福。

等着我妈结婚以后,家里穷的揭不开锅,她哪里过过这样的日子?

我小时候不知道见过我妈多少眼泪,那个年代,结了婚就要跟这个人过一辈子,离婚是要被村子里的人笑话的。

我姥虽然心疼自己姑娘,可是也无能为力。

我妈尽管委屈难受,可是日子总是要过啊,还有我们姐妹三个等着吃饭上学呢。

加上我奶我爷的督促,我爸总算想着做点正经活了——做扫把,那种用糜子绑在一起做成的扫把。

扫把是做出来了,可是我们家新作这个,连个熟悉的买家也没有,这些扫把怎么卖出去呢?

我爸是死要面子的人,我妈知道,无论怎么样说,我爸都不会去赶大集卖扫把的,他嫌丢人。

可想而知,卖扫把这样的事情,就落在了我妈身上。

第二天早上一起来,我就看见我家影壁上靠着那个黑色的“二八大梁”。

“二八大梁”后面的座子上绑着高高的一捆扫把,看样子估计得有得有一百多斤重。

吃过早饭,我妈要去赶集了。

因为后面扫把太沉了,我妈根本就推不动,我爸就先支撑着车子,让我妈骑上去。

等我妈骑上去我爸推着她走一段,自行车骑起来,有了平衡,车子就不会摔倒了。

“大妮儿,中午妈要是回不来,你记得放学早点回来,给你爸还是二妮三妮做饭。”

我妈一边小心翼翼的骑着,一边忙着叮嘱着我姐。

我们姐妹三个跟着我妈车子后面跑着,后面的扫把太重,我妈骑着那辆“二八大梁”一直晃晃悠悠的,我虽然小,可是也心里十分担忧。

等着到了村口,我妈骑着上了大路,越走越远,我们姐三才慢慢回来。

中午我跟姐姐一放学就是一路小跑的赶了回来,我妈还没回来。

那天中午的饭,大家都没有怎么说话。

下午我跟姐姐又是小跑着回来,一进院子,就看见那辆黑色的“二八大梁”停在院子里。

我跟我姐对着一笑,撒丫子就进屋子里去找妈了。

“妈,你回来啦?”

后来,连着很多年,我每天早上都看着我妈晃晃悠悠的骑着那辆“二八大梁”出村,我们姐三放学总是急匆匆的往回赶,看看我妈是不是回来了。

有时候我妈回来的早,中午之前就笑着回来了,说今天扫把卖得好,去了没多久就卖完了。

有时候过了晌午妈妈才回来,说今天集上卖扫把的还有别人,不太好卖,不过总算是卖完了。

也有时候,天都擦黑了,才看见妈妈带着一些剩下的扫把回来,说今天集上人不多,扫把没卖完。

那些年放学了,我们姐妹总是去等着妈妈回来,村口的石墩子上总是坐着我们姐三。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远远地看见一个瘦弱的身影骑着“二八大梁”来了,我们就知道是妈妈回来了,笑着跑去迎她。

后来,就在妈妈一次一次骑着“二八大梁”的往返中,家里的扫把卖的越来越好,日子也过得越来约好了。

再后来,来家里买扫把的人越来越多,扫把供不应求,妈妈再也不用骑着“二八大梁”去卖扫把了。

如今,那样“二八大梁”也早已经被淘汰,可是它一直留在了我的心里,留在了我们姐妹三个的心里。

那不仅仅是一辆“二八大梁”,那是那些年妈妈为这个家,为我们姐妹三个付出的辛劳与汗水,是妈妈对家庭对孩子深沉的爱啊。

31 18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