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20
喜欢 17
故事来自主题: 【系列故事】谁的青春不迷茫:奇葩教师和他的弟子们
长到18岁,他终于尝试着了解爸爸
九哥那个九
2019年11月5日
“ 奇葩,你也真是奇葩 ”

进了高三,大概所有的学校都是这个样子吧。

课讲得特别快,别说田小禾学习成绩基础非常差的学生,即使是程度中等甚至还稍稍偏上一点的学生也普遍感觉跟不上老师的进度。

但没有哪个老师敢停下来等候或者放慢一下讲课的速度,没有。比如我们鲁郡中学语文吧,高三语文组一共二十位老师,这二十位老师被分成了一组和二组,但整个教学进度是教研组统一规定的,什么时间完成到哪一步环环相扣。

“只照顾程度好的学生能吃饱,照顾尖子学生,那些接受不了的也只能这样,课堂容量不能小,进度不能缓,课堂效率绝对不能低!”这是教研活动时屠校长定下的调子。

课讲得快,题做得多,考试非常勤。一走进教室,你看到的只是一颗黑乎乎的头半遮在书本和习题垒成的高墙后,每次上课前试卷便雪片般地传到每一排学生手里,教室里响起“唰唰啦啦”的声响,而那拿到了试卷的学生便把头压得更低,笔墨纸张亲密接触发出“沙沙沙”地脆响,像蚕被一层层的桑叶覆盖,然后咀嚼,然后又露出黑黑的头颅……

随堂考,月考,联考,县统考,市统考,然后再夹杂着形式不一的三科竞赛和五科竞赛,学生和老师便把黑白的日子完全地淹没在大大小小的考试里。

此时,星期三下午的第三节自由自习,我正拿着第四次月考的成绩发呆。

每当年级的教务员小程把各班的成绩单发到班主任手里的时候,老师们便习惯性地围到班主任身边,看一阵子,感慨一阵子,有人脸上溢着笑,有人嘴里叹着气,各回到各的座位上。这时班主任才能静下心来,把那几个重点学生圈出来,和以往的成绩细细比对,比对排名,比对学科进退,心里想着去年的高考分数段,比对着这次的成绩能把学生推到什么样的学校里。

杨军考得一般,698,没进入700俱乐部。他这次主要是英语和综合做得不好,比上次少了15分。我一下子就想到了老于,嘿嘿,这家伙一看杨军这成绩,说不定急成什么样子。

杨军的事用不着我急,每个任课老师都比我更着急自己学科的成绩,年级主任比我更着急,屠校长比我更着急——不论大考小考,成绩一出来,或者成绩还没出来的时候,屠校长就常常把电话打到年级办公室,接电话的年级主任们就给他汇报考试的情况,核心是杨军的名次。

“考一百个本科重要,考一个清华北大更重要,如果非要做一个选择,我们宁愿要清华北大!”屠校长在班主任会上慷慨激昂。

我现在发呆的是田小禾。367,语文92,数学66,英语76,综合134!这个成绩别说本科,就连正规的专科也走不了,最多走高职!

他这已经够努力了,以前的成绩总在300左右徘徊。可这成绩你再说他努力又有什么用?

唉!我不由地想起田秉德,想起他心心念念的大学梦,想起那次喝醉酒的倾诉与嘱托,我忍不住摇了摇头,走出了办公室。

大家都在安静地上自习,可那个田小禾竟然没在教室里。除了李洪芳和陈鲁几个练体育的特长生,教室里只缺田小禾一个人,这臭小子跑了哪里去?上着课不请假随意外出,也太不把班级纪律放了眼里!

我气呼呼地问同桌,同桌摇头,又问毛伟,毛伟瞪着大眼愣了愣,东张西望一阵子:这小子一定又在编理由。我索性不理他,气鼓鼓地往外走。

“那个……田小禾考得不好,他心情很不好……”王敏赶出教室,低声对我说,眼睛里似乎隐着替田小禾开脱的神情。

“他什么时候好过?他会因为考试心情不好么?”我眼前不由地晃过田小禾一提成绩那吊儿郎当的样子。

我示意王敏回教室。自己也转过楼梯准备下楼找一找田小禾。

“老师——!”毛伟却又追了过来,“我好像猜到他去了哪里……”

我瞪了他一眼,哼,你小子一定早就知道在哪里。

毛伟在后面跟着我,我不理他,他一时也不敢再说话。

“你怎么还跟着?回你的教室去!”

“我……我领你找他……”毛伟吞吞吐吐闷声闷气。

我缓了下脸色,对毛伟挥了挥手,让他回了教室。

这么大的校园,他能跑到哪里去,没有请假条,他根本就出不去校门。我大体猜到他在哪里。

操场边,小花园假山旁,四角亭子里,田小禾果然呆呆地坐在那里。

我都走到他身边了,他竟然没有注意,眼睛茫然地望着天空,似乎比天空更空洞。

我一下子从他的眼睛里读到了忧伤!

这个发现把我肚子里所有的恼怒化成了空气,我心里突然涌起一股酸涩的东西。

我坐在他对面的石凳上。

他看见了我,脸上闪过一丝不安的神情。

“怎么上着课跑出来了?”

