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兴平市马嵬坡成了杨贵妃
一歆爱兮
2019年5月23日
“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一切都成空 ”

都说西安好地方,最为著名的当数兵马俑,可我却偏偏另辟蹊径选择去了杨贵妃博物馆。其实就是杨贵妃的墓地,那是一个午后的阴天,正当我聚精会神之际,突然“咔嚓”一记响雷从天而落......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便是端坐在梳妆镜前:镜子中的人肤如软玉凝脂,眉如远山之黛,长而浓密的睫毛,直而英挺的鼻,薄而小巧的唇,好一副精致绝伦的容貌。 一双桃花眼。 两条柳叶眉间一颗赤色美人痣。 看的我一愣一愣的,这美人可真美啊。

“贵妃娘娘,愣什么神啊,赶紧梳洗打扮,皇上待会要来。”恍惚间一声音清脆欢喜的小宫女轻拍了一下我。

“搞啥子,贵妃娘娘?我是来参观杨贵妃博物馆的,怎么就成了她?”我一个激灵吓得慌忙起身窜到椅子上。

“哎呀,娘娘,您这是作甚,快下来,您这是尼姑庵住傻了?我是你贴身宫女小翠啊,皇上今夜就要过来,把您接出去梳洗打扮一番。”小宫女眉梢带喜,一脸的玩味。

我的天,我打眼瞄了一圈,博物馆上方一行红字:因受雷雨天气影响,本馆石门封闭,所有人员均须在此过夜,等待抢修人员到来。

我的妈,这过夜就过夜,咋还成了杨贵妃。

“爱妃好美,快让朕瞧瞧”当我再次回过神来,皇上已来至身旁,而我已置身塌上。

“爱妃受苦了,都日渐消瘦了,改日让御医好好给你调理一番,另外御膳房也要增添吃食.....”

“皇上,你看了一天奏折累了吧,让臣妾给你捏捏?”我天,穿越成了杨贵妃就算了,可不能假戏真做。好在我用现代睡眠按摩发把这皇上整睡了,好险好险。

此刻端详皇上,恍惚感再次扑面而来。如果没记错的话,如今已是天宝四年,历史上我被封贵妃的日子。皇上五十有余,我刚二十出头。

此刻这个男人酣畅入睡,眉头舒展。此景此景不由让我想要伸出手去触摸他,“咔嚓”又一记响雷......

“我的环儿,阿瞒对不起你,如今大势已去,朕实在不忍交出你让你受到屈辱。摆在你眼前只有两条路,一是远赴东京,等我接你,二是三尺白绫保留我皇室尊严。”再次睁开眼皇上搂着我失声痛哭絮叨不已。

我大吃一惊,这一记响雷是把我带到了天宝十五年,要灭我的年份?好不容易穿越一次,也太亏了,也罢也罢。

“阿瞒,事到如今能否给环儿一句实话,这些年我们恩爱有加却无一儿半女,试问我不能生这事阿瞒可否知晓?”既然如此我就问下世人心中疑问。

“环儿,阿瞒说实话,略知内情,原因是...”

“不要说了,环儿知道了”在听到真相的那一刻我仿佛就是杨贵妃,瞬间痛彻心扉。

都说如果一个男人爱你就要让你给他生一个孩子,可这个曾为我把其他嫔妃统统放一边,独宠我一人,专门为我开辟温泉浴场,甚至不惜为我兴师动众从千里之外运输荔枝的男人;这个与我吟诗作赋,他伴奏我欢舞的男人;这个曾经与我双双跪拜,发下“人寿在朝,打但愿我们世世生生,永为夫妻,过了今生,还有来世的男人;这个口口声声私下称是我的阿瞒的男人却不曾想我让我为他生下孩子。

十几年的恩爱一幕幕犹在眼前,此刻却格外刺眼。什么情爱,什么独宠,终究不过是一场笑话。

东京,去那鸟都不下蛋的地方苟且偷生作甚?小女子固有一死,死也要死在自己祖国的土地上,这一生缘尽如此,臣妾提前告退。

取三尺白绫,悬挂于佛堂前的梨花树下,我杨玉环离开人世间,享年三十八岁。

悬吊之时这一生浮沉,终究是梦一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一切都成空......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57 62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