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恋五年,我的婚姻只是父亲的一个阴谋
暮夏雪霁
2019年1月10日
“ 此时我们才知道是母亲把门给我反锁了。 ”

早上起床的时候,发现卧室的门被反锁了,以为是锁坏了,急忙找电话给母亲打电话,然后发现电话也不见了。

(一)

我是一个新娘跟妆师,经常凌晨就要出门赶往新娘家,2017年7月,距离我的婚礼还有不到一个月,照常工作的我需要早起并在六点之前赶往10公里外的新娘家,因为职业习惯养成生物钟的我在五点左右醒来,准备洗漱出门,前天晚上预约了5:20的滴滴,大概5:40到新娘家。

可是无论我怎么用力,卧室的门都打不开,以为是锁坏了,急忙找电话想给家里其他人打个电话,才发现电话也不见了。我不停的敲打着门,喊着爸、妈和妹妹的名字,试图唤醒正在熟睡中的父母和妹妹。大概过了四五分钟,才听见父亲的声音,说门被反锁了,他在外面也打不开。我急忙让父亲帮忙找找卧室的b备用钥匙,试试用钥匙能不能打开。这个时候母亲的声音出现了,生气的说到:“不许给她开门,她哪也不能去!”

此时我们才知道是母亲把门给我反锁了。

我焦急的哭喊着,央求母亲给我开门,预约的新娘还在等着我去化妆。母亲却一直无动于衷,并再三警告父亲和妹妹不准给我开门。眼见实在不行,我再次央求母亲把手机给我,让我给店里打个电话,换个跟妆师赶紧去,不能耽误了新人的终身大事。可母亲不仅不同意给我开门,也不愿意拿出手机。我焦急着工作上的事,母亲却坚持着不能让我出门,不能让我联系外界,说什么我一出去就跑了,再也不回来了。

实在没办法,我央求母亲让妹妹代替我给同事打个电话,赶紧重新派人赶往新人处,无论母亲对我有多少不满意,也不能因此影响别人的终身大事。在父亲和妹妹的软磨硬泡了近十分钟后,母亲终于把手机递给了妹妹打电话。一打完电话母亲又赶紧从妹妹手中把手机收回到自己手上并关了机。

而那天,直到上午10点多,父亲才安抚好焦躁的母亲,劝说让我吃口早饭,把我从卧室放了出来。母亲坐在沙发上,看着我把早饭吃完,又把手机递给了我。看着她情绪基本稳定,我才拿着手机开了机,一连串的未接电话和未读消息,都在担心我怎么了。心里突然莫名的委屈,为什么母亲会变成这样,为什么还不如一个外人关心我,理解我。

(二)

2013年,我们的初中同学建了一个微信群,通过微信群,很多失去联系的同学相互加了微信,但基本介于朋友圈点个赞,过节发个祝福消息,没有什么多的联系。

13年年底的某一天,我在朋友圈发了条消息:“下雨天,打不到车”。定位了公司的地址,没想到很快收到了李明发来的消息:“等我,来接你”。

十几分钟过后,李明和他的车出现在了我面前。我和李明是初中同学,也算半个老乡,老家离得很近,只是我们家在镇上买了房,他们家在郊区修了大别墅。从那天开始,我们的联络开始多了起来,除了经常的微信问好聊天,他也会在我晚班的时候来公司接我,到最后早上需要跟妆的时候也常送我过去。2014年底,我们建立了恋人的关系,开始交往,但那个时候我们没敢告诉父母,只有身边的同事和几个要好的朋友知道我们的关系。

确定关系过后,我们的接触更加频繁起来,除了每天上下班的接送和电话上的联系,每次休假我也经常和李明相约出去玩,频繁的约会到最后还是相继被母亲和李明的父母发现了我们俩的关系。由于李明对我很好,加上知根知底,李明的父母也很喜欢我,双方家长便默认了我们的关系。

相恋两年后,李明的父母多次询问我们俩年龄都不小了,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双方父母正式见一面。

2017年上半年,我们开始商量结婚的事情,因为工作特殊性的原因,我们推到了2017年8月的时候办婚礼,因为那个时候是淡季,我能在时间上调得出来。

就在我们商量出结婚大概的时间,双方父母需要见面确定具体时间和一些流程事项的时候,母亲突然反对我和李明的婚礼。不允许我和李明再来往,同时时常不固定的禁止我出门,即使正常的工作也认为我是借口工作其实要去约见李明。母亲开始频繁的责骂我,也连带着对父亲和妹妹的态度越来越不好,家里的家务也不再操持,我们一度认为母亲是不是更年期提前了。

有一天父亲插嘴说了一句:“我看李明那孩子还行,对我们家娟娟挺好的,人也踏实,他父母人也不错.......”

