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高考——永留心间的遗憾
木子美_2019
2019年6月6日
“ 在人生最重要的一役中败北 ”

1999-2019,时光如梭,一晃,就20年了。

这20年间,常常为当年的高考遗憾,没有考出自己应有的水平, 在人生最重要的一役中败北,不能不说是人生的一大遗憾。

今天,将这种遗憾用文字梳理一下,也算是对这个遗憾有个收束、有个了结。

那时,我一直有痛经的毛病。很痛很痛的那种,一来大姨妈就会死去活来,小腹坠疼,需要不时地去厕所蹲,脊背冒冷汗。这样的痛要持续一天甚至更久,我妈一直安慰我说,长大结婚了就好了。于是,这种痛就一直忍着,忍无可忍,仍需再忍。

高考前,听别人说有一种针剂,可以打一针推迟时间,可是那时候我的例假一向不准,也没有办法打,也担心打了会造成生理紊乱。

然而,真是“怕处有鬼,痒处有虱”。正当我担心大姨妈会提前来的时候,它竟然在高考那天不期而至。我大早上地发现来了之后,心情无比低落,沮丧极了。老天真会跟我开玩笑,偏拣这个时候让我最痛恨的痛来骚扰我。

早上,我就跑去校门口唯一的小诊所里去买止疼片,可是我们班上一个男生正在那里输液,我就没好意思张口。现在想来,买个止疼片怎么就会不好意思呢?真是搞笑。但当时确实是不好意思跟人说来月经了需要止疼片,可是当时为什么就不会直接说买止疼片呢?

我讪讪地离开,然后又心怀怨愤地走上考场。

考试时,冷汗如雨下,我左手死命摁着疼得几乎让我抽筋的小腹,一只手在刷刷地答题。

考试结束,我就知道,我考砸了。

回到学校宿舍,我躺在床上,拿被子蒙头哭泣。好朋友婷来找我,被我吼走了。

我沉浸在痛苦里不能自拔,我不知道未来的路在哪里,如果考不上那怎么办?高一曾老师写在通知书上的“有望考重点大学”的话简直就是绝妙的讽刺。高三时二模考试年级第二名也绝对是个陷阱,它让我麻痹,它让我心怀希望,飘在云端,身体又重重地跌落在地上。

好友萍说有人在外面等我,让我跟他出去。她买一个西瓜,又帮我借了一把水果刀。我知道,是他。

20年了,我早已不记得我们当时是怎样拿着西瓜和一把长长的明晃晃的水果刀去到学校后面的树林里,我甚至记不清那是上午还是下午,只记得没有别人,只有我和他。

他是我的初恋,在高三紧张备考的最后一个月,他向我表白,我竟然没有拒绝他,现在想来,也是一直对他心存好感吧。我们分吃了那个瓜,几天来,我的脸上才有了一点笑意。

高考成绩揭晓那天,我和婷一起去学校看成绩。我连看成绩的勇气都没有,真的没有,婷帮我看了成绩。我581,她657,他647。我的成绩只能报专科,那年的分数线我早已忘记,只记还有一个同学609分就考上了当时河南省内第一年办的河南职业技术师范学院(本科)。

后来,我读了南阳师专,她读了河南师范大学,他读了河南中医学院,并且一路读研读博、博士后出站。而我却从事了一份中学年代里心里口里最不想从事的职业——教师。人生从此走上了不同的道路,和朋友和初恋已经多年不联系。

20年了,遗憾一直在心间,我也该好好跟这份遗憾告别了。

3 5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