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7上胖胖的女孩
00小金鱼00
2019年6月12日
“ 青海湖有另外一个凄凉的名字:自杀湖 ”

2009年的一次去西安出差,意外地买到了北京到拉萨T27的卧铺,本以为又是趟看书、发呆和睡觉的旅行, 却因为遇到她变的不同寻常。

列车广播还有三分钟开车时,她神色紧张地跑进车厢,看到11、12号铺位的标示,她长长呼出一口气,一甩手把身上土灰色的单肩包撇到了11号的上铺,随即微微弯腰向车窗外张望。

她穿着肥大的紫色冲锋衣,肥大的休闲裤,胖胖的脸蛋,扎着马尾辫。

柔和的灯光洒在空旷的站台上,窗子缝隙处泛着微微的雾气,今年的冬天似乎来的早些。我歪头确认了铺号,好心地提醒她,“姑娘,那是我的铺。”

女孩淡淡地回道,“哦,错了错了,我是12号。”她没有收回眼光,“对不起啊姐姐,歇会儿我再拿过去。”火车微微一颤,启动了。

下铺是一对上了年岁的夫妇,老太太穿的大红大紫,一头银发很随便地散着,慈眉善目地拽了拽发呆的女孩说,“姑娘,坐吧。”女孩便温温柔柔地靠坐下来。

老头老太太很健谈,他们是去拉萨旅游的,以前也有去过,坐飞机,这次想体验下坐T27上高原的滋味。他们说儿女孝顺,孙子外孙女们上了大学不用操心,所以趁能动弹时想把国内该去的地方都走到。我入迷地听着他们侃侃而谈,心想,不知道自己老了以后能不能也这样潇洒。

女孩一直很安静,只是呆呆地听着,听到青海时柔柔地问了句,“青海湖现在很冷吧?”

“现在不是去青海湖的时节,想去的话得夏天。”老太太答道。

说话间,车厢里的灯灭了,贴着过道地角亮起了一排地灯,随着车轮得咣当声悠悠地发出一点点光亮。

睡前方便后,探头往车厢连接处看了一眼,女孩竟然靠着车门在抽烟,“哦?你在这儿啊。”

女孩有些慌乱,连忙掐灭抽了一多半的烟,“姐姐,我马上把包挪了。”

“没事儿的。”我言不由衷地回答,“你一个人?去哪儿?”

“就我自己,去西宁,然后去青海湖。”

“哦?去旅游?”

“算是吧。”

“怎么这个季节去,刚才阿姨说现在那儿没游客,连毡房都撤了,到时候你住哪儿?”

“一句两句说不清。”女孩说,“我去青海湖是办一件事儿,在不办就来不及了。”女孩说话时流露出的神情很让人心疼,一种淡淡的无奈中带着淡淡的忧伤。

旅途中遇到的都是陌生人,很少有人会把心事说给不相干的人听,当然那对老夫妻除外,他们是看惯了世态炎凉的人,放下的心态是岁月磨练出来的。

肚子咕噜一声,才想起为了赶车没吃晚饭,“饿了,我泡面吃,你要不要也来一碗。”

女孩愣了一下,盯着我看了三秒钟,缓慢却很坚决地点了点头。

我在女孩的面里放了两个蛋,她吃一口面吃一口蛋,一只蛋吃下去后,使劲儿地吃起第二只来。我看出她明明不想吃那么多,但还是大口大口逼着自己要把碗里的全部吃干净。

“慢点,吃不下就别吃了。鸡蛋都是挤碎的,扔了也不可惜。”我搁下吃了一半的泡面和鸡蛋,聚精会神地看着她。

“不。”她倔强地摇头,“我必需多吃点,吃到自己撑得慌才行。”

借着地灯幽暗的灯光,我看着冲锋衣下微微腆起来的小肚子,开玩笑地说,“女孩子家家的不怕自己长肥肉啊,看看你那肚子。”

不知我这句话触动了女孩的哪根神经,她突然很大声地说,“这特么不是肥肉好不好......”她还想继续说几句,突然顿住想了想,然后默默低下头继续跟鸡蛋泡面较劲。

刚刚有些熟络的场面瞬间冷了下去,我扔下一句“睡了”,转身爬上自己的铺位。

第二天一早,火车过了进入陕西,昨晚被女孩抢白了一顿,我不想老早下去面对她。

“姐姐,吃饭吧。”女孩胖乎乎的脸在梯子边伸了上来,“我去餐车买的皮蛋瘦肉粥,还有花卷。”

我推迟了一下,最后还是被女孩拽了下来,一碗米粥冒着热气摆在小桌上,还有2个花卷和1个咸鸭蛋。

“对不起啊,姐姐,昨晚......”女孩大口喝着粥,含糊着说道,“你是个好人,换别人的话,应该早翻脸了。”

“哈哈,没事儿的。”看到皮蛋瘦肉粥,我早大条地把昨晚的事儿忘在了脑后。

火车9点多到西安,吃完饭后的两个多小时,我不停地讲着自己这几年跑销售路上见到的见闻,女孩歪着脑袋认真地听着。那对老夫妇也加入进来,时不时感慨一下女人跑销售的不容易。

整个过程女孩只问了一句话,“姐姐,你就一个人走南闯北?”

我苦笑着做个鬼脸,“为了生活啊,女人也可以是女汉子。”

临下车前女孩问我要了笔和纸,背了我们不知写了些什么。等我到西安下车时,她送我到车下,伸手把一张字条塞进我手里,“先别看,等我得车开走了再看。”

她转身跑回T27,身影消失在车厢里时,抬起手摆了摆。

T27长鸣着踏上前往拉萨的路途。

“我不知道该写些什么,脑子混沌的一片,就算是告诉姐姐一个秘密吧。还记得我要去的目的地吗?青海湖,她还有另外一个凄凉的名字:自杀湖!”

字条上的字不多,还印有一个口红的吻印,边上是另一行小字:“姐姐是真的漂亮,姐姐可不是女汉子。”

接下来的几天我有些心神不宁,不知道那个女孩子到底去没去青海湖,青海湖里是不是又多了条年轻的冤魂。我时常猜测着女孩到底遭遇到了什么,是什么非要她去青海湖了断自己年轻的生命......

一年后的一天,我在电脑上整理材料时,QQ弹出来一条加好友的提示信息:姐姐加我啊!我辨认了下名字:毛绒。我立刻想起,T27那个女孩要过我的QQ号,她说她的网名叫毛绒。

女孩在QQ里说,本来她都想好一定要死掉的,耍了她五年的渣男只留给她一个大肚子,回家又被父母嫌弃赶了出来,她走投无路才想去青海湖,因为那是她这辈子最想去得地方。上车前她给渣男打了电话,说了目的,只盼渣男能回心转意,却还是失望到了极点。可车上遇到我和那对年长的夫妇,我们的开朗大度,对生活的态度,一下子动摇了她想死的决心,年长夫妇在她下车时还送了她一条上次去拉萨求来的手链,说保佑她能平平安安到达青海湖,平平安安地回来。

一张照片弹了出来,一个胖胖的女孩坐在深蓝色湖边,高高地伸出右手,手腕上绑着一副不起眼的珠链。她的左手环在胸前,紧紧抱住一个熟睡的婴儿。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41 51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