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42
喜欢 31
故事来自主题: 音乐之路上,我和乐器的那些事儿
《长笛一曲醉清风》
嘉色.年华
2019年11月5日
“ 笛声像人生一样,要学会优雅与从容 ”

我小的时候,我家就有横笛、葫芦丝、口琴,这些乐器我爸都会。他常下班回来后,坐在沿台的小板凳上,吹上一会儿,自娱自乐,陶冶心情。现在他是再没有拿起过这些乐器了,用他的话说,老喽,吹一阵儿就会气短,也没了过去那心劲儿。

他的那些个乐器,我也偶尔会拿起来吹,葫芦丝吹得响,就是费气力,口琴好吹,放在嘴上一左一右,也就是听个响儿,笛子我连吹都吹不响的,因此我也不常去碰它。

看过电视剧《甘十九妹》之后,我特别喜欢剧中尹剑平吹的竖笛,江湖恩怨,儿女柔情,都在那笛声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其实往后我才知道,那尹剑平并非吹的是笛子,而是箫。从看过那电视之后,我也就特别喜欢笛子了,横一支笛子胡乱地吹,仅仅是吹响而已,完全没有调子。

读小学的时候,有那么几年我是寄读在我姨家的。每天放学也没什么事做,不像现在的孩子总是有写不完的家庭作业。西街是条大街,通往乡里县里的班车,每天就是从这条路上按着喇叭缓缓通过的。我就常去西街去玩,村里的供销社就在西街路口,那儿是孩子们的聚集地。遥远的乡村里什么都是最好的玩具,有一阵子西街的孩子们开始玩起笛子来了,我央求了好久,我姨终于给了我几元钱,一口气跑到供销社买了一支最便宜的笛子,这就是开始了我的吹奏生涯。

每天都会跟着那些大点的孩子,在西街的路口,供销社的门前没完没了地胡乱吹。说起来很奇怪,当初仅仅是能吹响的笛子,现在跟上那些会吹曲子的大孩子们,也就慢慢地能吹出调子来了,虽然我们不懂谱子,但往往自己特别熟悉的歌曲,几天下来也就学会了。如果是按专业的竹笛演奏来说,那我们就是关公面前耍大刀,但我们并不求专业,也无专业可求,能有调子,听着是那首歌曲就够了。记得当时常吹的那些个歌曲有《潇洒走一回》、《渴望》、《山不转水转》等等一些在当时来说,非常流行的歌曲。

过去的那种执着,我现在想到都觉得十分惊讶,无人教,也无人管,可我们就爱上了这竹笛,天天聚在西街吹。人家实在是听得快吐了,供销社的老板就出来撵我们,不允许我们再在他家门口吹。我们就一个人横着一支笛子,边走边吹,一路吹到村头,再吹回来。

我也经常骑在我姨家的院墙上吹,我姨就喊我下去。她说:“小慧,你下来吹哇,骑墙上磨烂裤裆呀,这么大的院子放不下你啦?!”

我笑着看看我姨,依旧自顾自地吹。隔壁住着的老婆婆眼神儿不好使,她也常抬着头,歪着眼睛,站在院里看我吹笛子。等她听得烦了,她就会说:“行了,行了,别吹了,再吹就成瞎鼓匠了,比我也瞎!”

学校举办元旦活动的时候,我和班里另外一个会吹笛子的同学合奏一曲《为了谁》,倒也博得了老师和同学们的阵阵掌上,那一刻内心深处,十分地畅快,吹了那么久的笛子,总算是有点模样了。

随着岁月长河流动,光阴如箭般匆匆逝去,我跌跌撞撞奔向了成人的世界。不论我有没有准备好这一切,时光是挡不住的,偶尔会惊慌失措,偶尔会惆怅迷茫,我再没有拿起过竹笛,我开始忘记了当初的那种激情,吹奏笛子似乎留在了记忆中,并没有随着我长大。

