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妹妹许给山大王
静悄悄的_夏天
2019年6月6日
“ 只消一个时辰,儿媳便被活活打死 ”

小时候,在端午节那天我手腕上戴着妈妈用红绿布絮艾叶缝制的小辣椒,脖子上戴着一颗大大的红心,里面也絮满了清香的艾叶。

据说这样可以消病除灾,并且蝎子蜈蚣都不会到跟前。

那时候,湛蓝的天空飘着一团团胖乎乎的白云,桑树叶子哗啦啦在风中作响,不时传来布谷鸟“他姑,他姑”的叫声。

我只闻过其声,听过关于它的故事,却从未见过它哪怕从天空快速划过的身影。

话说有着鸟语艾香的节日怎少得了吃?

我们这边,端午传统的吃食就数江米糕了。

从端午节前夕,就有小贩用大金鹿自行车载着一个大笸箩沿街叫卖。

“江米糕,来了江米糕。”

听见叫卖,人还没跑出大门,仿佛已经闻见了那江米糕香味。

江米糕是用大米和红枣混在一起蒸的,压的很实,谁买,小贩就用雪亮的长刀子割一块下来,包在荷叶里,递到你手上。

庄户人家买给小孩子吃,最多买一斤,还有买半斤的。

单纯的江米糕我觉得没多香,主要是割下来,用干荷叶一包,带着荷叶的清香,软、糯,加上红枣的香甜,简直是绝配。

吃完了,再舔舔荷叶上粘的米,那叫一个回味无穷。

那时端午节最幸福的事就是吃江米糕啦,最痛苦的事嘛,就是刚买了一块江米糕就掉在了地上。

那时候,我就吃着江米糕,聚精会神地听着妈妈讲布谷鸟的故事。

传说有一年暮春,有一户养蚕人家的老妇人打发儿媳和女儿一起上山采桑叶回来喂养幼蚕,那时候养蚕,不是专门种植桑树,而是出门满山找。

临行前,她嘱咐两人谁也不许偷懒,每人必须采满一筐才能回来,否则,家法伺候。

所谓的家法,除了挨打受骂,主要是一天不得吃饭。

听了老妇人的吩咐之后,嫂子小姑子两人就背上藤筐双双出门了。两人漫山遍野找桑叶,可是一直找到太阳偏西,仍然没寻到一棵桑树,放眼望去,满目都是郁郁葱葱,油油亮亮的胡菠萝树(我也不知胡菠萝树为何物)。

嫂子心如急焚,担心回家遭受婆婆责骂和惩罚,看到身旁正值豆蔻年华的小姑子水灵灵的且尚未婚配,于是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她离开小姑子一段距离,走到一处山头,双手合十念道:胡菠萝叶,变成桑,我把我妹妹许给山大王。

在古代,重要的事情也是说三遍。

嫂子念了三遍之后,忽然一阵狂风大作,飞沙走石,遮天蔽日,转眼之间,眼前的胡菠萝树,全部变成了桑树,肥厚的桑叶在眼前闪闪发光,在风中“沙沙”作响。

尽管小姑子已不见踪影,那又有何妨?

嫂子心中大喜想:我要先把桑叶采满筐。

嫂子终于在太阳落山之前,背着满满一筐桑叶回了家。

老妇人一看,收货颇丰,满脸笑容,可一看儿媳一人归来,忙问你妹妹为何不归

儿媳支支吾吾道:那个,那个我妹妹她走丢了。

老妇人一听,觉得两个人一起出门,女儿怎么能走丢?再一看儿媳不敢抬头,吓得哆哆嗦嗦,觉得其中定有隐情,便拿起笤帚一阵狂抽。

老妇人一边抽一边问,你把你妹妹弄哪里去了?

儿媳死活不肯说,后来老妇人命家丁将其吊打,她承受不住,才把实情一一道来。

说出实情后,老妇人更加失去理智,她知道女儿再也不能回来(古时人说话是算数的,说怎样就是怎样,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气急败坏地命家丁往死里打。

只消一个时辰,儿媳便被活活打死。

她死后,被扔在山岗上,久之,腐尸成泥。

那年暮春,从泥土中展翅飞出一只鸟,便是嫂子幻化而成,这只鸟被人们唤作布谷鸟。

布谷鸟飞向高空,俯视身下见一片绿油油的桑林,它想起了为人长嫂时消失不见的小姑子,她十分懊悔自己的自私,于是,它开始了寻找小姑子之旅。

它边飞边叫,"他姑他姑",“他姑他姑”,飞累了,就停在树上休息,休息的时候也不忘呼唤:“他姑他姑”。

它奔波于南方北方的桑林之上,整个采桑喂蚕的季节,它能飞翔十几万里,来去匆匆,几乎没有人能看到它的踪影。

布谷鸟(嫂子)寻找小姑子几百上千年,都没有找到,但仍坚持每年寻找。

据说每年蚕儿“上山”将要结茧的时候,也就是端午前后,人们已经不采桑了,这时候,布谷鸟看着无人的桑林,金黄的麦地,艾香遍野,感到无限绝望和悲伤,它更加急切地呼唤“他姑他姑,他姑他姑,他姑他姑他他姑”。

她昼不食,夜不寐,一分一秒都不想耽误,每时每刻都抱着找到妹妹的希望,最后,还是没找到小姑子,它焦急到眼睛滴血……

端午节后,养蚕工作结束,它的叫声也逐渐消失。

妈妈的故事讲完了,我的江米糕也吃完了,只剩手中一片干枯的荷叶。

分明这荷叶的清香,还在等一块如玉的江米糕……

你们谁?能再给我一块原汁原味的江米糕,我会再给你讲一个十分精彩,精彩到好吃的故事。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28 37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