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55
喜欢 64
故事来自主题: 【北京电台征文第五单元】毕业季,最难忘的校园往事
难忘的“黑色”入学季
溪流东去
2019年7月5日
“ 三个月的强化训练终生难忘 ”

对我来说,学生时期最难忘的要算是军校生活了。

小学时期在本大队学校读书,除了生活条件艰苦校舍破旧也没什么好说的。中学时期,开始了住校生生活,除了读书还是读书,可谓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也没什么好谈的。

军校生活不像地方大学生那样,我们院校是清一色的男学员,不会存在地方很多大学生那样谈恋爱泡网吧,除了学习,就是训练。大的活动就是每年的一次阅兵、运动会,还有一两次的歌咏比赛。

军校没有普通大学的浪漫风雅,有的只是直线加方块的拉直绷紧。我们每天像是被压进枪膛的子弹,时时处于待发状态。

在军校三个月的强化训练期对每个学员来说都会终身难忘。除了超强度的体能训练和军事技能训练外,还有大量的军事理论课程,还要学很多战术指挥、组织管理、政治工作等方面的东西,学习压力之大是地方上那些大学生不能比的。

军校学员谁也逃不过入校后的三个月的强化训练,跃不过去的就得打背包走人,退回老部队。我们每天心里都是七上八下的,后来学员们便把这三个月戏称为“黑色”三月、戏称我们的军校是地狱是兽营。

下面信手掂来的几件难忘的经历,就足以说明军校的严厉和紧张。

(1)

抽烟对烟民来说更是一种严峻的考验。学员是不许抽烟的。

对于那些老烟鬼来说真如入白区,整天玩地下工作,东躲西藏。许多时候,烟刚点着遇到点风吹草动的,马上赶紧隐蔽转移,有时候还特意几个烟民安排个岗哨担任警戒。

常言说得好,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尽管烟民想尽办法不让发现抽烟,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呀?结果有次因为烟民的大意,让我们班都曾付出过沉重的代价。

那是在我当副班长期间,有一天队里检查内务卫生,我也是一时大意,检查没有到位,结果中队在检查时,队长在一张床的支架筒里摸到了两个烟头,这下麻烦可大了。

上完课我们回到宿舍楼,第一反应就是看中队门口的黑板。这是我们学员每天的习惯,到宿舍楼第一件事就是看这里有没有最新动态、通知和内务卫生检查情况通报。内务卫生每天或不定时的队里组织检查,大家都比较关心这个。

我扫了一下黑板,一看到我班内务卫生评比分很低,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坏事了,急忙跑到宿舍,看到队长正站在我们班宿里,脸上是阴云密布。我们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心想哪里出了问题让队长老人家生这大气?

队长板着面孔向我们说了检查卫生的情况,说:

“现在我向你们宣布队里的处罚决定。

第一,取消你们班一个月外出名额;

第二,每人写三千字检查晚上熄灯前交到队部;

第三,打背包连续三个中午大操场跑10圈。”

队长话音一落,我们一个个都傻眼了,怎么会处罚这么重呀?心里虽然抱怨但也不敢流露出来。取消一个月外出没什么,写三千字检查也好对付,可连续三个中午打背包绕大操场跑10圈那真不是开玩笑的,哪次跑下来也得像水洗一样呀。

到了第二天,我和班里的同学刚吃完午饭回到宿舍,一看我们高队长果真在班里站着。虽然他什么也不说,我们还是一下子都明白了,看来这是要动真格的了。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遵照执行吧。

就这样,我们打上背包,班长带队到大操场跑步去了。

这还不算,队长大人还亲自到大操场监督,你说你想偷懒?那可是门都没有!

可以想像一下,夏天的中午呀,正是太阳毒辣辣的时候,等我们跑完十圈下来,像在水里洗了澡一样,浑身上身衣服都湿透了,下边的裤子湿了大半截,毫不夸张的说衣服能拧出水来了,就连背包就湿了一大片。好在我们没有中暑的。

因个别烟民的不自觉,也为我工作不细没检查到,我们班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这也是我在军校两年时间唯一一次写的检查。虽然不是我自己的责任,但当时我身为副班长,工作检查不到位,这个责任是不可推卸的,所以这次检查是我印象最为深刻的。

(2)

记得有一次,我们正在宿舍楼前面进行单双杠训练,一场大雨即将来临,随着教员一声“下课,”话音刚一落地,大伙因急着收晾晒的衣服一窝蜂跑回了中队门口,让队长逮了个正着,队长很是生气,脸色马上阴沉了下来,就像夏天的天气,说变就变了。

一阵紧急集合的哨音便把我们拉到足球场。

队长命令道:“值班员带着围足球场外围跑道列队喊番号跑十圈,跑完带回!”