人们常说没伞的孩子跑得就比别人快,我想我就是那没伞的孩子吧。我总是比一部分人快一些,大家还在读书的时候,我就开始打工了,很多人开始上班的时候,我就准备着谈婚论嫁了,当恋人沉浸在新婚愉悦的气氛中时,我的女儿已经开始上幼儿园了。

这路也就不知不觉走了过来,普普通通过着平淡的日子,当初那颗漂泊的心,随着日子的安稳就渐渐沉淀了。我也不记得何时起,又开始想念起曾经的笛子了,就从网上淘了一支回来。很久没吹过,手生嘴也生,手指不像以往那么灵敏,嘴巴吹一阵就酸困。等我吹了一段时候后,儿时的感觉就找回来了,手指又变得灵活自如,气力也开始匀称了起来。

我开始在网上下载歌曲的谱子,照着谱子认真地练习,想当初没有谱子乱吹,这时才发现有好多音以前都是错的,看着正确的谱子吹出来,是比之前更好听些。照实讲,我还是不会看谱子,所谓的照着谱子吹,那必须是我会唱的歌,不会唱也至少会哼才行,如果给我一个不熟悉的谱子,那我是拼不出来的,更别谈吹出来。

渐渐地,我喜欢上了悠扬婉转的曲子,我开始学习着吹奏《枉凝眉》、《葬花吟》、《牧羊曲》,这些曲子也似乎天生适合用笛子吹,才能如泣如诉,余音袅袅。

夏天里,夜来的晚,我常常带着我的笛子来到公园,坐在长椅上或是湖边的石头上,一曲一曲轻轻地吹奏。偶尔有清风略过,那风中有花的味道,草的味道,树的味道,还有湖水的味道,我的笛声飘飘地,随着湖面泛起的涟漪,像是荡过了对岸。有三三两两的人散步走了过来,见我在吹笛子,便驻足停留片刻,我也是不害羞的,还在忘我地吹着。有人听一会儿就走远了,有人听罢了,就会问上一句:“小伙子,笛子哪里学的呀?吹得还行嘛!”

我诚恳地笑,对他说:“自学的,吹着玩的!”

他便说:“自学的,那更了不得,会看谱子吗?”

我回答说:“不会,不会看谱子。”

他点点头,不再言传,嘴里轻哼着我刚刚吹过的曲目,慢慢地往前走了。

公园的人逐渐少了起来,我的笛声更为突出了,有一女子站在远处面向我,她也不动,只有红色裙摆在晚霞中摇曳,我想这首《美人吟》她定觉欢喜吧。

笛子吹开了,我就想着在公司年会演奏一下的,一吹就是三年,第一年吹《敢问路在何方》没有获奖,第二年继续吹,吹得是《凉凉》,依旧没有获奖,不过我没有灰心,至少大家都说我比第一年吹得好多了,接着第三年,我吹了一曲《雪落下的声音》,随着伴奏吹罢,大家都由衷地鼓掌,我也有幸拿了一个第三名的奖项,是五百块的红包。

下台后,身边的同事都说吹得好,当时我真是合不拢嘴的,这五百元虽不是什么大奖,却也见证了我自己,还是可以吹笛子的。讲到这里,我想起了自己遇到南瓜屋的样子,我想在这里做一个生活的记录者,记录生活点滴,书写人文情怀,我写着写着也就写出了些样子,还是像我说过的那样,头衔什么的对我来说不是那么重要的,这份肯定十分的重要,这不是大家的肯定,更是自我的一种肯定,一种向上的精神。

正如我现在的笛声中一样,已经不再茫然无措了,变得悠扬起来,指尖轻滑,舒缓吹奏,吹那些诗意的曲子,吹那些醉人的旋律,笛声缓缓扬起,悠悠缥缈,像公园里的清风一样好闻。

留言 42

更多故事

    作者简介

    • 0关注
    • 0粉丝
    • 0故事

      推荐主题

        南瓜屋公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