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都为我着想,可是我能为您做些什么呢?
桃指夭夭
2019年5月14日
“ 曾经对她说过的话变成了一个天大的谎言 ”

“妈妈,以后我要让您住大房子,住楼房。”我说这话时大约是七八岁的样子,那时候家里只有两间低矮的红砖房,说是砖房,其实除了排面的那堵墙是红砖的,其它的几面都是用黄泥砌起来的,屋顶除了前半边是用青灰相间的小瓦片,后面则是用稻草做的屋顶。

春暖花开的晴天里,黄泥墙上许多的小洞,让我和小伙伴们找到掏土蜂的乐趣,可是一到下雨天,特别是阴雨连绵的春秋季节,房子里就会下大雨漏大雨,下小雨屋子也会细雨霏霏,锅碗瓢盆桶,凡是能用来接住漏下来雨水的家伙什全都会派上用场。

这时候,妈妈总是会挽着裤腿屋里屋外的忙活,拿着根竹竿站在凳子上使劲地向那几块漏出亮光的瓦片戳,往往还没等把那片漏雨的瓦片戳好,另外一片瓦又豁得更大了。

妈妈全身上下基本上没有几处是干的了,木桶里的水也由半桶慢慢的积成了满桶。

“夭夭,快把木桶里的水提到外面倒了。”妈妈一面将手里的竹篙戳向屋顶,头发已经被雨水淋湿一绺绺地贴在脑门上,她随手抹了抹了脸上的雨水,头也不回的吩咐我。

“哦!”我听话的跑到木桶边,想提起那只看起来有我半个身子高的木桶,刚开始我提了提,竟然纹丝不动。等我卯足了劲再用力向上一提,脚下一滑跌了个屁股墩,疼得我呲牙咧嘴。

妈妈听到响声,回过头来连忙问:“没事吧?”本来我的屁股被摔得生疼,可看到妈妈还站在凳子上戳着那几片可怜的青瓦,望着屋外绵绵不绝的雨,再转过头望望屋内一片狼藉,我突然莫名心疼起来。

“妈,我长大了要让你住大房子!住楼房!”我突然没来由的喊出了这句话。

“啊?嗯!”可能是雨下得太大,妈妈刚开始没有听清我说什么,后来又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她并没有像电视剧里的场面把我紧紧地搂在怀里痛哭,反倒是简短的两个语气词后就再也没有说什么了。

雨季过了,天放晴了,屋里的锅碗瓢盆桶也各归原位。而我也渐渐在妈妈用竹竿戳青瓦的日子里长大。

再大一些,我步入社会开始有了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不知不觉间妈妈的青丝里夹杂着些许白发,曾经健壮的身躯也在岁月的打磨里有些弯曲,家里的房子也由当初的两间红砖房变成了四间,而且全部都是红砖结构。

房子被妈妈收拾得干干净净,窗明几净,每次回家我都觉得这样的房子里,有妈妈就是最幸福的地方。

参加工作两年后,我和单位的一个男孩谈起了恋爱。都说爱情有毒,会让人沉沦,迷醉而不能自拔,我想我应该也是中毒不浅。以前每个月我都会利用仅有的两天假期回家看望妈妈,可是自从和男朋友在一起后,我竟然在一次很偶然的情况下才意识到已经有三个月没有回家了。

等到结婚列入议事日程,我开始思考要和男朋友努力一起为自己将来的小家凑首付,拼命地节衣缩食只为了在这座小小的城市里有一盏属于自己的灯光。妈妈在她朝劳晚作里勤劳节俭,居然在我准备去房产公司交首付的前一天给我送来了三万块钱。我知道对于一个在土里刨食的妇人,三万块钱意味着多少个早出晚归,荷锄犁耙的日子,至于汗水和辛劳全都挂在她未老先衰的面容里了。

我的经历和很多普通的女孩子一样,婚姻里的柴米油盐,生活里的带娃上班,让原本平淡的日子一地鸡毛。妈妈也时常托人给我带一些家里的蔬菜和土产,偶尔还会给趁着农闲坐中巴车给她的小外甥送几十个土鸡蛋。每次留她在家里多住些日子,她总是说城里的大房子住不习惯,况且家里还有鸡鸭也不能放心,总是匆匆的来,急急的走。

被生活打磨得没有了棱角,我开始对很多事情都显得不太在意。曾经对母亲许下的那个诺言,也在天长日久里变成了一个大大的谎言。

有一天送儿子去上幼儿园,望着那个小小的生命挥手向我告别的身影,我才蓦然回想起来,我是不是有太久没有见到妈妈了,她在那座小小的红砖瓦房里现在还好吗?我曾经许诺她的大房子,楼房居然在我久久为自己的幸福打算里成了一个谎言,一个说过但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兑现的谎言。

我向单位请了一天假,急急忙忙赶回家去看妈妈。还没下车,我就看见妈妈日渐佝偻的身影在那座红砖瓦房前忙碌,花白的头发在太阳的照射下像镀了一层亮光。

看见我来了,妈妈连忙放下手里正准备摊晒的干豆角迎了出来。她脸上的皱纹日渐深厚了,但却更慈善了。

脸上淌下两行泪来,这么些年,我为了自己的幸福努力奔走,却忘记了这个世界上其实还有那么一个人默默支撑着我走在人生路上,即使我曾经有那么长时间都将她放在了最不起眼的位置,也将曾经对她说过的话变成了一个天大的谎言,她依然没有放弃我,丝毫没有介意。

“妈,过两年,咱把这房子换成楼房吧?”望着母亲单薄的身子,我有些哽咽地说道。

“你这孩子,今天是怎么啦!这房子挺好的,还费那钱干什么。你呀,多存点钱给宝宝,将来他要用钱的地方多着哩。”妈妈突然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低声说。

“您辛苦了一辈子,住好一点是应该的。”我倔强的坚持着自己的想法。

“傻孩子,妈看到你幸福就比我住什么房子都高兴啊!再说了,现在这房子能遮风挡雨,何苦还费那个钱呢。”妈妈指了指房子,语调突然提高了起来。我带着歉意的望向妈妈,心里默默地想:“您什么都为我着想,可是我能为您做些什么呢?”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23 21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