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歧路丛生的青葱爱情
物语41
2018年11月9日
“ 军子有些愣,这个情节有点出乎意料 ”

      当第二天军子顶着光头出现在教室时,大家都觉得滑稽可笑。大冬天的,剃一个光头,有违时令。而且,那光头上起了一个大水泡,只要军子头一动,那水泡就在头顶上一晃一晃的。连傻子都知道,最近军子身上绝对有故事。

    “军子,你这是要剃度出家吗?”

    “人家和尚头顶上的戒疤是用香火烧灼的,你的恐怕是开水烫的吧。”

      军子黑着脸不说话,拿过“麻脸”的作业就抄。最近军子进步显著,从开始连作业本也没有,到自觉买本子抄作业了。他和国强一样,希望通过明年的武术锦标赛来个鲤鱼跳龙门,进入体校或是大学体育专业。

    “麻脸”皱着眉头,瞅着军子一句话也不说,他似乎预感到了军子的故事和他有关系。因为他姐胡小萍曾隐约问起过军子,“麻脸”的超强大脑一下子就进行了无穷的推演与联想,结果让“麻脸”对军子充满了戒备和敌意。

微信扫码,阅读完整故事
25 7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

    拼命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