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味道:一只猪脚的自白
宗如水
2019年6月11日
“ 有时候我们连只猪脚都不如。 ”

逢年过节,是母亲最为忙碌的时间,她早早地起床,烧火做饭,当我们揉着眼睛起床时,饭菜基本上桌,有的菜甚至前一天就开始做,花费很长时间。有时候,我心里很愧疚,理论上来讲,这些事应该由年轻人们来做,但随着时代的进步,饮食也便捷了,很多人回到农村不会烧土灶做饭,更不会在没有任何食材的情况下炒菜。事实上,一家人的团聚才是重要的,母亲多次提到,只要经常回家,做饭不是问题。

今天我要讲的,是关于一只猪脚的故事,最近一段时间大家对水哥的平凡创业或许有些疲惫,换一种自白的方式,或许更为深刻。

一只猪脚静静地吊在横梁上,经历了一年半的酸甜苦辣,它有些累了,想主人早些把它剁了,但迟迟没有听到要吃它的声音,于是就看开了,过多的时间都在沉睡,哪怕身上长疮,哪怕有虫子爬上来,它都无所谓。

事实上,自打它失去了神经系统,被屠夫粗暴地卸下来,在缸里用盐水浸泡了三天三夜后,才明白一个道理,身为猪脚,最大的作用不是支撑猪的身体,而是作为主人的一种食材,但凡有一天像猪头、猪肚、猪尾巴那样,成为美食获得主人的欢心,那就是它最大的成就。

“主人,你快吃了我吧!”

几乎每天,猪脚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发出这样的呼唤,只可惜,它的声音苍白无力,倘若之前,它还可以奔跑,还可以跳跃,现在只能被一根棕绳栓着吊在横梁上,像个摆设,像个被遗弃的老头。它甚至担心自己发霉,担心腐烂,这样就没了人生的价值。

“儿子终于考上公务员了,咱们把猪脚炖了,打电话给他。”女主人高兴的说。

猪脚顿时醒了过来,满心欢喜,终于可以解脱了,但过了几分钟后,它心如死灰,那个考上公务员的儿子不回来了,他在电话里面说天天吃肉,女朋友吃素,大城市里的,见到这种黑乎乎的东西就恶心——我的天,腊猪脚这种越级美味的东西,她竟然说恶心,要知道,七八十年代能吃上猪脚的人家,那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儿子的领导要来咱们家,没啥吃的,把猪脚炖了。”女主人担忧的说。

猪脚又醒了过来,激动得打了个寒颤,能成为领导口中的食物,那是祖宗十八代修来的福分,这下终于功德圆满了,自己得到了解脱,主人也得了人情,它笑了,笑得像个充满青春活力的孩子——但是,领导来了,它却还吊在横梁上,那个公务员儿子从县城超市买来了海鲜和好酒,领导吃得高兴,猪脚那个气啊,恨不得变成海鲜和好酒。

“端午节没啥吃的,我们把猪脚炖了。”

“中秋节没啥吃的,我们把猪脚炖了。”

“国庆节没啥吃的,我们把猪脚炖了。”

“……”

一次次希望,一次次失望。

猪脚有些生气了,这都什么事啊,不吃我,你们把我卸下来干嘛,让我长在猪身上啊,都快两年了,这头猪应该长到三百斤了吧,卖出去还能赚点钱,你们都是些什么人,脑袋长在屁股上的吗,这点账也算不清楚。你们想一想,把我卸下来,泡了三天三夜,又熏了一个星期,又吊在横梁上一年多,还怕我坏了拿出去晒了几次,这么操劳,图什么?

猪脚又想,人类真是无药可救了,熟食的猪脚不吃,要吃化学生产的食物,要吃饲料养的食物,要吃大棚食物,难怪会得这样那样的疾病,活该。

猪脚欣赏着自己,并沉醉在自己的功能当中,可以清炖,放点云豆,用鼎罐放在柴火里,炖上半天,那香味简直天下无敌,营养而不油腻;可以红烧,可以黄焖,可以干锅,可以……想到这些,猪脚不由得吞了口水,甚至舍不得自己被吃。

日子一天又一天的过去了,主人家里也发生了变化,儿子到了市里,很少回来,孤独笼罩着这个家庭,要不是有台电视机,这座房屋就成了坟墓。

有一天,男主人终于开了口:“是不是还有只猪脚?”

“妈的,都把老子遗忘了。”猪脚生气的骂着,又压抑不住内心的惊喜,往常都是女主人提出来的,但这个家庭是男主人说了算,这一次,肯定能成。

果然,第二天,女主人就搬来一条板凳,取下了猪脚,并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尽管有些粗鲁,但猪脚兴奋极了,不管怎么样,总算是实现了自我的价值。

没有辅料,只有辣椒和盐,炖了一个上午,女主人甚至差点忘记锅里有猪脚,半个小时都没有火,可以这么说,这只猪脚做得极差,要火候没火候,要配料没配料,连炒个茄子都不如,端上桌的时候,男主人骂了句:“这猪脚太TM难吃了。”

一锅猪脚,剩下了大半锅。

主人的儿子带着女朋友回来了。

猪脚高兴极了,这一下,不吃也得吃吧,它一直等,一直等,等女主人把它热恋了端上桌,但菜一道接着一道,就连生活在一个院子里面的鸡,也都兴奋地上了桌,最后剩下了它,被遗忘在碗柜里。

“哎呀,我都差点忘记了,昨天炖了猪脚,我热一下。”

终于,猪脚被端上了桌,但面对的是一张张冷漠的脸,那个以前天天嚷着要吃肉的公务员儿子,竟然碰都不碰一下猪脚;男女主人为了迎合未来的儿媳,竟然把猪脚端走;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一道农村最美味的菜,被所有人都嫌弃。

“有点酸了,拿来喂狗。”

男主人这样表态。

猪脚彻底绝望了,同为家禽,竟然要沦为狗嘴巴里的食物,它哭了,但它无从选择,这就是它的命,尽管它有太多的想法,尽管它确实也有点用——也许它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好的猪脚,最后的结果证明,它就是坨废物。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水哥故事交流!!!

22 27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