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16
喜欢 22
故事来自主题: 【无主题创作】讲述那些属于您的故事
无脸女的爱情
不喜灰
2019年11月13日
“ 我想照顾你,可以吗? ”

美丽并不美丽,她从小就知道,甚至没人敢多看她一眼,她自己也是。家里没有镜子,有的时候,趁母亲不注意,她会用清水照一下自己的脸,然后又无奈的把水泼乱。

不满一岁的美丽,也曾是个好看的婴儿,直到她从母亲的背上滑落,掉进滚烫的小米粥中。从此,她的眼睛没了眼皮,只剩两颗眼珠,鼻子皱成一团,像泥巴糊在脸上。

全身大面积烫伤的美丽,已经忘记了当时撕心裂肺的剥皮之痛,但“无脸女”、“丑八怪”这样的称呼,却伴随着她长大。

母亲一辈子活在内疚中,几乎哭瞎了眼睛,她不敢告诉美丽,刚出生时候的她是多么的可人。也许上天是公平的,虽然将美丽的皮囊收了回去,却给了她一颗金子般的心。美丽不曾恨母亲,也不曾抱怨什么,甚至对于周围所有的嘲笑,她都选择了接受。她是如何面对那些惊恐的眼神,那些控制不住地喊叫的,我们不得而知。

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声音温柔,心地善良的美丽,与其他女孩无异。

28岁的美丽结婚了,并且有了孩子。是个女儿,看到外孙女的第一眼,母亲又哭又笑,“美丽,我的女儿,你的孩子长得跟你小时候一模一样!女儿,你快看看她,你本该长成这样的......”那是第一次,美丽知道了自己,该会有一双灵气的单眼皮,密密的眼睫毛。该有一只小巧圆润的鼻子,镶在干净光滑的脸上。该有一张微微下垂的嘴,倔强地哭和倔强地笑。

“老公,原来我长这样!”美丽对身边握着自己手的男人说话,眼神紧紧地盯着孩子。

窗外是冬天,但是阳光仍然透过玻璃,照在美丽有点发福的背上,一层淡淡的光晕像一双翅膀。

此时的美丽真的很美丽!

男人不说话,他看着妻子,握紧了牵着美丽的手,示意她休息一会。

美丽很累了,她闭上了眼睛,睡着了,也就一会儿,她回到了从前。

在一次无意中的体检,美丽知道了自己的血型,RH阴性血型,也就是俗称的熊猫血。给她检查的医生露出了欣喜的眼神。她对美丽说“你能定期为医院献血吗?现在很多地方都非常需要你这种血型的血。”

需要,美丽第一次听说有人需要她,她突然就觉得自己有价值了,她当然愿意了!

世上的每一个人都是珍贵的,美丽失去了好看的脸,却拥有这么稀有的血型,也是上天的恩赐。

美丽摸了摸自己光光的头皮,那次烫伤连同皮肤底下的毛囊也萎缩了,美丽从不曾拥有一头浓密的秀发。她对着水面上的自己笑了笑,拿起手边的假发,仔仔细细的戴上,戴上口罩,拉开门,走向医院。

从18岁到26岁,美丽每年都去献血,仿佛成为了她的习惯。跟医生熟了,她有时候开始不戴口罩,假发也脱了下来,抽血的护士微笑的看着她,她也回之以微笑。

如果不是他的出现,美丽大概会一直这样,不起一点波澜,孤单的面对所有的岁月。

那时候是个夏天,美丽在医生的鼓励下,脱下来长衣长裤,换上了一条裙子。她那没被烫伤的一只手臂和一条腿,露在了外面,在另一边触目惊心的疤痕映衬下,格外醒目。一路上的人都忍不住地看着她,有一个男孩子一路跟着她,从医院到她回家的巷子口。

她有点害怕,又有点痛苦,她扭过头,努力摆出一副恶狠狠的表情,看着他。他的眼神却很不一样,跟别人好奇、恐惧、嘲讽不一样,而是有点暖暖的,跟那天的天气一样。

她楞在那里,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看着他走过来,她觉得她该跑开的,可是腿突然不听使唤,看着他越走越近,站在她的面前。

男孩穿一件宽大干净的白色汗衫,头发很短,根根竖立,他笑了笑,牙齿很白,却没有说话。看着那么干净的一张脸,美丽的心突然跳动得厉害,她下意识地拢了拢头上的假发,试图把自己的脸遮住,她很懊恼自己为什么没戴上口罩。然后他递给美丽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字。

美丽,我是杜名,你给我献过血。

美丽看完就释然了,这些年她献了很多血,别人找上她表示感谢也没什么奇怪的。

她说:“哦,你好,你找我有事吗?”

“我认识你很久了,也从医生那听了你的故事。”杜名又递过一张字条。

“你不用专门来感谢我,这没什么呀!”

“可能会有点唐突,但是我想说,我想照顾你,可以吗?”杜名把字条捧在手里,不知道是不是阳光太晒,脸通红通红的。

美丽看着字条,脑袋一片空白,她死死地盯着杜名,将心里所有的幽怨化成一个白眼,一把打落那张讽刺的字条,跑向巷子深处。

红了眼眶的美丽冲进了浴室,温热的水从头顶浇下,流过没有头发的脑袋,流过都是疤痕的脸,流过半边扭曲的身子,流过半边光滑的身子。水珠溅落在地板上,淅淅沥沥,又汇在一起,不知流去了何处。

美丽把眼泪擦干,把悲伤收起,她不忍心让母亲看到她的泪,她的痛。

那个男孩坐在沙发上,和母亲正在纸上写写什么。美丽冲过去,正准备发火,母亲开口了“女儿,杜名都跟我说了,有人照顾你,我就放心了。他是个好孩子,你试着跟他了解一下好吗?”

美丽觉得一定是出现了什么问题,这是不是一个恶作剧,美丽夺过纸,写下几个字,扔了过去。

“我长得丑!跟我走在一起会被人笑话的!”

“没关系,我不会说话,也不会听,我的世界是没有笑话。”

美丽发出均匀的梦呓,嘴角微微翘起,那张脸好像也不吓人了。

杜名为妻子掖了掖被角,又摸了摸孩子的小脸,满脸疼爱。他不想告诉美丽,他一直能听到别人窃窃私语的好奇,也能听到她甜美温柔的声音,而此时此刻,他也听到了女儿的哭声,响彻天际。

留言 16

更多故事

    作者简介

    • 0关注
    • 0粉丝
    • 0故事

      推荐主题

        南瓜屋公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