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九:“重男轻女”的争论
后桌学霸
2018年10月11日

      年前我和陈桑商议好了,这个春节就在外面凑合了,等到年初预产期将至再回去。一是免了来回奔波,二是春运实在太嘈杂,我挺着个肚子,何必去凑那热闹。

      杨扬和李飞回广西了,整栋楼里又只剩我和陈桑俩人。但这回不同,我一点都不觉得冷清和孤独,我总觉得心里暖暖的,特别踏实。小东西虽然还在我的肚子里,但我仿佛能感觉到他在不停的跟我们交流。这下我算是明白,什么叫拥有了你,便拥有了全世界。

      除夕傍晚,陈桑乘着一辆三轮车回来,我欣喜的冲下楼,发现车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烟花炮竹。

      “买这么多烟花干嘛?”

      “废话,当然拿来放啊,难不成吃啊?”

      陈桑把车上的烟花一个个卸到地上,漫不经心的答我。

      “那也用不着这么多,浪费钱。”我嘟着嘴嘀咕道。

      陈桑把钱付给了三轮车司机便打发他走了。

      “还不是你喜欢这些嘛,花点钱就花点钱,这大过年,咱一家三口都得高兴。”

      我偷偷的扬起了嘴角,嘴上停不了教训他,心里还是乐呵呵的。

      晚上,陈桑把饭桌移到了窗口,我们一边吃饭,一边欣赏漫天的烟火。

      桌上摆了五个小菜和一个汤,我听我阿奶说,年夜饭的菜数也是有讲究的,我们今天的菜加在一块刚好六个数,俗称六六大顺,这兆头,一听就吉利。陈桑还特意买了一瓶红酒回来,有点小贵,他说喝到我肚子里面的,贵的东西放心些。

      我学着电影里那些个高贵优雅的女人缓缓摇晃着高脚杯,仰着头轻抿了一口:“恩,味道不错。”

      “你看你那副样子,还真拿自己当名媛了,你还是吃猪大肠的样子我看着比较习惯。”

      说着,陈桑往我碗里夹了块爆炒大肠,笑的一脸的玩味。

      我一时觉得甚是丢脸,合着我在他心里就是个吃猪大肠的命,姥姥的,那我还是安心的吃我的大肠吧。

      我低着头狼吞虎咽,刚才的淑女气质顿时烟消雾散:“不够辣,你明知道我爱吃辣的。”

      “少吃点辣的,对孩子好,哪有孕妇像你这么吃辣的?”陈桑黑着脸训我。

      “是啊,我也觉得我吃辣有些过分了,人家都说酸儿辣女,我肚子里不会怀的是个女儿吧,怎么办?”

      我一时间只觉得了无生趣,整个人都焉了下来,我把下巴磕在了桌子上,若有所思的打量着陈桑。

      “女儿怎么啦?女儿不是你亲生的啊?”

      “那总归是男孩好,生了男孩,我们一家人都高兴。”我自顾自的说道。

      没想到,这句话却触怒了陈桑,他仰着头把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酒杯和玻璃桌面触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

      “林夕,我警告你,你最好不要用这种心思对待我们的孩子,你少听一些你妈给你灌输的那些旧社会思想。”陈桑鼓着眼睛死死地瞪着我,那模样,仿佛要一口把我吞进肚子里才能泄愤。

      “什么叫我妈给我灌输旧社会思想?你就不能理解理解他们老人家,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偏激。”

      我亦是气势汹汹,丝毫不肯退让。

      “算了吧,就你们家才会有这种想法,我妈我爸可是清清楚楚跟我说了,男女都是一样好,他们都疼。”

      “我又没说女孩子她们就不疼了,只是说生个男孩更好些,那......”

      我一时气急,自己想说什么完全表述不清楚,这在陈桑眼里,那就是心虚。

      “我懒得跟你吵,我吃饱了,下去把烟花放了,你慢慢吃。”

      陈桑强忍着怒气,放下碗筷跑下了楼。

      我坐在那里,只觉得哪哪都不顺畅,再看看这一桌子没动几口的菜,心里越发的烦闷,好好地年夜饭,非得被我俩吃成这副样子。

      半晌,陈桑点燃了烟花,绚丽的烟火一跃而上,照亮了一整片夜。我看着那耀眼的彩色在半空中渐渐湮灭,心里的烦恼也随着它一同被燃尽。我做了个深呼吸,一阵浓烈的烟火气袭入鼻腔,罢了,还是老老实实吃饭吧,这过日子,哪有不磕碰的,这可是我阿奶的至理名言......

      本专栏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31 26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

  希望看到故事的你是幸运的!
  有没有那么几个人,纵使时光荏苒,他们总在你的记忆深处驱散不去,他们或许是你曾经的爱人,亲人,挚友...那些你曾经深爱过的人,如今还陪在你身边吗?
  写这系列故事的时候我是痛苦的,因为故事里的那些人早已远在天涯,那些我爱过恨过的人,那些铭记在我青春里的人,时过境迁,他们早已纷纷离我而去...... 展开全文
    拼命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