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16
喜欢 38
故事来自主题: 说说你在群里经历的那些奇葩事儿
亲戚群的群主不好当啊
00小金鱼00
2019年11月12日
“ 五一时老张开了几罐啤酒,说是过年的存货 ”

好像是2015年,春晚联合微信、QQ和支付宝发起了全民抢红包,我记得有个集五福活动,一下子就让微信和支付宝红透了半边天。张小鱼至今也认为那是亲眼见过的最好的一次营销活动,没有之一。

那年年前,为了抢红包我还给我妈买了部智能手机,虽然仍是算老年机,反应慢,但每次抢个几毛几分还是能应付的来。老张冷笑着给下了结论,为了抢9块71花了500多,你和你妈都特么病的不清。我妈年前年后总共抢了春晚活动的9块71,是全家人里抢的最多的。

我妈智能手机也只充了一次话费,她说家里的座机不花钱的。手机变成了我妈躺在床上看时间的玩具,后来不小心掉到了床缝里,至今还安静地躺在床下休息着。

我姐的第一部智能手机也是年前有的,她咬牙掏了两千买下了儿子手里的那部旧手机,然后逼着张小鱼手把手教她如何看朋友圈、如何入群、如何聊天、如何建群,再然后就建了她人生中的第一个群,群名好像叫“老张家”,记不太清楚了。

“老张家”在年前达到了空前的火爆,我姐居然笼络来了四十几个亲戚,连我妈的那部手机也在里面,我姐给取了个“老佛爷”的名号。老佛爷可不是平白无故就叫得,每年初一或初二,我妈家就成了所有亲戚一年中唯一一次聚齐的地点,乌乌泱泱地塞满了两个屋子和客厅。

以前亲戚来拜年,手里拎两样超市买的东西,我妈嘴上说“来就来了呗,还拿什么东西”,手里却忙不迭接过来,顺手递给了老张。所以,过年间家里收的大箱小包老张都仔细地码到楼道楼梯下的隔间里,具体有什么和有多少我们也不知道。只记得有一年过五一,老张开了几罐啤酒,他说是过年的存货。

收礼也要回礼的,亲戚家的孩子,主要是还在上学的,我妈会按着远近亲疏包了红包,上面认真标注好名字,多的二百,少的五十。孩子们接了红包立刻做鸟兽散,屋里的人太多了,连个落脚的地儿都没有。

“老张家”的群在三十那天晚上热闹非凡,相互祝福拜年中玩着10块5块的小红包,还顺道把今年聚会的时间定了下来,初二“老佛爷”家不见不散。

说话间大爷家的二哥扔出了个红包,上书“老佛爷专享”,我妈屁颠着打开,原来是二百的大红包。老太太赶紧让我姐给人退回去,这怎么行,哪有玩这么大的。

二哥在群里解释说,初二过去的时候就不给您买东西了,拎着累人,而且不如红包实在。

一个人这么做了,其他人也就跟着,一时间满屏的红包雨纷纷落下,可有的就没写专享,也许是图省事儿吧,又也许是不会写。小舅的红包就没写,不仅没写,还分成了十份,我妈就抢了个6块8。

小舅的红包并没剩下,有孩子抢了,也有大人抢了,小姨家的大虎最幸运,点开了竟然有70多。大虎连连作揖,看没看见,还得是我舅舅,真大方。

小舅和小姨两家素有隔阂,原由在小舅妈身上,她看不上小姨一家人,总说她们家是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我妈调节了好多年,两家人也不见怎么亲近,反倒是这几年越来越生分了。

大虎刚夸完小舅,小舅妈就不乐意了。

大虎,那是给你大姨的红包,这你也好意思抢啊,怎么还不如你家阳阳懂事。阳阳是大虎的儿子,十四岁,上着初中,抢了小舅红包的人里没他。

小舅妈的一席话很不中听,不仅骂了大虎,还顺带骂了所有抢小舅红包的人,一时间,“老张家”的群凝固了。小舅估计是挨了小舅妈的骂,居然也是一声不吭。

到底是我姐厉害,拿过我妈的手机就给小舅妈私发了个200的红包,附上一句:初二您别过来了,免得尴尬。

小舅妈收了红包,初二时也真就没过来,小舅自己拎着一盒礼物进门时,被我妈好顿埋怨。

大年初一的下午,我姐宣布“老张家”的群寿终正寝,把群里的人一个接一个踢了出去。有人问及理由,她语音回道:还是留点相见时的面子吧,亲戚群的群主不好当啊!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留言 16

更多故事

    作者简介

    • 0关注
    • 0粉丝
    • 0故事

      推荐主题

        南瓜屋公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