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七:奉子成婚总是风风火火
蓝道大叔
2018年10月11日
“ 婚姻果然是人生大事,不一会儿我就头昏脑胀 ”

      我打算买点股票,这也算是银川一行的收获,股市好啊!牛市中遍地黄金,至于熊市?我没见过,也不知道长什么样,更不知道那些亏得往天台跑的破产者都长啥样。看着牛市中的股民天天挣大钱,我也眼红了,心热了。咨询了老股民卷毛后,找了一家证券公司开了一个股票账户,我和霞商量后,投入了五万元作为尝试。

      卷毛让我跟着他买他已经持有了两三年,曾经腰斩了一半,后来在牛市中翻倍再翻倍的兰州黄河。我不想跟在他的后面接最后一棒,于是,一番胡乱研究后,买下了人生的第一只股票,600111包钢稀土。

      刚开始时,禁不住好奇和新鲜感,每天都想看看它是涨还是跌,甚至还买 了一本专业的书来学习股票知识。后来忙来忙去,加上投资也不算多,就不再如此关注了。

      自从我们决定了要小孩后,霞对我的监控再提高了一个等级。外出玩牌时她如影随形,实在不方面带她进牌局的时候,她就在外面等着我。没玩牌的时候,更是整天和我黏在一起,绝不给我单独出门的机会。

      除此之外,就是日夜耕耘了,特别是在生理危险期的时候,我们终日缠绵在那个小小的出租房。我们的出租房也搬家了,也是在安定门,相距之前的出租房只间隔了一个小巷。新家是一套平房套间,外屋可以做饭,里屋只有空荡荡的一张床,床边有一张电脑桌。

      让我们记忆最深刻的是,巷子口有几只小鸡,整天散养在屋外,每次霞路过的时候,一群小鸡就像看见了美食,蹦蹦跳跳地跑过来叨霞的鞋带,惊起阵阵尖叫而我,则反复扮演者护花使者的角色,区区小鸡仔,何足挂齿!那一群可恶又可爱的小鸡仔,定格了我们那一段时间的美好记忆,温馨,甜蜜,却又短暂!

      财哥给我来了几次电话,让我再去银川,说是有一个不错的牌局。那段时间我们待在北京实在很无聊,我和霞商量后,再次登上去往宁夏的航班。

      牌局不在银川,而是在甘肃兰州市,对于我来说,有牌玩的地方都是我的工作地点。这一趟宁夏之行,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牌局,财哥叫上一个在他们当地开黑出租的哥们,我们顺着高速停停走走。银川,吴中,中宁,靖远,白银,兰州,每一座城市,财哥都联系上他认识的朋友安排牌局,我们一路走一路停,可惜那些牌局都收获不大,我们如此匆忙地流转与这些小城,是很难有机会的。

      在甘肃靖远县,一行人安排好住所后,当地的朋友领着我们吃了一顿回味悠久的爆炒羊羔肉,这道菜至今仍念念不忘。羊肉还是要到西北的产地去吃,才能吃出原汁原味的特色。饭后,我和霞去药店买了两张早孕试纸,按照日子来计算,如果足够幸运的话,我们耕耘应该有收获了。

      按照说明书完成了所有的操作步骤后,两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试纸,一定要出两道杠啊!

      一分一秒,时间慢慢流逝,试纸上自从第一道杠出现后,便死死守住了底线,第二道杠千呼万唤始不出。二十分钟后,我们终于放弃了,看来我们的努力还不够啊!霞撅着嘴坐在招待所的床头生着闷气,我也心不在焉地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可能我们想得太简单了,这种事情,除了努力,还要看运气。

      我总感觉之前试纸上还有一道隐隐约约的红线  。会不会是因为怀孕时间太短,导致化学反应不够明显呢?  睡觉前,我鬼使神差地从垃圾桶里捡回扔掉的试纸反复揣测。那道隐约的红线更明显了一点点,我把试纸放到日光灯下,对着灯光一再分辨,我感觉那一道隐约的红线,像一个初生的婴儿,逐渐露出来头,咧着嘴冲我呵呵笑......

      中奖了!那一瞬间我便理解了范进中举的那种激动,满满的幸福感让我手舞足蹈。

      “霞,快看,第二道红线出来了!”激动之下,叫醒了霞一起分享幸福。

      “哪有啊?”霞接过试纸看了看,睡眼朦胧。

      “来这边看,对着灯光看!”我拉着霞来到了灯光下,顺着最显眼的角度,举起了试纸。

      “你看这个地方......不是那儿,是这儿”

      “呀!真的耶!”在我的讲解下,霞终于也看出了端倪。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霞两眼放光,脸上露出了久违的舒畅,她止不住内心的兴奋,抱着我幸福地笑了,这位准妈妈笑得唇红齿白,笑得泪眼婆娑......

      接下来的旅程依旧是颠簸中前行,兰州,临夏,临洮,荒凉的黄土高坡也无法阻挡我们心中那一团热情。我和霞依偎在车后座,商讨着未来,预期着美好。我们甚至已经想好了孩子的学名和乳名,和所有的准爹准娘 一样,甜蜜地想象着孩子的样子,想象着不一样的人生......

      回到银川,去医院再次确定了孕情后,我们便开始忙着向全世界宣布这个伟大的消息。我们的世界并不大,我家,她家,我的朋友,她的朋友,一番电话下来后,又该考虑婚事了。奉子成婚总是风风火火。

      “十月份吧,你们十月份回来结婚!”丈母娘一语定音。之前就商量过,我们的婚事两边都要办,丈母娘的诉求很简单,明媒正娶,风风光光出嫁。

      我爸倒挺随意,少花钱就行,最好是不花钱。估计是料到我要反驳几句,老头子又在电话那头给我聊起了“想当初,我和你妈结婚时......“然后就是各种叮嘱,照顾好她不要惹她生气,等等一切,不要钱的便宜话足足两萝筐。姜还是老的辣,到最后我就只剩机械地在电话这头”好的,好的“称是了。

      放下电话后,霞阴沉着脸问道”你们家谁过来参加婚礼?你爸说了吗?“

       " 呃!......啊?”我还真忘了这茬了。

      再把电话拨过去,好说歹说,我爸总算答应亲自去黑龙江参加婚礼。而我妈,因为身体不好,加上严重晕车,只用在家等着黑龙江办完婚事后,回四川摆桌的事宜就行。

      婚姻果然是人生大事啊,不一会儿就搞得我头昏脑胀了。大事刚搞定,属于霞的磨难到了,特殊的妊娠体质的妊娠反应犹如排山倒海般袭来......

      本专栏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北漂故事写作分享群

39 21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

  蓝道大叔,七零后,职业老千,四川人,曾因吸毒劳教三年,后越狱潜逃。2000年来到北 京以赌为生。后在北京先后三次因吸毒被判劳动教养戒毒。后幡然醒悟,金盆洗手,彻底断赌断毒,现为自由职业者。 展开全文
    拼命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