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单田芳先生
声动懒人
2019年5月10日
“ 仗敬亭之艺,传千古文章 ”

人总有生老病死,本是尘世间注定的宿命,没有什么可唏嘘的,但惊闻单老先生驾鹤西去,还是难免心中悲戚,巧合的是当日下午正与友人在我的办公室里谈论老先生的版权问题,谁料十分钟后在电脑上就惊闻噩耗!

2006年,我有幸与单老先生相处数日,细细回想,音犹在耳。。。

那一年的夏天台里组织去港澳旅游,领导盛情邀请了单老先生,因为台里与老先生有诸多的合作,也算是进一步增进双方的感情吧。

老先生腿脚不便,于是我就负责搀扶怹,并经常与怹在允许吸烟的地方喷云吐雾,当时香港许多场合已经开始全面禁烟,我们经常得寻找半天才可以找到个吸烟的场所,当时怹抽万宝路,并说就这个烟还可以凑活抽,而怹在家的时候还是会卷烟叶子抽的,当时我听完后感觉很是震惊,这么大的艺术家确依然保留着质朴的生活习惯,实属难能可贵。

旅行中当看到一座小山的时候,怹忽然挺住了脚步,沉吟了片刻忽然说:哎,那时候年轻,争强好胜啊,我们哥几个打赌,看谁先跑上山头,我做事就是不服输,撒丫子就开撩啊,到了山头那一身的汗啊!哎,现在。。。

时至今日还记得怹眼里那依然果敢决绝的目光。

过了片刻,怹忽然又说:老爷们做事就得有股子狠劲,要不然那是啥也干不成啊!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现在回想这话语里应不仅是关于爬个山那么简单,怹一生坎坷,受尽了屈辱,怹的声音传遍了大江南北,炎热的午后,北风呼号的夜晚,多少人守着收音机收听那充满了魔力的声音,什么叫一个好的说书人?从你耳畔飘过一句就能深深的把你抓住了,这就是本事!

在澳门码头有说不好普通话的听众能认出单老先生,兴奋的上前与怹合影,我想单从这一件小事上就可见怹的听众到底有多少,分布有多广,我等晚生后辈除顶礼膜拜之外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12年过去了,中国会说评书,能说评书的人已经寥寥无几了,这门古老的传统的艺术似乎已经离我们渐行渐远,真的到了必须再次依托新兴媒体来助力的时候了,一如1937年连阔如先生开辟了电台评书的先河,载体变化了,但受众一直存在,我们应当将目光聚焦于移动音频平台,说新书,加快评书的节奏以适应当今受众的口味,作为一名评书爱好者我殷切的盼望评书能再度辉煌,我们的耳畔能再出一批名家大家!单老先生当会欣慰于九泉。

我与关勇超先生私交甚笃,兄弟相称,我们曾经相约谁收徒弟都必须到场,他去年年底践行了承诺,我其实更加期盼他能开山门,多收徒弟,把评书艺术传承下去,同时也更加希冀他能多录书,录好书!单老先生西去后次日清晨我给他发微信表达了我的心愿,他的回复为:谨记在心,唯有努力!

仗敬亭之艺,传千古文章,一桌一椅,庙堂之高,江湖之远,忠奸善恶,侠义英豪,纵横捭阖,惟愿天堂里回响着单老先生亘古一人的声音: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7 3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