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歧路丛生的青葱爱情
物语41
2018年11月9日
“ 军子有些愣,这个情节有点出乎意料 ”

      当第二天军子顶着光头出现在教室时,大家都觉得滑稽可笑。大冬天的,剃一个光头,有违时令。而且,那光头上起了一个大水泡,只要军子头一动,那水泡就在头顶上一晃一晃的。连傻子都知道,最近军子身上绝对有故事。

    “军子,你这是要剃度出家吗?”

    “人家和尚头顶上的戒疤是用香火烧灼的,你的恐怕是开水烫的吧。”

      军子黑着脸不说话,拿过“麻脸”的作业就抄。最近军子进步显著,从开始连作业本也没有,到自觉买本子抄作业了。他和国强一样,希望通过明年的武术锦标赛来个鲤鱼跳龙门,进入体校或是大学体育专业。

    “麻脸”皱着眉头,瞅着军子一句话也不说,他似乎预感到了军子的故事和他有关系。因为他姐胡小萍曾隐约问起过军子,“麻脸”的超强大脑一下子就进行了无穷的推演与联想,结果让“麻脸”对军子充满了戒备和敌意。

      国强在拧着眉毛背诵英语单词,就像小孩学舌一样,但他总结出了一套自己的办法。“earth,饿死,饿死——地球,人饿死了就埋在地球上。”。“moon,母嗯,母嗯——月亮,猪八戒到月宫,见了母猪嫦娥往地上摁!”周围的同学每次听到国强背英语单词就忍不住发笑,因为国强记忆单词的气候会达到忘我的境界。还别说,国强的英语大有进步。大家都记得初一第一次上英语课的场景,年轻的老师用英语问国强你叫什么名字?国强根本不懂,老师问一句,他就跟着重复一句“我吃腰内母!”老师又问一边,他又重复一遍。最后搞得老师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雅丽不满地看着国强。认真起来的国强似乎不怎么在意自己了,上课认真学习了,下午课外活动时间就拼命地进行体育锻炼。雅丽感到有些孤单,同桌“黑妹”又请假了,现在的“黑妹”的一颗心已经死死地吊在“四眼”身上了。

    “军子,头是怎么回事?”国强偷偷问军子。

      军子抬起眼,望着虚空,一脸的陶醉和神往,“好可爱,好美,好有辣味。”

    “我问你的头!”国强有些来气,感觉军子怎么傻了?

    “头——这是爱的代价!”军子故作潇洒地甩了一下头,然后很浪地伸出右手往头顶上摸了一下。要是他的头发还在,刚才那动作一定很帅,很骚气。但发情的军子竟忘了他已是光头,而且顶着个大水泡。他的右手指甲一下子戳到了那明晃晃的水泡上,疼得他“嗷”地一声惊叫。

      下午课外活动时间,国强、军子他们又要去跑十公里越野。越野路程的起点是学校大门,沿着一条僻静平坦的乡间小路往返奔跑。雅丽像往常一样抱着国强的衣服在校门外溜达,为的是等国强回来后立刻给他披上外套,以免感冒着凉。那些没有女朋友的男生,像军子他们,就把暂时脱下来的厚衣服胡乱地放在操场一角。

      雅丽正低头溜达,突然一辆摩托车“突突突”地停在跟前。雅丽一看,是个年轻小伙子,头发烫成了大花卷,戴着一副蛤蟆镜。雅丽感觉有些眼熟,却有认不出。

    “雅丽,你好啊?”那人摘下蛤蟆镜,竟是冯光明。

    “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冯公子啊!”雅丽语气里明显带着嘲笑。

      冯光明早就知道雅丽是五谷的女儿了。冯光明经常去鸿月酒楼吃饭,多次碰上雅丽,自然就知道了。当冯光明认识雅丽后,也知道那晚看电影时被自己差点强奸的女孩就是雅丽。冯光明想,他娘的这就是缘分。

      冯光明作为镇长的儿子,自然不乏有说媒提亲的,但冯光明都不同意,因为看中了雅丽。

    “光明,你到底要啥样的女孩?”那天,冯镇长问他。

    “爸爸,我有意中人了!鸿月酒楼五谷的女儿。”

      冯镇长一阵惊喜,心想儿子有眼光,五谷可是本乡最有钱的主儿,找他的闺女绝对没错。他见过几次雅丽,姑娘长的俊,随她娘。就是人家姑娘有些小,听说还在上中学。可冯镇长转而一想,女人小了更好,鸿月楼的小雯不是小吗?小了更有味道!再说了,儿子现在还小,爱情的事儿谁也说不准,就让他先折腾去吧。

    “需要我出面吗?”冯镇长问儿子。

      冯光明说不用,心想若这点事还搞不定,他冯光明还有脸混吗?

      冯光明眯着眼睛看着雅丽笑,笑容挺甜,“雅丽,这是我刚买的摩托,要不带你去兜兜风?”

    “不去!”

    “星期天去城里看电影吗?”

    “不去!”

      雅丽毫无表情,根本不拿正眼看冯光明。突然,雅丽阳光灿烂地笑了起来,目光直接越过冯光明,甚至可以说是直接忽视冯光明,向远处跑来的国强挥手致意。

      东光明气得一轰油门就走了。

    “国强,你还有三分钟就达到了吴老师的要求了!”雅丽看着表对国强喊到。

    “雅丽,那骑摩托车的是谁?”

    “一神经病!”

      国强不再问,只顾“呼哧呼哧”地喘粗气,他知道漂亮的雅丽遇到的搭讪多了去了。国强慢慢地放慢速度,小步向操场跑去。

      而军子整整比国强慢了三分钟。

      傍晚,军子匆匆吃过晚饭,就悄悄向胡小萍的理发馆溜去。 军子并不知道,他身后一个黑影正偷偷地跟着自己。当军子走到理发馆的门外时,看到胡小萍正在抬头怔怔地望着门外。军子推门而入,门也不敲。胡小萍看到了军子光头上那个被热水烫起的巨大水泡。

    “你怎么没去买点药抹抹?”胡小萍问道。

    “还没得空,”军子嘿嘿笑着,心里很感动,心想胡小萍这么问说明她在关心自己。

    “前些日子是你帮小波揍了那个王八蛋?”

      军子点点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胡小萍走过来,直接绕过军子,从里面把理发店的门插上了,然后拽着军子的手就往里屋走,还不忘拉灭了屋里的电灯。

      军子有些愣,这个情节有点出乎意料。

    “军子,今天姐让你玩个够!”【故事待续】

      本专栏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31 8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