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吃过干燥剂你信么
宁辰公子
2019年5月22日
“ 怎么后来就长歪了呢 ”

你说石头阿姨非逼着我写这个主题不是赶鸭子上架吗?人家明明还是个孩子(手动捂脸)

我还是只能写我自己!

好像有几个妈妈写了小孩子吃饭这个事,我就想说一句这个事在我小时候根本就不是事!

因为我小时候太有自知之明了,我妈那个时候虽然已经有了我姐姐了,但由于我姐是我们这个家族的第一个孩子,十几个人围着,我姥姥的口头传怀抱,根本不要我妈操心,所以对于带孩子来讲她还是个小白,没有丝毫的经验和耐心。但我不是超生的嘛,不敢回家,就只有我妈一个人对付我了,所以我要是还像我姐小时候那样夜里不睡白天睡,就我妈这个燥毛脾气估计早把我提腿扔出去了!

所以我很省心,我只要吃饱饭就呼呼的睡!

每天还定时定点的一天三顿跟大人似的准时,我妈只要给我喂饱奶换了干爽的尿布,往床上一扔,跟土坷垃似的一会就睡着了,贼省心。

如此能吃能睡,肯定长肉啊,我于是一天一个样的长,几个月大的时候坐在那里如同一尊弥勒佛,胖得都看不到脖子,我六叔都说我:“你看你那一摊!”

学走路的时候人家小孩都是往前倒,我不,我屁股又大又肥,重,每次摔倒都是吧唧一声坐地上。

这么胖也麻烦,第一买不到裤子,那个时候不像现在你再胖网上也能买到,我妈于是在街上买了两条裤子把其中一天裤腿裁开,用另一条裤子拼上去,我才能穿上。

我不光胖,头还大,我妈买的套头衫我都套不上,我姥姥就在一边剪开个口子我才能套上。

帽子也买不到我的号都是带绒线帽,有弹性,我爷爷一度怀疑我脑积水,有病,头太大,让我妈带我去医院看,但看了之后一切正常,我那个时候就是一个特大型号的巨婴。

会走路了胃口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只要是吃的不管好不好吃我都来者不拒,一点不挑食,香菜大葱的那都是上小学以后的事,而且还不知个饥饱,经常吃撑,毫不夸张的说我两岁时的饭量直逼我六叔,有时候比他还能吃。

所以人家小孩都是怕吃不饱,我姥姥都怕我吃多,因为吃撑了就会肚子不好又拉又吐,于是吃个半饱就不给我吃了,这样一来我更是饥不择食:香皂沐浴露花露水风油精洗面奶雪花膏干燥剂煤球.......

我都吃过!是不是很命大?

我妈骂我饿死鬼托生,什么东西都放的高高的让我够不到还是防不胜防。

但最后我败在我妈的一道黑暗料理上。

那次不知什么节,我妈亲自下厨房照着食谱做寿司,然后我妈的厨艺众所周知,除非不做饭,难得做一次饭震惊四座,让你终身难忘。

我当然是第一个吃螃蟹的,那是我一生中吃过最难吃的东西,那种味道太特么难以言表了,海苔的腥气被我妈卓越的厨艺发挥到登峰造极,吃完后我整个表情都doge了,呕都呕不出来,喝再多水都冲不淡的味道,感觉口腔瞬间变成海难后的大海,劳资毕竟还曾经是一个喝巨苦的十滴水都面不改色的大神啊!

后来寿司成了我一辈子的阴影,真的巨阴影。我一个连煤球都能嘎嘣嘎嘣下去的人,就败在了这个玩意上。

当然我尝完之后没有第二个人敢再吃一口了,他们的推理是:连这货都不吃的东西,那得有多难吃?

后来过两年我上了小学后就渐渐挑食这不吃那不吃,吃顿饭也得三请四叫的才下楼,每到这时我姥姥就会感叹我小时候的乖。

我一边嫌弃的往外面挑葱一边怀疑的问:“那是我吗?我有那么乖吗?”

怎么后来就长歪了呢?长的越来越不随我了呢?

嗯,肯定是因为我吃了干燥剂。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一起聊聊孩子的那些事

54 86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