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同是北京漂泊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悠然小弟
2019年4月20日
“ 人们都说北京是个冰冷的城市,我没觉得。 ”

当张雀提出经常聚餐时,小妹先是支支吾吾半天,终于开口说道:“我就不参加了吧。”

“为什么?,我们吃饭,你不参加多尴尬。”张雀有些不悦,大家也纷纷投以疑问的眼神。

“我就不参加了”小妹红着脸再次小声说道。

本来很热闹的氛围瞬间冷却下来,这时,山子打圆场道:“人家小姑娘胆小,哪跟你这东北老娘们似的走哪都自来熟”。

大伙一阵哄笑,张雀也不再计较眼前的一丝不快,忍不住笑道:“你TM说谁老娘们呢?行啊你,一会儿回屋再收拾你。”

小小的插曲没有影响我们的兴致,那天晚上,我们聊到很晚,大概是我们年龄相仿,又同为北漂,虽然相识不久,但聚在一起却有说不完的话题。

后来,我们终于知道了小妹为什么不愿意让大家加她微信,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微信,我无意中发现,她的手机竟还是老款的翻盖手机,猜得出来买它是图便宜,因为手机看上去还是崭新的,显然刚买了不久,那时候智能手机已经大范围普及,只是价格高于传统手机。

而且,小妹之所以不愿参加我们的聚餐竟是因为回请不起,丽丽告诉我,他看到小妹经常煮一碗清水挂面,然后为了不让大家看到,偷偷端回卧室里吃,有时一天三顿都只吃这个。

丽丽没好意思当面说起,就买了许多鸡蛋和香肠放在厨房,还趁小妹在的时候,跟我们大声招呼:“我买了鸡蛋香肠放在厨房,大家随便吃啊。”

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没再跟她提过加微信和AA聚餐的事情,只是每天不论谁做饭都会喊她来一起吃,至于之后的聚餐,当然也少不了她。

帮助别人容易,可既要帮助人还要顾全别人的尊严就难了,我不太会像别人那样说什么人多热闹之类的话,就只是在吃饭时跟她直言:“你还是个学生,哪有闲钱请我们吃饭,你现在就只负责吃,等以后毕业了再回请我们吃大餐就好。”

事后丽丽埋怨我:“你哪能那么说啊,小妹多难为情啊?”

我也一直有些后悔自己说的有些直白,直到小妹一次酒后的真言:“其实我知道你们大家都在帮我,我每次摊的水电费都比你们少,厨房里用不完的鸡蛋香肠和冰箱里的速冻饺子。”小妹看了一眼客厅茶几上的收纳盒,“还有那放的几个旧手机,我都知道,我真的非常感谢你们,人们都说北京是个冰冷的城市,我没觉得。”

从我知道小妹没有微信那天,我就把自己的一个淘汰下来的旧手机放在那里,想着如果她想用就随时拿去好了,让我感动的是,我注意到那里竟然已经有了四个手机。

想到自己初来北京时的样子,我玩笑道:“真羡慕你们啊,这么年轻就认识我了,哈哈!”

大伙齐刷刷发出鄙视一声的“咦~”,然后笑得前仰后翻。

从那以后,大家对小妹更加照顾,只有性格豪爽的张雀总是不习惯她磨磨唧唧的性格,但也从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背后跟我们抱怨几句而已,小妹也偷偷告诉我张雀总让她感到害怕。

张雀向来嗓门大,脾气直,是典型的东北性子,小妹是性格温婉,又有些内向,我想,性格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刚开始接触有些不适应也很正常,那时我没想到是,这样小小的小结竟越来越膨胀,直到最后她们两人彻底决裂。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33 32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