父亲话还没说完,母亲突然就咆哮起来:“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把闺女嫁给李明没安好心,你就是故意要把闺女嫁过去,好让你自己有机会完成没有完成的愿望......”母亲话里话外的骂了父亲半晌,我们才听懂母亲觉得我和李明的婚礼是父亲的阴谋,我和李明的相遇也是父亲一手策划的。

(三)

我和李明无可奈何,只得暂停了婚礼的筹备,先安抚母亲的情绪。我们一边和婚庆公司以及李明的父母解释,一边查询母亲突然性格大变的原因,

经过我们多方询问和试探,才发现原来父亲和李明的母亲是小学同学,两人曾经互相喜欢过,后来因为一些情况,两人没能在一起。再后来,父亲娶了母亲,有了我和妹妹。而李明的母亲也嫁了人,有了李明。不知道母亲是在哪里看见了李明母亲年轻时候的照片,发现了李明的母亲是父亲的初恋情人,便一口咬定,父亲不安好心,认为父亲是为了跟李明的母亲再续前缘,才让我们俩家结上亲家。

得知原由的父亲哭笑不得:“这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我们双方都有自己的家庭,再说双方儿女已经长大成人,我又怎么会为了一个曾经喜欢过的人策划如此大的阴谋,连女儿的终身大事都算计进去。”父亲耐心的劝解母亲,例举结婚以来的种种,给母亲解释他对母亲的爱,是不会再去喜欢其他的女人。

我和李明也不断的跟母亲解释我们俩是真心相爱,与父亲无关。可从那以后,母亲总是阴晴不定,不让李明进门,李明每次一来她便吵吵骂骂,为了禁止我们俩来往,母亲每天送我出门,到楼下接我下班。但我们一致认为母亲可能只是太多敏感,打算婚礼开始照常准备,母亲得知后表示坚决不出面,说到时候我结婚她也不会参加,不会祝福我。更不允许父亲去见李明的母亲,于是迫不得已,只得我和李明,加上我父亲和他父亲在中间周转安排。还好,因为自己是婚庆公司的人,有很多好姐妹帮忙出谋划策,使得婚礼的前期开始慢慢有序的进行着。

只是想起母亲说的不会参加我的婚礼,也不会祝福我,感到心里莫名的难受。因为父亲曾经的一段感情史,连女儿的婚姻都要阻挡吗?明明母亲在却不去参加婚礼,得不到母亲的祝福那么这个婚结的还有意思吗?但如果我和李明的婚姻仅仅只是因为这个原因就取消结束,我们又怎么会心甘呢。

 

(四)

婚礼还有两天的时候,我调了假回家准备,根据当地的习俗,婚礼前一天要在女方办酒席。正婚当天去男方办婚宴。当天中午,吃完午饭安顿好亲友后,我便跟着去了男方家参加婚礼彩排,那天晚上一直忙到9点多才回到家。回到家后还得准备第二天要用的东西,这时母亲突然来到我的房间。一直坐在床边看着我整理收拾东西,又指着我床头柜上的照片说:“闺女,这些照片能不能留给我?”

我抬头晃了一眼柜子上的照片,跟母亲说到:“可以,我那还有很多照片,全留给你!”

母亲把照片收拾好放在一旁,又拿着我放在角落的婚纱开始抚摸,一个人在那碎碎念着:“明天就要嫁出去了,这一走就不能经常回来了”,“过去之后就只能自己照顾自己了”,“也不知道你婆婆会不会对你好”......我本来想要反击一句:“说的好像一直是你在照顾我似的”,话到嘴边才发现母亲已经泣不成声,我才突然意识到,原来母亲是在难过我的离去。

“妈,你不是不同意我和李明结婚吗?怎么说这些?”我有些不明白母亲突然的转变。

“我不同意你就不嫁了吗?我不同意你还不是天天往人家里跑。”

母亲开始絮絮叨叨跟我说一些她这段时间来的心情:

听到我要结婚的时候,她便开始手足无措了,她想过我会结婚,但没想到当这一天真的来到时,她自己却无法接受,她无法接受我即将跟随另一个男人离开家,而且很可能不会再回来了。而李明母亲和父亲的关系,她原本就知道,这次拿出来闹,只是一个宣泄口,她无法向别人表达,她所有的情绪与悲伤都是来自己于自己的女儿即将出嫁。

“我看着你一点点的长大,看着你上学,看着你毕业工作,看着你恋爱,可我都一直看着你的啊,你要是嫁出去了,我就看不见了。嫁出去就是婆家的人了,你生病了我看不见,你怀孕我也不能时刻陪着你,你再回来都是客人了啊......”母亲越说声音越发哽咽,开始抽泣起来。

我抱着她,跟她保证,李明会对我好,我会经常回家来看到,两家这么近,她也可以随时来看我。那天晚上,我们聊了很多,最后一同睡去。

(五)

婚礼当天一早,从我起来开始洗漱化妆,母亲便一直依靠在卧室的门口,看着我,看着化妆师给我化妆,给我梳头发,给我换上出门纱。看着李明带着一群伴郎,在亲友的簇拥下将我接走。迎宾的时候,突然起风了,母亲走过来说,我替你守着,你回屋待会吧,冷;婚礼上,向双方父母敬茶的时候,母亲面带笑容,婚礼后,向父母敬酒,向亲友敬酒,母亲对大家一一表示感谢;婚宴结束之后,母亲协助安顿客人。从出门到婚礼结束,母亲一切都表现都很得体,让我不禁怀疑这一个月以来是不是做了一个梦,亲朋相继散去后,父亲牵着母亲的手说:“那我们也先回去了。”我和李明还有很多善后的工作,加上父亲再三拒绝,便让他们俩自行回去了。

父亲告诉我,母亲转身离开的时候,便开始控制不住的哭泣,晚上一个人坐在那流了一晚上的泪,而后时常看着我的照片一个人发呆或者碎碎念。

2018年9月,我生下了一个女儿,李明和他父母工作都比较忙,母亲开始经常来照顾我,我也时常去母亲那小住,看到母亲逐渐放开的笑容,回想起那段她因为女儿即将出嫁疯狂的表现,我想她已经慢慢接受了我出嫁的事实。

11 2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

    拼命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