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妈妈都是渡劫的天使
宁辰公子
2019年4月20日
“ 感谢妈妈那时候的不离不弃。 ”

近日网络一段男孩跳桥的视频引起大家的广泛关注。

面对少年的自杀行为,网络上铺天盖地都在谴责男孩心理脆弱,没有责任感。

可是大家有没有想过,17岁的年纪,正是一个孩子心理问题多发期,有时候家长一句过激的话都能引发悲剧。

我想说的是孩子没有错,哪个孩子都有这个阶段,母亲也没有错,哪个母亲在孩子的这个阶段都抓狂。

但作为成年人的妈妈能不能控制下自己的情绪,在孩子情绪不稳的时候尽量避其锋芒而不是针锋相对?

我知道这很难。

那一年我高一,应该和这少年差不多的年纪,心理上也经历了一段黑暗的叛逆期。

寒假过后我就逃学,妈妈想尽了各种办法,终于说服我答应回学校继续读书,但到半路我又不想去了,和妈妈在车里吵,要妈妈把我送回家,不要去学校。

妈妈是个性如烈火的人,我到现在都不明白她当时怎么做到有那么大的耐心跟我抗衡,她轻声细语的劝我,我不听,大声叫着不去上学要回家,她便不敢送我去学校,但也不想把我带回家,在纠结中她开车到了一个镇上,那时候也是春天,我们较量的甚至累得在车上睡了一会。

妈妈带我吃了个午饭后,对我说:“你看这个镇上都是做模具车床的,临街都是车间店铺,我在这里等你,你去找工作吧,如果今天你能找到一份工作,能自己养活你自己,我就不再坚持让你回去上学。”

那个镇上以做模具闻名,沿街都是一个个车间,放着数控机床,穿着油腻腻的工作服的工人在做线切割。

我祂着肩膀从街这头走到街那头,斜着眼一个个车间瞅过去,始终没有勇气走进任何一家,第一我年龄不够,第二我这小身板跟机床就不搭,我看着那些围着围裙像屠夫一样的师傅就心生畏意。

我垂头丧气的回到妈妈面前,妈妈什么也没说,把我带回来了家,爸爸诧异的说:“不是上学去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妈妈说:“感冒,不舒服,休息两天再去。”

接下来我近一个月没去学校,妈妈一边安排我爸去找我班主任帮忙,让班主任私下跟我沟通劝导,一边放下工作带我出去旅游骑马划船,不在我面前再提上学的事。我现在还有一张当时垂头丧气骑马的照片,一幅要死不活的样子,全世界都欠我钱的德行。

我妈每每小心翼翼的问我:“我们今天去哪玩?”

我就斜着眼睛说:“随便!”

那时候连我爸都认为我废了,整天唉声叹气的。

感谢妈妈那时候的不离不弃,带我走出了那段迷茫的岁月,那个时候我自己都不知怎么了,提上学就反感,易怒,什么都跟我妈对着干。

如果那时候妈妈跟我说,你滚!我再也不管你了!你要是不上学我就怎样怎样,我觉得那时候情绪激动的我也会做出一些过激的事。

看到这个新闻,又好像看到了那年的自己,今天逃学,明天打架,三年两头的让妈妈来学校接我,浑身像乍刺的刺猬,如果没有妈妈当年春风化雨的理解和陪伴,我无法想象如何安然度过那段青春的疼痛。

每个妈妈都是渡劫的天使。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下载南瓜屋APP,享受更佳阅读体验

100 83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