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骂了一夜的业务员
顾晓海
2019年1月10日
“ 小许终于忍不住委屈的泪。 ”

吊车,自重50吨,在四环路上飞奔。时速80公里。

在吊车后面飞奔的,是拉预制保温管的长车。

赶到现场时,天边已泛起鱼肚白。

吊车还在减速滑行。

远远地便能望见工程经理用手指不停地戳着小许的前胸,脖子向前探着,头一努一努地。

工程经理旁边还站着几个头戴安全帽的工人,也一样的,脖子向前探着。像几只炸毛斗鸡。

小许直挺挺地站着,整个身体向后倾斜,脖子向后抻着,像是不想让经理的唾沫喷到。

工程经理的这顿骂,从深夜2点开始,已经持续了3个小时。

“6点前,马路就得回填,不得影响TMD交通!还有一个小时!管子不到,你TM跳沟里当管子!给你丫埋了!CAO!”

“管子来了。”

小许终于忍不住委屈的泪。

“都怪我,睡过头了。”长车司机喃喃地说。

一班147号 顾晓海

------------------------------

“修改版”

吊车,自重50吨,在四环路上飞奔。时速80公里。

在吊车后面飞奔的,是拉预制保温管的长车。

赶到现场时,天边已泛起鱼肚白。

吊车还在减速滑行。

远远地便能望见甲方经理用手指不停地戳着小许的前胸,脖子向前探着,头一努一努地。

经理旁有几个头戴安全帽的工人,一样的,脖子向前探着。像几只炸毛斗鸡。

小许直挺挺地站着,整个身体向后倾斜,脖子向后抻着,像是不想让经理的唾沫喷到。

甲方经理的这顿骂,从深夜2点开始,已经持续了3个小时。因为2点,是管子下沟的约定时间。

“6点前,马路就得回填,不得影响TMD交通!还有一个小时!管子不到,你TM跳下去当管子!给你丫埋了!CAO!”

“管子来了。”

小许终于忍不住委屈的泪:“我们乙方太难了”。

“都怪我,睡过头了。”长车司机喃喃地说。

24 23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