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房子
蓝道大叔
2019年5月14日
“ 疯狂过后一地湿漉漉的鸡毛 ”

说起买房这个话题,我有资格发言,也很有兴趣聊一聊我的买房故事。

第一次买房是2006年初,我和霞处对象不久。霞的家人很反对我们的结合,这傻姑娘为此绝食抗议了三天,直到家人松口,勉强同意我上门面谈。反对的原因有二,一是我家太远,婚后闺女回家一趟太难,二是他们对我不满意,我的经历很不堪。

新姑爷第一次上门,并未获得传说中的那些礼遇,岳母拉着脸转着圈地端详着我,脸上找不到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的神情。

岳母对我提了几点要求,最核心的一点就是必须在他们市里买房。岳母直言不讳地告诉我,房必须落霞的名下,万一我和霞的婚姻真要有个三长两短,霞今后回家至少还能有个窝。

当时鹤岗的房价和如今同样便宜,我买了一套八十多平的两居,每平米一千出头,如同前期网上所传,直到十多年后的今天,房价依然是在我的成本价附近徘徊。那次买房很简单,霞带着我去了他家附近的一个期房楼盘,没有预售许可证,也没有正规的购房合同,仅仅一张收据就完成了所有的购房程序。

在网上得知买房要看预售许可证,还记得当我提出此要求时,售楼部那位胖大姐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我,霞赶紧把傻子拉走,这地方没那么正规。

第二次买房是2016年八月,儿子学校的老师在群里发通知,非京籍小孩今后要在北京上初中必须夫妻双方在北京缴纳五年以上的社保,还有一些别的限制。那些条件我们无法满足,就算是满足了也最多在北京多读三年,迟早都要想办法。我们准备在北京周边的河北县城买房,把孩子的户口也迁过去,这样就能解决了孩子今后的上学问题。

了解的周边各县城的房价后,我准备把房买在涿州,当时北京周边各县房价暴涨,唯有涿州尚未疯狂。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买房的繁琐,找熟人,网上看房源,联系卖房中介,现场看房。霞办事雷厉风行,没几天我们就选定了一套九十来平的两居,房价七千出头。就在我们买定离手后的第二周,房价上涨到八千五,半个月后九千五,一个多月后的国庆节,一万一,且多数开放商都封盘待涨。到了第二年年初,随着雄安新区的崛起,该地房价飙升到历史最高价的一万七八左右。这一次买房,我们赶上了最后一班车。

2017年4月初,国家宣布成立雄安新区,当晚,我和霞商量着去做一次房产投资。雄安新区成立的新闻播出的当晚,我们便在网上了解当地的房价和搜索房源。通过网上的买房信息我们新认识了一名姓黄的房产中介,那一夜,雄安当地的房产中介都通宵达旦地工作,就连周边其他城市的房产中介也加入到帮客户联系房源的队伍中。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接到这位小黄的电话,她刚联系到一个开发商的楼盘,楼盘在雄安周边的白沟,均价八千左右。要知道,在雄安新区政策出台之前,白沟的房价仅为四千左右,一夜之间便翻了一番,且一房难求。房源太紧缺,小黄让我们尽快汇过去五万的定金,否则该房源将很快售罄。

我和霞去了银行,火急火燎地按照对方提供的户头汇去了定金,然后开车去往白沟,我们准备在白沟看完后,再去雄安三县。前往雄安方向的车辆络绎不绝,部分地段甚至出现了堵车的情况,都是和我们一样试图参与炒房的投机者。

到了白沟,我们先去了已支付定金的房产销售公司,公司的大厅里人流如织,喧闹无比。有了解房源房价的,托人走关系的,还有不少当场签订购房合同的。我们在公司得到了购房定金收据后,该公司告诉我们,楼盘会在当晚七点定价,八千只是一个初步价格,届时再根据情况调节。

借着等待公司售房的时间,我和霞去了不同的房产销售公司,每个公司的情况都一样,疯狂的购房者把公司大厅挤得水泄不通。我们还去了头一夜在网上找好的二手房源,网上标定的售房价格几乎都以翻倍,或已经和他人谈好了买卖意向。

当天,白沟所有出租车价格也上涨,只要是外地口音,一律不按打表价格结算。晚饭时,我和霞找了一家小饭店准备对付一口,饭店告知菜谱上的很多菜都没有了,因为前来吃饭的购房者太多,饭店的准备不足。

这疯狂的房子呀!

当晚,房产销售公司的楼下堆满了已缴纳定金的购房者,我居然还看到了两个熟人,寒暄片刻后,都无可奈何地摇头感慨。公司不远处停着警车,公司的大门紧锁,大门上张贴着政府贴出的封条,为了稳定房价,雄安以及雄安周边的所有城市,都严禁买房炒房。不少身着工装的售房人员穿梭在人群中,告知购房者晚上八点去某写字楼,为了躲避监管,公司把售房现场换到了它处。在问及具体房价时,销售人员表示,公司会以拍卖的形式来售出房源,起拍价一万五左右。

这个价格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期,再加上形势的不明,我们准备退出这场疯狂的闹剧。

当晚,我和霞驱车回到了北京,此时网上已经传出种种消息,雄安及雄安新区附近的房产交易被冻结,所有的土地和房产交易不予过户,甚至所有房产开发商和销售商的银行账户全部冻结。这政策如一盆凉水,彻底浇灭了所有购房者心中的火热,疯狂过后一地湿漉漉的鸡毛。

接下来就是退定金了,通过小黄,我们联系上了房产公司的财务。财务表示,因为公司账户被冻结,每天只允许不超过十万的资金进出,公司只能陆续将定金退还给我们。按照这个退款速度计算,要退完所有人的定金,估计需要一年半。

我们在网上找到了该公司的购房者,建立了一个退款维权群,群里有二十多人,陆续也有人获得了退款。我们向已经获得退款的购房者求教,得到了该公司一名副总的电话,经过和副总的一番沟通,两个月后,终于得到了退还的定金。

我以为在孩子长大之前家里不会再有购房的意愿,上个月,霞听说天津的高考录取分数线很低,为了孩子的未来,她准备再折腾一次,把孩子的户口从涿州迁到天津。我们找到了能帮忙办户口迁移的朋友,但是不管用那种方法落户,买房都是必须的事儿。

真不想再买房!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63 42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