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河畔,有女莲唤(十五):欢喜若莲开
安意若兮
2018年10月10日
“ 欢喜,宛若莲花瓣瓣,倏忽之间,全然盛开。 ”

      因为整个骨折期间休养不当,李老汉的骨头虽然长好了,却落了个一瘸一拐的毛病。他一瘸一拐地走进走出,他一瘸一拐地夹着旱烟,在清水河岸溜着弯,看见有人来,便低着头一瘸一拐地崴进家门。

      他终究还是一个要脸面的人。

      入冬之后,李老汉就很少出门了。

      玉兰奶奶看着坐在自己院落里绣花的莲唤,想着该如何开口给这个丫头提及婆家的事情。只见莲唤飞快地将绣线挽了结,用牙齿轻轻地咬断了绣线,将完工的鞋垫递给玉兰奶奶。玉兰奶奶接过鞋垫,边用手摩挲着刺绣,边夸赞着。

    “不知道以后,谁会这样有福气,能穿上你绣的鞋垫。”玉兰奶奶装作无意地说,她边说边瞄一眼莲唤。莲唤神色平静地收拾针线,好像并未听见这话,玉兰奶奶于是便不再提这事,便拍拍身上,起身关上了收音机,喊着莲唤来到她的厢房。

      厢房里萦绕着供香的香气,那尊观音菩萨像依旧供在红色的长条木桌上。靠南的墙面上,开了一扇雕花小木窗,午后的阳光穿过窗户的缝隙,照进厢房里,依稀能够看到微尘浮动。沐浴在阳光下的厢房,光线极好,那些陈腐的味道在阳光里翻卷着,翻卷着,似乎想要搅动那些许久未提的经年往事。

      玉兰奶奶打开她的黑色木质箱子,一股更加浓厚陈腐的气息扑面而来,莲唤不禁打了个喷嚏。她望着玉兰奶奶,只见她小心翼翼地从里面取出一个方形木盒,那是一只雕花木盒,有一个锈迹斑斑的铜制小锁。打开小锁之后,玉兰奶奶从里面取出一对银质耳环,递给莲唤。莲唤接过耳环,疑惑地望着玉兰奶奶。

      玉兰奶奶将那个小木盒子重新放进大木箱子里,坐在椅子上,不紧不慢地说:“这些都是我年轻时候,娘家陪嫁的小首饰。送给你吧,留给你当个念想,我年纪大了,这些东西也都用不着了。”莲唤刚想推辞,玉兰奶奶接着说:“不用不好意思,女孩子长大了,戴着漂亮。”她说着便将这耳环戴在莲唤的耳朵上,这两只小巧的耳环,就像是停歇在耳畔的蝶,在阳光下翩然起舞。

    “好看”,玉兰奶奶仔细端详着莲唤,越看心里越是欢喜,直看得莲唤有点害羞,脸上隐约挂着一抹羞红。

      玉兰奶奶,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莲唤虽然模样美丽,目光却总是木然着,没有少女应有的灵动和雀跃。别的年龄相仿的姑娘,都会在马尾辫上绑着鲜艳的蝴蝶结,而她终日只用黑色的皮筋,随便挽着。虽说也不难看,但是玉兰奶奶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她想要唤醒莲唤已然沉睡的少女的羞赧,还有对美好的期盼和向往。而只有如此,她才能重新开始一段新的生活和旅程。

      她值得拥有所有少女应当拥有的一切美好和希冀。

      天色渐渐晚了,莲唤别了玉兰奶奶往回家走。一路上,她感觉身体有着前所未有的轻盈,脚步也极为轻快。她在清水河边那块自己常洗衣服的青石块上坐下,仔细端详水中自己的倒影。

      许久以来,她都未仔细看过自己了,更别提端详了。水面波平浪静,她看见了自己乌黑的长发,自己灿若星辰的双眸,以及白皙的面庞。她望着自己,自己竟然都觉得特别好看。她伸手慢慢摩挲着自己脸上的肌肤,从下巴游走到鼻翼,由鼻翼游走到两颊,然后她碰触到了那枚闪亮的银质耳环。

      清水河畔安安静静,午后无风,莲唤坐在青石板上,她心底的欢喜,宛若莲花瓣瓣,倏忽之间,全然盛开。

本专栏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36 18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

她们天真,她们无邪,她们柔弱,她们又迎难而上。她们隐忍,她们悲苦,她们沉沦,她们又柔韧成长……女人的一生,是一首长长的的歌,有悲喜,有跌宕,有回环往复。在或长或短的流年里,丝丝弦弦,都有着无端的意味……
安意若兮,80后老少女,在烟火人生里,以女性视角,诠释她们的流年…… 展开全文
    拼命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