雨开始下了,我们在风声、雨声、脚步声、番号声中疾奔。

雨越下越大,队长也和我们一起来到了足球场,只见他浑身上下都湿透了,但他亦然站跑道边上一动不动。

夏末秋初,天气已有些偏凉,我们在运动着倒是无所谓,而这位四十多岁的老兵一样站在雨中,我们心中多有不忍。将近一个小时后,我们重新整队站队长面前,

他只说了一句:“这才像军人,下不为例。”

回到中队,炊事班送来了一盆热气腾腾的红糖姜汤放在门口。听炊事班长话,这是队长特意交待的。一时的怨气被热汽腾腾的姜汤给冲淡了。

(3)

三个月的强化训练要结束的时候,学院组织了一次十公里武装强行军训练,也算是对新学员三个月强化训练的检验考核。

在野外生存训练中,已经坚持了三天,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种考验,更是一种生理极限的挑战。

各学员队在郑州南郊药王城集合,进行简短的休整后,学院考核组向我们下达了强行军的命令。

随着一颗信号弹升空,各学员队全副武装地向着目的地――学院大门奔袭。

别说是现在身上背负着几十斤重的背囊和枪支手榴弹等全副武装强行军了,就是轻装进行十公里的越野,对此时的我们来说都不是件容易的事了。

但我们明白,现在是考验自己的时候到了,必须拿出百倍的信心、勇气和毅力。咬咬牙也要挺着,坚持着,何况这不仅仅是关系着自己的命运,更关系着全队的荣誉。

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集体荣誉感是极强的,谁为这个大家庭拖了后腿,影响整体荣誉都会感觉是一件不光彩的事。

一路上,脚步声、水壶与枪支的碰撞声夹杂着不匀称的喘气声不绝于耳。

时不时经过身边的战友们还会叫上一句“加油!加油!”

就这样大家相互边跑边鼓励着,路边的人们看到这么多的军校学员发疯似的跑着,纷纷住足观看,我们可顾不了这么多,哪还有心情去欣赏路边美景和风光?

心里不着地默念着,“坚持!坚持!坚持到底就是胜利!”

一公里、二公里、五公里……随着时间的推移,路上的战友逐渐拉开了距离。我看看前后,身后边还有一部分战友,我吃力地向前奔跑着。

这时有个跑过我身边的大个子战友,当时记不太清楚他叫什么了,只知道是同一个队的而不是一个区队,跑到我身边说:

“不行就把你枪给我,我给你背着。”

我转身一看,好家伙,他身上已经背上了三支枪了。

“谢谢你,不用了,我能坚持。”我边说边跑,不停地大口喘着粗气。

时间在一分分过去,目的地一点点在接近。

脸上的汗时不时地流到眼里,虽然带有毛巾,但哪顾不上擦汗?就顺手抬胳膊用袖子往脸上一抹就完事了,感觉到身上的汗沿着后背往下流个不停,裤腰绝对是湿了。

“到了,到了,坚持着,加油!”这时听到不少人在大声地叫喊。

这时我抬头一看,学院大门就在眼前了。

一股无形的力量涌来,脚下的脚步也加快了,我奋力地向前冲刺,一步、两步……终于一脚跨进了学院的大门。

这时心里不由得想叫“我回来了!”

后边的战友也陆续到达了终点。看到有的学员被人搀扶着跑到终点,有的一瘸一拐恶坚持到了终点。“不抛弃,不放弃!”这种信念支撑着大家,相互激励。到了这时候我感觉这股气泄了下来,只觉得一阵眩晕,想吐的感觉,好想一下子躺下休息。

这时我们的高队长在一边大叫:“不要停,不要停,慢慢活动活动快回中队。”

大家在队干部的催促下,走回了中队,喘口气后喝了一大碗的中队为我们准备好的淡盐水,马上就躺下了,这一躺,可谁也不想再起来了。

还好,第二天早上,队长特意开恩,早上不出早操。

留言 55

更多故事

    作者简介

    • 0关注
    • 0粉丝
    • 0故事

      推荐主题

        南瓜屋公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