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迟到的全家福
笑口常开的云
2019年2月9日
“ 拥抱不完美的生活,这才是真实的人生。 ”

日历转眼翻到了2019年1月,那天,刚好是我的生日,距过年还有半个多月的时间,我把同住一市的大妹一家三口叫到房子里小聚。 酸菜鱼、糖醋排骨、粉蒸肉……美酒佳肴一一上桌,我们边吃边聊。 还是没忍住,又给定居乌鲁木齐的小妹发了几张美食照片,可以想象得到,对于厨艺欠佳的妹妹那个吃货来说,这些美食足以让她垂涎欲滴。 果不其然,小妹在微信上发了一个流哈喇子的表情,我趁热打铁:“现在这桌子上就缺你家三口了,来不来你看着办吧?”

“过年来吧,一年聚一次,十年才聚十次,是不是?算算人生这样的聚会还有多少次?”我循循善诱。 “看情况!”小妹还在犹豫。 “看啥呀?说来就来了,几百公里又不远,不就是占用一天多的时间吗?嗯,好吃的东西多多的,还有美酒和美女陪着!”我继续诱惑着小妹。 “好吧,去、去、去”一番说教小妹总算动心了。 眨眼,春节迈着小碎步款款而来。

春节,就是大团聚,一场家人亲朋期待已久的盛大狂欢。 大年初二一大早,孩他爸就把大虾、墨鱼仔、自家卤的牛肉、肘子…..等一一搬到厨房。 想着大妹小妹一家今天都要过来,当姐的不做点好吃的怎么对得起那一张张殷切的笑脸。 早上做完瑜伽,赶紧一路小跑去农贸市场准备买点大活螃蟹,居然吃了个闭门羹。好吧,继续转战友好商场超市,深海鱼头、辣子酱、毛肚…....左手右手又是大包小包拎回家。    2点多,“咚、咚、咚…”正在厨房忙碌着,响起了敲门声。 “二姨、二姨夫好!”小妹姑子家的小鲤鱼一进门,嘴巴就像抹了蜜,一张胖乎乎的娃娃脸,笑眯眯的看着我 ,活脱脱一个现实版小猪佩奇。

“二姨好,二姨夫好,壮壮哥哥好。”人未到,紫萱的声音先飘进了屋子。

家里一下子多出五口人,有点冷清的屋子一下子被大人孩子们的热闹填的满满的。

中午都简单的吃了点饭,我和孩他爸开始准备这最隆重的团聚晚餐。

下午,给婆婆过完生日的大妹一家三口也热热闹闹的到了,加上我家三口,小妹家三口…..咦,等等,快数不过来了……一、二、三……..好家伙,整整11口人,家中还从来没有一下子来过这么多人。

大人们开着电视,吃着零食聊着天,孩子们嬉闹着,撒着娇、争执着、疯着玩着……快乐和温馨四处弥漫着,小小的屋子都快盛不下这热闹非凡的盛大场面了。

我和孩他爸则在厨房里快马加鞭、洗菜、蒸、煮、红烧……这个大年初二,于我、于我们全家,似乎才正式开启了春节过年模式。 不多时,大盘鸡、盐水大虾、剁椒鱼头……..十五六个菜次第上桌了,准备开吃。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来来来,难得聚一次,人到的这么齐,今天大家都要放开喝哦。”说着,带点文艺范的大妹反客为主,把带来的竹筒酒打开,也不管男士还是女士,一律斟上了52度的白酒。 好吧,姑且放纵一次又何妨?一醉方休也高兴,我也豪迈的端起了白酒。 父母不在了,就是长女为母。 这次,两个妹妹携家带口的过来,这就是娘家人的一次盛大聚会。 酒不醉人自醉。再醉一次又何妨?

干杯!干杯!两个妹妹、妹夫、孩他爸互道着新年的问候和祝福,连一向矜持的儿子也频频举起了酒杯,和他的这些姨姨、姨父们热情的举杯同庆新春佳节。 觥筹交错间,聊着孩子、教育、生意…….小小的屋子里传出的欢笑声,衬着节日里断断续续的鞭炮声,透过窗户,在夜空中跳跃着、舞着,飘出去很远很远。 人逢喜事千杯少, 醉了,都醉了!第二天一早,大家都睡了个大大的懒觉才起床。

“咱家还从来没有照过一张全家福呢!”吃完饭,小妹有点伤感的提醒了一句。

“来,咱们就照张全家福,以往还真没有聚的这么齐整过。”我提议道。 “好!”一呼百应。

“请大家把表情收拾到位,一起喊茄子、甜蜜哦!”妹妹的小姑子小华充当了总摄影师的角色,不时让我们调整着表情和坐姿。

“咔擦,咔擦”一张又一张,我们的欢声笑语留在了一张张快闪的手机上,也留在了这个最有意义的娘家聚会上,留在了每个人的心坎里。 这是一张迟到的全家福,也是一张不够完美的残缺的全家福。

