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变美,我曾做过采花大盗
桃指夭夭
2019年6月11日
“ 又不是天仙下凡,不好好学习尽把心思花在这 ”

小时候的我长得黑不溜秋,个子又矮,每次和小伙伴一起玩过家家,我总是被安排扮演厨娘女仆的角色,看着别的小伙伴兴高采烈的当新娘或是贵妇,我就有一种强烈的想要变美的欲望。多想要一架灰姑娘的南瓜马车,把我变成一个漂亮的小公主,然后载着我去参加王子的舞会。

幻想总是会被现实击得粉碎。老黄牛倒是时不时的拉着家里嘎吱作响的马车运肥运粮食,而我呢总是穿着姐姐的旧衣服在众人的漠视里放牛割草。因为穷,想要变美,除了就地取材,其他的方法基本上没有。

于是,我会在奶奶做饭时烧得通红的灶门口将一支枯树枝烧得将燃未燃冒出一股青烟时,麻溜地将它朝自己的头发上一滚,想要来个离子烫;也会偷偷地用圆珠笔将自己左右手腕上画上两块精致的手表,时针、分针和秒针都分毫不差;还会自己DIY用旧衣服做些好看的发箍,虽然戴出去的时候大人们都嗤之以鼻,但我根本就不在乎,只要能变美,什么方法我都愿意尝试。

一天放学后,我和同村的几个女孩子一起嘻嘻哈哈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一阵微风吹来,一股淡淡的清香传了过来。我连忙顺着香味传来方向四处搜寻,原来是王婶家门前一长排花开的正艳。

有像大公鸡头上鸡冠的鸡冠花,直直的立着;有含苞欲放的夜来香,像个害羞的小姑娘低垂着头;最惹人注目的要数那一丛正开得姹紫嫣红的指甲花了。粉红色的花瓣一簇簇地开得正艳,一阵微风吹来,粉红的花瓣好似调皮的小姑娘轻柔的舞动着腰肢。

“看,指甲花!”同伴兰英伸出手来指着那丛指甲花大声的惊呼起来。

“指甲花?”几个小脑袋都踮起了脚尖向王婶家的花丛望去。

“上次我姐就用指甲花染了她的指甲,上色后可漂亮了。”丽霞无限神往地回忆着她姐姐染指甲后的样子。

“当时我缠着她也给我染几个指甲,她把那些指甲花瓣宝贝的什么似的,说是要很多指甲花才够染十个指甲盖,还说小屁孩哪里懂得什么是美?其实说到底还不是小气,生怕我变美了!”丽霞继续吐槽着她姐的小气。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听丽霞这么说了后,本来我对染指甲没有多大的兴趣,但心里的欲望莫名的被勾了起来,我一定要亲自尝试用指甲花染一次指甲。

可指甲花哪里来?我把能想到的左邻右舍家的花花草草都思量了一遍,几乎什么花都有,独独没有人栽指甲花。心里头正恼着呢,突然灵光一现:王婶家不是有吗?

可王婶毕竟和我家不是邻居,她这个人平时说话粗声大气让人感觉不是个善茬,要是直接跟她讨指甲花,估计得碰一鼻子灰。我经过简单的论证后得出了这个结论。

如果让妈妈出面说情,说不定还有一线机会。但我妈肯定不会这样做的,平时我连多照两下镜子都会被她骂得狗血淋头说:“又不是天仙下凡,不好好学习尽把心思花在这上面。”吓得我后来只要听到她的脚步声就连忙丢了镜子跑路,免得又招一顿臭骂。

不能明取,当然只能暗夺了。这是我在武侠电视里学到的经验。但怎么暗夺呢?要是被王婶抓个正着,到时候可是颜面尽失啊!小时候武侠电视剧看得比较多,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句台词就是:“你这个采花大盗!”那时候的我不明白采花大盗的含义,总以为就是真的采花而已。那时候我就想:花儿是美丽漂亮的象征,采花的人一般都是为了让自己变美,要是有什么花也能让我变美,我就愿意当采花大盗。

我把想要采花的想法跟丽霞说了,得到了她举双手赞成。自然我们两个结成了盟友。在准备采花的前几天,我们俩每天放学都密切注意王婶家里人活动的情况。发现每次放学回家时,他们家里只有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奶奶在屋子里进进出出,看着她连走路都要扶墙的样子,想来她的眼神肯定不好使。

终于在星期五下午放学后,我和丽霞故意磨磨蹭蹭地落在了几个小伙伴后面,其实是想甩开她们实施我们的采花计划。

等到小伙伴的身影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我和丽霞开始甩开了膀子大步向王婶家的方向走去。快到王婶家屋前时,我和丽霞猫着腰,利用路边的野草做掩护探视了一番王婶家的情况:还是只有老奶奶一个人在家,望着从烟囱里飘过来的缕缕炊烟,猜想老奶奶肯定在做饭。

这应该是最好的时机,我跟丽霞丢了个眼色,示意她按计划执行。只见她紧张地朝身后望了望,确认没有人路过后一个箭步冲到了指甲花丛前,两只手快速的摘取着指甲花瓣。

我当然也紧随其后,扯开早就准备好的空书包袋,两只手迅速的将手里成捧的花瓣塞到书包里。我俩一边摘一边时不时的朝四周张望,生怕有人发现。等到书包里的花瓣和碎叶子撑得满满时,我和丽霞也决定收手了。只三五分钟的功夫,原本整齐鲜艳的指甲花丛已经一片狼藉,花丛里的叶片已经东倒西歪,一片破败的景象,真是辣手摧花啊。

我望了望书包,刚刚浮起的成就感很快就被一声苍老的声音打断:“唉,谁家的孩子这么淘气!”一个微微颤颤的身影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顿时,我们俩像两只惊慌失措的兔子,还没等老奶奶的身影走到花丛前,就已经消失不见了,以老奶奶的眼神,估计只认出了我们俩是孩子,至于到底是谁家的孩子肯定心里没数。

我和丽霞商量好了,不管怎么样到时候我们反正来个死不认账,这样任谁也奈何不了我们。

回去后,我和丽霞就找来碗和木砧,把指甲花从书包里倒在地上,拣出碎叶子和杂草后就一股脑放在碗里用木砧捣碎起来,半碗花渣混着鲜红的汁液分外醒目。我和丽霞连忙用小棍挑出一小砣盖在指甲盖上,然后用早已准备好的破布包好缠住。我和丽霞经过深思熟虑后决定先只染左手的指甲,免得吃晚饭时被大人发现。

那天晚上,我连洗澡都把左手高高的举过头顶,坚决做到不沾水,力争取得最好的染甲效果。

第二天天刚亮,我就迫不及待地将左手指甲上的破布拆开,想要见证奇迹的发生。果然指甲盖上已经有了淡淡的红色,我连忙用手指抠了抠,真的抠不掉呢!看样子,这种变美的方式是可行的,我不禁暗暗的高兴起来,一想到两只手上都会染上淡淡的红色,我的心里就美得不行。

早上吃早饭时,听妈妈说,王婶今天早上对着村口骂人了,说是不知道谁家的熊孩子成了采花大盗,不仅将她家的指甲花偷了,还把指甲花丛都糟蹋了。

我只能装作没听见的样子快速的将饭往嘴里送,如果我说我就是那个采花大盗,肯定会被我妈追着满院子打。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扫码,豪礼免费抢

18 29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