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饼:海鲜的另一种吃法
猫的吃吃爱
2019年7月10日
“ 做籺也是做人,不能以次充好 ”

在早年大火的情景喜剧《我爱我家》里,有一集志国对和平说:“你妈炸了面疙瘩叫你回去吃呢……”说完志国还一顿嘲笑,这就是平民食品,以前都是没钱的人吃的,“穷人乐”。

在广西北海,一把香葱、一抓面粉、几只虾,油炸之后被称为“虾仔籺”的小吃,最早也是来源于贫苦疍家渔民的美食。旧时渔民打鱼,好的鱼虾拿去卖钱,剩下上不了台面的小虾,才舍得自己用来裹腹。单独吃是没有什么味道了,但糊上麦碎屑油炸,食材廉价,制作方便,却成了渔民们既可充饥又可满足味蕾的好东西,一口咬下去,鲜酥香脆,外焦里软,细细的虾须轻轻划过喉咙,有如海边的风轻拂过沉醉的面庞。

其实北海几乎所有的糕点都称为“籺”(he),用北海话来读,类似于电子邮箱地址中“@”的读音。所以,走在北海的老街巷陌,当虾仔籺飘来油香、葱香、虾香,小贩一声绵长的招呼:“嗯——虾仔籺!”那“嗯”字必是拖得很长,如琴弦音般绕几绕才吐尽,意韵十足的一句,仿佛所有的味蕾和食欲都被挑拨了……

可是,大概“籺”字难认,当这种小吃逐渐变成著名品牌,走入更多人视野时,却有了更为人接受的名称—— 虾饼。

然而此虾饼非彼虾饼,最早流行于江南地区的虾饼,由于形状类似腰鼓一样打着皱又被称为“铜鼓饼”,距今已有近200多年的历史。清代文学家袁枚在《随园食单》有载:“虾饼,生虾肉、葱、盐、花椒、甜酒脚少许,加水和面,香油灼透”。

而北海的虾饼裹挟着北部湾海水的咸味,自有其粗犷随意的风味。其中的虾仔,就是北海本地出产的不足成人尾指一半长的小虾,油炸之后十分酥脆,整只虾连外壳吃下去都不用担心虾壳太硬刺嘴。加上软糯的米粉,香软得宜,可以说是北海海鲜的另一种吃法。

这鲜香的虾仔籺对孩子的诱惑最是巨大。每当家里大人去菜市场买菜,孩子们就会软磨硬泡的缠着要买一个回来。而街上摆摊的,三三两两也是上了年纪的阿婆、老妈仔(中老年妇女),只见她们路边架着个油锅,用木炭烧旺,就摆开了阵式。坐在小矮方凳上,一个一个慢悠悠地往锅里放,一个一个熟了就往边上捞,看到路过流口水的小孩,就顺口喊一句:食虾仔籺吧?或者见到大人,就问一句:带二个虾仔籺回去给小孩子吧。一边炸一边卖,完全是一幅悠然自得的市井生活画。

马阿伯也是北海周边卖虾饼的小贩之一。在他的记忆里,上个世纪30年代,大笼籺、水籺、白子籺、叶麻籺等小吃已经在家乡流行,每逢春节,各家各户都会做籺来互赠。“以前的籺是没有虾的,只是用煎猪油剩下的油渣放在里面,但已经很香,很得小孩子喜欢咯!”那时候的马阿伯就是油渣籺的忠实拥趸者,觉得只有巴掌大小、点缀着几粒油渣的油渣籺,是自己童年时代最好吃的零食。

可随着油渣的告罄,马阿伯把眼光投向了那些不用作买卖的小虾,于是“马阿伯牌”虾饼由此“诞生”。因此他很自豪地说:“我不知道其他地方的虾仔籺是什么时候有的,但在我们村里,我是第一个这样做的人。”当时纯天然的小虾处处都是,当它们和面、葱混合在一起,油炸起香,自然是引得村民们口水直流。

马阿伯在集市上卖虾饼一卖就是十几年, 后来,随着马阿伯结婚生子,虾仔籺的生意一度被中断,务农成了他的主业,还好制作虾仔籺的手艺在他的家族中传了下来。小小的虾仔籺,不仅是马大爷改善经济的手段,也贯穿了马家四代人的记忆。虾仔籺讲究用料、油和火候。在马家,炸籺用的料都是好的,这也是马阿伯身体力行教给孩子们的做籺之道:“做籺也是做人,不能以次充好,人必须得务实。”这样的“马家祖训”父传子、子传孙,不但做了出了一代好虾饼,也成就了一代好人家。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47 48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