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18
喜欢 22
故事来自主题: 那些非独家庭,后来怎样了?
我和男友的婚房,必须要加上他弟弟的名?
陆倾城
2020年9月14日
“ 怕了那些父母偏心又拎不清的家庭 ”

钰姐是我二舅舅的小女儿,今年三十三岁,靠个人能力买了房也买了车,收入可观,日子过得无比的潇洒。

但二舅舅和舅妈提到她却忍不住的叹气,原因无他,就是因为她年过三十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怕她这辈子就这样了,成不了家。

钰姐不是不婚族,她曾有过一段刻骨铭心,差点走进婚姻殿堂的感情,最后却因为对方的父母偏心和男友太过溺爱弟弟而结束。

那个男人叫许文洛,是钰姐的高中同学,也是她的初恋。

他们高二在一起恋爱,高三毕业后,许文洛去新疆当兵,钰姐在广州上大学。

两人开始了长达五年的异地恋,比别的异地恋情侣更惨的是他们一年见不到一次,平常也不是想联系就能联系的。

但钰姐还是忍住了相思成疾的煎熬,足足等了他五年。

直到许文洛退伍,回到县里工作后,他俩才能像普通情侣一样相爱相恋。

可矛盾也渐渐凸现。

最大的矛盾来源于许文洛的父母和弟弟。

许文洛的父母在19岁的年龄生下他,那时他父母太过年轻,自己本身就是孩子,什么都不懂。

所以他,从小到大都是奶奶由照顾抚养,初中高中住校,然后又去当了五年兵,与父母聚少离多,很少时间相处。

许文洛是一个非常孝顺,甚至带点愚孝的人,对父母完全言听计从,从不曾有过叛逆行为。

他当兵时的津贴和工资,还有退伍费全部给了父母。

可他这么孝顺懂事,却不受父母疼爱。

因为他有一个小十三岁,由父母亲手带大的弟弟。

感情深厚,疼宠有加。

倍受忽略的许文洛,对于父母的偏心丝毫不生气,反而认为弟弟年龄小,父母再多的呵护照顾也是应该的。

他在县里治安大队上班后,每个月拿到工资,有一半是给回家里的,除此之外,弟弟的补习费、体检费、买衣服买零食的钱,通通都是他给。

钱给了不止,许文洛还要辅导弟弟的功课,接送他上下辅导班……

这哪是哥哥对弟弟的关爱,完全就是在养儿子。

钰姐见状,表示不满。

他爸妈才四十多岁,正是壮年,完全有精力有能力又体力照顾好他弟弟。

况且他们两人的年龄不小了,又谈了这么多年的恋爱,该为两人的未来做打算了。

许文洛愿意结婚,他爸妈也没意见。

不过对于钰姐提出买婚房这事,他爸妈就要求加上他弟弟的名字。

钰姐听完,整个人都懵了。

按他爸妈的意思,房子的首付用许文洛的退伍费,钰姐出装修费,以后月供由两人负责,但房本上写许文洛和他弟弟的名。

最重要的是这样荒谬的想法,竟然还得到了许文洛的认同。

钰姐到了这时,才明白在他心里,父母和弟弟排在第一位,根本没有想着与她组建一个新家庭,而是要她融入他的家庭,一切以他家人为重。

两人争争吵吵了很多次,钰姐认为许文洛不在乎她,许文洛则认为钰姐太计较……

再深厚的感情也敌不过长期的争吵和冷战。

最后,钰姐选择分手,离开老家去了上海工作,经过多年的打拼终于如愿买车买房。

她觉得现在的生活挺好的,但二舅舅和舅妈却觉得她不成家,人生不完整,天天逼她去相亲。

钰姐现在对于结婚这事不急,不过也愿意配合父母去相亲。对于未来老公,她要求必须是独生子,真的是怕了那些父母偏心又拎不清的家庭。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留言 18

更多故事

    作者简介

    • 0关注
    • 0粉丝
    • 0故事

      推荐主题

        南瓜屋公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