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每个父母都爱子女的
南唐追夢
2019年4月20日
“ 心若阳光,善良自在 ”

写这个故事时,我其实内心是暴躁的。刚到家,垃圾与苍蝇齐飞,厨房充满着鱼腥味。收拾了一个小时,厨房才算干净点。

我自己在另一个城市工作,周末才回来。 我有时在想,元大爷为什么喜欢我,大概是和他缺乏母爱有关。嗯,事实上,他父母都健在,身体健康,还很年轻。

元大爷身高167,我公公170。正常来说,下一代是高过上一代的,营养物质较丰富了嘛。但在他家,却相反。

元大爷的左脚,从膝盖到小腿那段,是皮包骨,没什么肉的,嗯,我常说,还不如去纹身下,好过斑斑驳驳。一开始认识的时候,他讲给我听,担心我害怕。

后来,我渐渐的了解,原来这其中有段故事。 我家婆,他妈妈,是个爱打麻将的人。说实话在我眼中,除了爱打扮,爱漂亮,就是爱自己胜过爱家人。有时候,我觉得元大爷简直不是他们亲生的。

元大爷三岁那年冬天,阴阴的天气,雨夹着雪,那寒冷,从空气渗进骨头,又渗入全身。当我家婆吃完午饭,就和往常一样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兴冲冲的和约好的人去玩了。至于儿子,她觉得很乖,坐在火炉前烤火,根本不用担心什么。

可能是因为食物太咸,也有可能是天冷想喝点热的东西,三岁的元大爷看到家中没人,就自己爬上桌子去倒水喝。小时的开水壶很大,三岁小孩力气不够,开水壶亲滚烫的水,倒在了元大爷左脚上,因为穿的棉裤很厚,水湿了,湿答答的脱不下来。这是一个不会哭不会叫的小孩,直到接近天黑,我家婆回家才发现,她的儿子给开水烫着了。

脱了裤子,尽管红肿了,乡下的路又泥泞,我家婆就随便抹了点牙膏,也没注意到她儿子身上的滚烫和眼中的痛苦。

半夜发烧没注意,天亮了脚肿了也没注意,直到他摔在地上,才看到脚肿得不像话。这才去了镇上的医院,随便给打了消炎药,还有抹的药膏。

具体的我不大清楚细节,我认识他后,有时他半夜做梦,会喊痛痛,然后会脚抽筋,手心握成拳头,全身曲成一团,有时额头还流冷汗。

我问过我家婆,干嘛不当时马上送去医院,她说也没想到那么严重。

从此,元大爷的左脚,特别是膝盖附近的动脉,静脉,曲成一团,有的就粘在皮上面,如果不是我从小面对病人,也许我有可能害怕。

烫伤好后,元大爷也没得到特别照顾。从小到大,都是瘦瘦弱弱的。他和我说过,他从小有个军人梦,其实很想考军校的。我呛他,得了吧,和平时代军人要求更高的,你符合吗?他默默的点头,我知道,他心中其实有遗憾的。

四岁的时候,他在家门前池塘钓鱼,因为踩空,落水,后来好不容易救过来。可能这原因,他变得特别害怕冷。夏天我开空调,他要盖厚厚的棉被。很少男人像他这么害怕冷。

其他的细节,我不清楚,但在元大爷写的小时成长记忆中,每逢暑假,他就回乡下木屋,一个人煮一锅白粥,也没菜,就加上白糖,这样渡过一个暑假。我问他不厌吗?他没有回答,只是更加的抱紧了我。 所以在我认识元大爷时,他是看起来营养不良的土包子。我看到我家婆时,她是一个脚穿高跟鞋打扮时尚的女人。

即使在我家那么一个姐妹多的家庭,我妈也尽量多养鸡鸭兔子给我们增加营养,有什么好吃的,都会给我们吃。但是我老公家,却相反。

我在去他家后,明白了为什么元大爷为什么假期要回乡下的原因。他的房间,是和鸡在一起的。我去的时候,那房间,是浓浓的鸡屎味。我家婆家公,和我小姑,住的是干净整洁温暖的房子。我老公,住的是关鸡的房间。

那时我很生气,说为什么鸡要放房间。我家婆还说,就只夜晚关,白天都放出去了。那口气,好像理所当然的。

后来,买了套房,县城不许养鸡,这状况才好点。不过,我们也只偶尔回去。我房间的被子,有一股很重的脚臭味。

然而,我家婆一点也没觉得异常。我去过我小姑房间,干干净净没啥异味。得,反正我们也少回去。

我家公家婆常说,男孩要穷养,女孩要富养。

我有时会在想,为什么我老公会如此迷恋我?我大他七岁,也许,是我的霸道,也许是他缺少的母爱。

我会帮他按摩脚,他的脚,很难暖和,都是冰冰的,我的身体很暖和,让他不会那么冰凉。汤水,食物加上按摩,现在,他的左脚,总算有一点点的热度,也有一点点的肉,没刚认识时那么可怕。

原来的他,到夏天都不敢穿短裤。我买了各种运动短裤给他,让他穿。我说没什么的,花大腿并不是你的错。

至于我小姑,真的遗传了我的家婆。爱打扮,家务不做,每次她离开我家,就得彻底的清洁。床底下,阳台,我看不到的角落,有臭袜子,水果皮,纸巾,没喝完的饮料,各种零食渣。

我家公穿的也是很朴素,几十元的地摊货。我家婆,则要好上很多,上千或更多。我不是想说我多好多贤惠,而是替我老公心疼。

有时我吵着说,不想让他们来住。我知道他也为难,中国传统的观念,父母就是和儿子住一起。

实际上,我们也闹过,他父母也不喜欢我们在一起。 我曾想狠下心想离婚。每次他们来,我们就开始鸡犬不宁。我看不习惯他们把脚放在茶桌上,我看不习惯有客人来家了他的还躺在沙发上,或者穿了裙子还双腿分开的坐姿。我也看不习惯,他们翻我的东西,我的房间,他们随意躺。或者,一地的垃圾,天气不好,也有有发霉的虫子。

他们也看不习惯我,青菜煮得多,肉切太大块,不会持家。刀功不好,煮菜不放辣椒,口味不合他们。不合胃口吃的东西,他们会说吃了胃痛。

可以说,互相讨厌对方。只有我家婆,想要我的东西时,才会假装要倒水给我喝。 很庆幸,元大爷的脾气个性没有像他们,要不然,我们早就分手了。

有人说,环境对一个人的成长很重要,但是也不是绝对的。有那么少数人,会不因家庭而影响。现在的元大爷,尽管工作多年,内心依然很阳光,好过我很多倍。让他保持吧,我就这样想的。

20 25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