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了同学家的甘蔗,屁股被父亲打开了花
掌剑天涯
2019年4月14日
“ 我看到了三婶用衣角偷偷的抹着眼角挂着的泪 ”

“让你从小就不学好,让你偷东西。”

父亲随手拿起穿着的布鞋,高高扬起,重重的一下下的落在我娇嫩雪白的屁股上。

“爹,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我一边大哭着一边求着饶。

旁边二叔三婶看我屁股被打的通红,于是一起上来试图劝阻父亲。

“你看孩子都知道错了,也就撇了几根甘蔗,你就别再打了。”

父亲的手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边打着一边扭头和他们说着。

“他二叔,他三婶,今天你们谁劝我都不行,从小就这样,长大还得了。”

我一看父亲完全没有停手的意思,一边哭一边喊着疼。

二叔三婶不忍直视,看着我血红的屁股,把头扭到了一边,我看到了三婶用衣角偷偷的抹着眼角挂着的泪。

“二哥,你说是你自己的儿子,你咋就恁狠心下得去那么重的手,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该告诉你他偷了甘蔗的事。”

也许是父亲用力太重,也许是布鞋过于老旧,打着打着,鞋底断了,父亲扔了布鞋,随手就去拿旁边的木棍。

二叔一把把父亲手边的木棍拿开,然后对父亲大声喊着。

“二哥,你还真想打死你儿子啊?”

然后趁机给我摆摆手,头往旁边摇着示意我赶紧走。

“天涯,你还不赶快走,还站着等着挨吗。”

我站着没动,如果是平常的事,父亲要打我,我早拔腿跑了。

我虽然时常挨父亲的揍,但是以前从没被父亲打那么重过,我知道父亲肯定真的发火了,而自己也的确做了不可饶恕的事,就站着没动,等待父亲的判决。

父亲也的确打的累了,从怀里摸出烟递给二叔一根,自己也点上了一支,然后恶狠狠指着我。

“今天要不是你二叔三婶在这,你瞧我打不死你。”

接着猛抽了几口烟,父亲又冲我喊了声。

“等下和我一起去给人家认个错,看看该赔多少赔多少,哎,真不让人省心。”

我知道父亲算是放过我了,就提起裤子捂着屁股一扭一扭的走到一边等他。

抽完烟,父亲带着我去认错,到了我才知道,原来偷的是我同学张小芬家的,当时别提多尴尬了。

由于也没损失多少,再加上本就是邻村,父亲和张小芬的父亲也认识,就没计较,还要父亲和我一起留下来吃饭,只是偷了人家的东西,父亲还怎么好意思留下来呢。

不过临走的时候他们非要让我们带几根甘蔗回来,父亲推脱不要,可是挡不住张小芬的父亲硬塞啊,临走的时候,他还提醒父亲。

“老孙你也太狠了,你看把孩子打的,回去别再打了啊。”

父亲嘴上说着放心吧不打了,扭头就给我来了一句。

“今天没你的饭吃啊。”

我知道父亲说的出做的到,而我又哪里敢去吃饭。

后来还是母亲背着父亲偷偷的塞了几个馒头给我,我才避免挨饿。

从小到大,父亲的家教还算严厉,家里的箱子里通常会有几分几毛的钱放着,但是我从来没有拿过。只是这次因为嘴馋,再加上小丰和大天一直说不会有人发现,我才和他们一起做了坏事。

那时候我才上小学三年级,我们村没有种甘蔗的,平时要吃都是吃青玉米杆,倒是隔壁村刘张庄种了不少,而且地就和我们村的地顶头,我们村大多种的是玉米,由于地就在他们村南地,离的特别近,就有几家种上了甘蔗,到了成熟的季节就去集市上卖钱。

而我们要偷的那块甘蔗地,刚好和大天家的地挨着,中间就隔了一条地沿沟(我们那里的叫法,其实也就四十公分左右的小沟槽,用来区分各家的地)。

只是我没想到偷的竟然是张小芬家的,虽然父亲带我过去认了错,不过还是被她捣鼓了好一阵子。

要说这也是童年的乐趣,偷摘这家的杏子,偷拿那家的桃子的,我们心里都没把这当做是偷,不过那是自己村子,平时都认识。

而这甘蔗不是我们村的,再加上都不知道谁家的,所以还真是偷。

不过小丰大天我们为了吃这个甘蔗,还真是煞费苦心。

目标定下来之后,我提议,时间选在接近中午,我们装作薅草,每人拿个袋子,得手之后掰断几节放在袋子里和草放一起,这样走在路上谁都不知道。

为了做的更逼真些,我和小丰大天还真好薅了大半袋子草,就这样,我们边薅边移动,逐渐的就靠近张小芬家的甘蔗地。

我们蹲下身子在大天家的玉米地里不停的观望,由于快到中午了,田地里静悄悄的,看着甘蔗地就在我们前面,我心里不由得有点紧张。扭头看了眼小丰和大天,他们都眼巴巴看着我,我知道是在等我下最后的命令了。

我稳了稳紧张的情绪,轻轻的朝着他们两个摆了摆手,于是我们三个蹑手蹑脚的一起来到了那块甘蔗地前。

看着粗大甜壮的甘蔗,我们三个不约而同的啪啪啪,每人掰断了几根。

清脆的声音在寂静的中午分外响亮,也惊动了张小芬的父亲。

接着就听到张小芬的父亲一声大喝。

“是谁,偷我家的甘蔗。”

然后就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同时不停的大喊。

“有偷甘蔗的,逮住他们。”

我们三个吓的大汗直流,也顾不得拿着那些甘蔗,抓起袋子扭头就跑。

等我们跑出大天家的玉米地,发现后面并没有人追上来,我想当时肯定是一人多高的玉米地掩护了我们,再加上到处都是隐蔽的地方,所以张小芬的父亲他们并没有冒然来追,不过声音倒是一直喊着。

出了地头,迎面碰上了三婶,不用说三婶也猜到了,不过也怕我们被逮到挨揍吃亏,就招呼着我们赶紧回家。

分开的时候我还不忘交代他们几句。

“咱们都装作没事的人一样回家,另外谁都不许把这事说出去,要不然……”

说着我握紧拳头向他们扬了扬。

我本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可没成想三婶还是把这事告诉了父亲。

后面的一段时间,我睡觉都是趴着睡,看到父亲心里就有一股莫名的害怕。

不过后来我再也没有偷过东西,现在想想,这一顿揍还真让我长了记性。

25 33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