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上,车轮陷进了水田里
罗击
2019年6月16日
“ 我们不约而同地从口袋子里拿出钱 ”

吃过饭,我和李师傅说,我们回去吧,这还有几百里路程呢,到家也不早了,我们得快点走。李师傅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我有些迷惑,便问他怎么回事,他迟疑了片刻说道:我想带点货回去。

我心里有些不快,找李师傅拉这趟货,来回的费用,我是全包的,就算是空车放回去,他也并不吃亏,他想顺便再带点货回去,挣双份钱,我倒是可以理解,只是此时天色已晚,再去找回去的货源,然后再装货,这一路耽搁下来,等到家时,怕是天要亮了。

李师傅说,你在车里睡吧,我后座位上有被子,你在上面睡,我不让你烦神,我自己找货源,装车。他这么一说,我倒也不好硬坚持不让他带货了,毕竟以后发货,还得用他的车子,再说他想多挣些钱,也是可以理解的。谁家没有老小需要养活呢。

李师傅让我在车子里坐着,他出去找货源,可我哪能坐得住,就跟着李师傅来到货物市场,进市场一看,很多家都已关门,我们绕了两圈,也没有找到有需要往我们那方向去的货源,就在我们要离开市场的时候,一位夹着个公文包的中年男子来到我们面前。

我们双方道明了意图,原来他是来找顺风车,想连夜赶到丰岩,丰岩正是我们那的木材模板市场,李师傅一听,此人要去丰岩进货,心中十分高兴,便向他谈妥只要拉货用他的车子,便可免费坐他车去丰岩。那中年男子当然乐意:我还正愁去了丰岩不好找车呢,你这一说,我求之不得。

中年男子名叫高玉先,他介绍说,他长期从事木材模板生意,这次到丰岩是一位朋友介绍的,我们三人上了车,李师傅心情大好,他对我说:你坐后排吧,要是想睡,随时都可以睡会,高玉先坐到副驾驶室里,一路上,李师傅口里象抹了蜜,一个劲地夸着高玉先:什么事业有成了,一看就是个大老板啊,等等!

听着他俩热热乎乎地聊着,我也不便插嘴,歪到座位了,盖上被子,不一会就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感到车子行驶得不似以前那么平稳,我这人出门历来惊着心,一感到车子有些异样,我立即惊醒了,我抬头一看,只见高师傅手搭在方向盘上,身子有些摇摇晃晃,坐在副驾驶室的高玉先,歪在靠背上的,似乎是睡着了。

我心里一惊,瞬间感到危险将至,我忙叫道:李师傅!李师傅!高玉先一骨碌坐起来,转眼一看,大惊失色,他大叫道:李师傅!李师傅身子一抖灵,忙紧抓住方向盘,但此时他似乎神志并没有完全清醒一样,他来了个猛一刹车,紧接着又猛一下打方向盘,车子瞬间脱离了正道,向路边的水田驶去。

此时我心里提到了嗓子眼上,我心想:坏了,要出事了!高玉先几乎站起来,他大叫,“往右往右!”李师傅又一打方向盘,紧接着又是一个急刹车,但车子的惯性却使得车子的前左前轮从路边滑向了水田里。就在那一刹那,我死死地抓住后靠背,以防身子向左滑行。

万幸的是,车子不动了。我们三个从车子里出来,检查了一下车轮所陷深浅,看水田并不太深,车子也只略有些倾斜,高玉先说,先不要动车子,我们先去找几个人过来从后面推车,以防贸然发动车子,会使车越陷越深。李师傅很赞同高玉先的提法。

于是,我和高玉先,向路边的一处民宅走去。这家男主人看上去四十岁左右,此时正在院中堆着柴禾,我们向他说明来意,那人说,你们等着,我给你们叫几个人,接着就打了一通电话,不一会,四位中年人就到了这里。

我们把他们带到车子旁边,李师傅发动车子,大家从后面把车子向上推,人多力量大,不一会,车子就上了道。我们叁几乎是不约而同地从口袋子里拿出钱,塞向那几位村民,可他们说什么也不要,一个个大步流星地消失在黑夜里。

我们想买点礼品送给这几位热心肠的村民,可走了一圈,也没有发现有商店。高玉先说:不急!明天我和李师傅还要走这条路,明天到了镇上,我们买两条好烟,再买几瓶酒带上,路过这地方时,给他们送去。我和李师傅齐声说:这主意好!

重新坐到车子,李师傅说,我刚才实在是太困了,差一点出了事故,我心里暗想:若不是睡梦中感觉到车子走得异样,惊醒了,这会是一场什么样的后果呢。

33 40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