“坐不住,烦心……”田小禾望着我,“真没用,越考越窝囊……”

我笑着给他打哈哈,调侃他什么时候眼里有了成绩。

“不怨人家瞧不起,怪自己笨,没本事。”他一味地自责。

“这可不是你田小禾,你的努力老师看在眼里,同学们看在眼里,没有人瞧不起,所有的努力都值得尊重。”

田小禾摇头叹气。

他说自己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关心成绩,从小学到现在十二年了,从来没有哪一回像现在这样在意成绩,上小学被老师提溜着腮帮子训斥的时候,别人拿着奖状而自己灰溜溜回家被爸爸呵斥挖苦的时候,高一高二成绩烂到底的时候,自己好像从来没在心里把成绩当什么事儿,甚至本能地反感拿成绩说事的同学、家长和老师。

“那你现在又烦什么?”

“当学生的当然得拿成绩啊!我马上就要18岁了,我还能一直装傻充愣地混下去啊?还是你们当大人的说得对,干什么的说什么,一样当学生,为什么自己就天天混日子,没有成绩说啥都是阿Q,也不怪人家瞧不起,回到家也得不到好脸子……”

田小禾烦恼地捶打着脑袋,一个劲地埋怨自己笨,为什么人家轻松听懂的到了自己这里就是钻不进去。

我没再一味地安慰他,而是给了他一个比喻。

一条破得到处都是窟窿的裤子想补好并不容易,因为它到处都是窟窿眼子,即使没有窟窿眼子的地方也很不结实,说不定哪天又挣出新的窟窿。怎么办?你得敢于放弃,扔掉破裤子,重新买一条新裤子。也许你要说买新裤子代价更大你买不起,可如果你不舍得投入和放弃,你永远都在窟窿中挣扎,等待你的到处都是窟窿眼子!

“咱换个话题,田小禾,谈一谈你爸爸和你?”

田小禾抬起头,满是警惕:“谈他干什么?不谈不谈!”

“为什么不谈呢,你是在怕什么?或者说你在躲避?”

田小禾摇头,脸上现出烦恼的神情。

“田小禾,这件事我早就想找你谈一谈,找你谈并不只是因为你爸爸委托过我什么,而是我觉得这件事必须谈!说真话,我非常不满意你对待父母的态度!”我的语气一下子严肃起来。

“你了解你的父母吗?你作为家里唯一的儿子,你知道自己在家庭里的意义么?是,我知道,你不满你的爸爸,你觉得你爸爸处处对你不满意,似乎你从小到大没得到过他的夸奖,可你反过来想过吗?你作为儿子从小到大给这个家庭带来过什么?你是你们这个小家的整个未来,在你身上有着他们这一辈子所有的期望!是,他们没多少文化,或者说完全没有文化,他们不会教育,他们不懂你,可你这个已经受过高中教育的儿子懂他们吗?”

话像连珠炮一样射了出来,我根本不给田小禾插嘴的机会。

“我知道你对你爸爸内心充满了抵触。我不管你们父子之间发生过什么,但我作为你的老师只问你一句,作为儿子,你真的了解你的父亲吗?如果你连最亲近的人都不知道了解和关心,那你在班里在学校里所表现出来的所有美好到底又有多少值得信任的意义?”

田小禾一句话不说,低着头,任凭我质问和批评。

“我接触过你爸爸,因为接触过,所以才更不相信他是你心中想象的样子!我当然更了解你田小禾,可正因为了解,才更不满意你现在的样子!如果一个人连他的父母都不知道去爱,那就算他再有本事,不论他最后多么有出息,都不值得信任和亲近!田小禾,老师知道你不是那类人,可是你现在的样子,实实在在就是那类人!”

我这话说得太重,所以说完后我偷偷地观察田小禾。

田小禾呆了似的,也许正为成绩而烦恼的他没想到又得到我这样的训斥。

泪水从他脸上滑了下来,他啜泣着,手胡乱地抹着泪,望了眼我,又望了望远处的天空。

“我笨,我让谁都瞧不起……”

他只是摇头,只是不停地啜泣。

斜阳的余辉照着池边的柳,照着假山和亭子,我和田小禾的影子被斜阳拉得很长很长。

我拍了拍田小禾的肩膀:“你一点也不笨,相反你很优秀,也很善良,你现在早就是学校的红人啦,不再像以前一样只会上黑名单,成了红名单!”

我给他列举这一年多来他的所做所为。他静静地听着,嘴角有了丝丝笑意。

“我给你布置个作业吧,田小禾?”

他望着我。

“你静下来后用笔写出自己的优点,至少十条优点……对,光优点不说缺点,你不妨给每条优点举点事例或者解释……”

他迟疑地望着我,但最终点了点头。

“最重要的是第二个作业,你回忆一下自己长到18岁的这段日子,列举出你爸爸的所有优点……对,就是优点,你能想到的所有优点,所有对你的对你妈妈的好,都写在纸上!”

田小禾更加吃惊,也许他没想到我让他做这样的作业。

“为什么写这些,而不是学习?”

他终于问了出来。

“因为这些比你的学习更重要!”我说得斩钉截铁。

“奇葩,你也真是奇葩!不务正业的班主任,放着学习不问,净管一些家长里短的闲片子……”

田小禾笑了出来,站起身。我也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捣了他肩胛一拳。我们两个走下亭子……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留言 20

更多故事

    作者简介

    • 0关注
    • 0粉丝
    • 0故事

      推荐主题

        南瓜屋公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