是的,打从记忆中开始,我家就没有照过一张完整的全家福。

在我一岁、姐姐二岁多时,父母抱着我们姐妹俩曾照过一张黑白色的全家福,可惜,那时弟弟妹妹都还没有出生。

再以后,随着弟弟妹妹的陆续到来,家中有八口人要养活,父亲和母亲天天忙的像个停不下来的陀螺,忙于下地、打鱼挣钱养家。在那贫瘠而又物质匮乏的七十年代,在那个贫穷落后又偏僻的边境连队,要喂饱我们这嗷嗷待哺的五张小嘴,还有奶奶,谈何容易。

日子过的艰辛,日夜操劳的父母自然已无暇他顾。 那时,我们住的偏僻,连队没有照相馆,只是偶尔会有来自内地的阿姨,带着照相机在各个连队逡巡,给想照相的家庭拍几张照片,然后又赶场子一样到其他连队去拍照,留给每个连队人们的时间最多就是半天。

如果摄影师刚巧在连队,又碰巧父母都在家,还好说,赶得上一起照张全家福,可是这样的机会就像中大奖一样,总是那么稀少。

我家唯一的一张姊妹齐全的全家福是我上五年级时拍的。不过,那也是一张残缺的全家福。 记得那个冬天的下午,阳光淡淡的悬挂在即将西斜的天际,发出苍白的光晕,刚巧拿着相机的阿姨到连队来,在家中忙碌的母亲闻讯,赶紧把我们姊妹五个都叫到一起,梳理一下头发,整理一下衣服,就站在房屋西边的公路边,背靠着参天的杨树,咔擦,咔擦,照下了这张母亲和我们姊妹五个的全家福。

可惜,当时父亲打柴去了,没有在家,奶奶腿脚不便,没有出门。因此,这张全家福照片缺席了父亲和奶奶。即便多年后,我心中也曾一直为此耿耿于怀。 事后,我们审视这张难得的全家福,除了父亲和奶奶不在的遗憾外,还有一点小遗憾,当时8岁的大妹,穿着一条补过方方正正补丁的裤子,在照片上那么显眼,看着让人有些心酸。 好在大妹当时不以为意,依然笑的那么灿烂。这是我青涩的少女时期,唯一的一张全家福。

光阴似箭,眨眼,我们都已长大。

我在山东上高中时,父亲思念这个独自离家在外地求学的最心爱的女儿,时隔一年,特意回山东看我。也是大年初二,父亲带着我上街闲逛,顺便给我买了条裤子,又珍重其事的把我带到照相馆,我依偎着面容清瘦的父亲,照下了人生中自长大后和父亲的唯一一张合影。

大年初三,父亲踏上了回家的火车。两年后,当我回新疆考大学时,父亲因为意外已经长眠在那片奉献了一生的热土上。

斗转星移,随着家中生活条件的改善,我们姊妹五个也相继成家立业。

大姐远嫁山东,我和大妹也到异地的城市生活,成了别人家的媳妇。

家越来越远,母亲就这样年年在对儿女的思念中独自过了一个又一个孤单的春节。 这样的新年,天南海北的姊妹们想聚齐谈何容易,自然,也没有照过一张全家福。

1999年,28岁的小弟因意外去世;2006年,劳累了一生的母亲大人又因病意外去世。

全家人聚在一起再合照一张全家福竟然成了我多年的一个奢望。

好在,日子总是越来越好了,姊妹亲情不因时间和空间的距离而疏离,反而心贴的更紧密了。 没有父母的日子,我们姊妹四个,犹如花盆里那一朵朵枝繁叶茂的喇叭花,紧紧的拧在一起,齐心合力的向上攀爬着,开出一朵朵艳丽的花朵,惊艳了这整个皑皑白雪的冬天,那也是我们姊妹不向命运低头、努力书写自己人生的一个真实写照。

是的,父母已去,我们仍然是生死相依互相扶持的好姐妹,那永远也无法割舍的血脉亲情,是我们继续前行的动力。 在这样一个举国欢庆的日子里,我们照下了这张没有父母、小弟和大姐一家的全家福,一张不算完美的全家福,但我心里依然幸福满满的,这也算完成了我多年的一个夙愿吧。

月都有阴晴圆缺,何况人呢?

因为生活本来就不完美,谁也无法注定有一个完美的人生。

学着拥抱残缺,拥抱不完美的生活,在不完美中寻找美、发现美,享受爱情、亲情和友情的美好,这才是最真实的人生。

 

22 3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