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54
喜欢 33
故事来自主题: 【专栏】仙人的市井江湖:那些有故事的人
对不起,我要的是发财,不是做冤大头
桃花仙人种南瓜
2019年10月21日
“ 可当时的我,是个钢铁直男 ”

二十三岁那年,我也不知哪根筋抽搐去,突然想要淘宝致富。看了几本关于银元铜板古玩的书后,我就开始实行我的发财大计。无论新闻还是小说,那些古代玩意似乎都出现在乡村,或许是因为村民比较淳朴,知识水准也较低的缘故吧。

在一个万里无云的周六,我骑着破旧的自行车出发了。家里虽然有摩托车,但那个年代的摩托车,就如前些年的汽车,还能值点钱。万一卖主见我骑摩托车,向高处要价,岂不是为了面子丢了里子?

这从县城冲入农村的计划,并不顺利。我骑着车流着汗,晃荡了好几个村庄,就这么直通通地问别人有没有古代的玩意,得到的回答不是微笑就是摇头。更尴尬的是,我在一个村里,遇到了我初中的女同学。想当年,我也曾英俊潇洒(悄悄问一句,吹牛不犯法吧?),这位女同学就坐在我前面,有段时间对我颇有意思,还给我递了纸条。可当时的我,是个钢铁直男,完全不懂风情,看过就丢了。

那天为了掩盖自己有点钱的真相,我特意穿了一件几年前的旧衣裳。衣儿旧,车儿破,怎么着画风也有些不对。但有人穿龙袍不像太子,而以我当年正在线的颜值,就算穿得破旧点,那英姿飒爽也该如孕妇的肚子般掩藏不住吧?我向她打招呼,她很敷衍的“嗯”了一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彼时正是“日高人渴漫思茶”,说好的村里人淳朴,说好的同窗情谊,请我喝口水总可以吧?但女同学只是横了我一眼,头也不回的就走了,走得那么干脆利落,分明是怕我黏着她。

无趣的我,只得骑车向下一个村庄进发。路上突然灵光一闪,难道那是女同学嫁过来的村庄,也许她是怕之前对我有意思的事暴露吧?想到这里,我突然又兴高采烈起来。又骑了半小时后,我终于终于遇上了一个家里有古玩意的人。

我从大路进到右边田野时,只看到一个皮肤黝黑,身材矮小、五六十岁的老农在田里干活。

听完我的问话,那老农停下手中的活,驻着锄头打量我,说他家有几枚以前传下来的银元,问我什么价收?我故作老练地说,要先看看品相和东西。

老农就赤着脚扛着锄头,带我去他的家。走了六十来米后,就到了村口。

几个三四十岁的妇女正在摘菜,见他领着我过去,有人问:“老秦,这后生是你谁呀?没见过。”

那叫老秦的老农笑笑:“朋友,一个朋友。”

我跟着来到老秦的家。斑驳的墙,老式的旧瓦,龟裂破旧的木门,进屋还要跨过一个石门槛。

走进他家,浑身一阵清凉,看来这屋应该是土墙。地面虽是水泥地,却有些凹凸不平。老秦拉亮了电灯,那灯泡发着昏暗的红光,我估计不会超过25瓦。

灯光下的屋内杂乱无比,老秦在破旧的橱柜里翻找了好一阵,拿出个锈迹斑斑的小铁盒,打开后,里面是块黑色的布,等黑布全部摊开,出现在眼前的是三枚银元:两枚袁大头和一枚鹰洋。他这么珍而重之的藏着,顿时让我大感兴趣。

拿过银元,我故作内行地用指甲夹起,在嘴边一吹,然后放到耳边,果然有“零零”的空鸣声。我问老秦怎么卖?他说不知道行情,就胡乱卖了,袁大头一百元一枚,鹰洋四百。来之前我看杂志上说,好品相的银元大致是二百六到三百的价。

我问他为什么鹰洋那么贵?老秦把鹰洋放入满是老茧的手中,轻轻抚摸,我看见了他指甲缝中的泥土。他说这个品相很好,而且是他爷爷留下的唯一念想。

我决定先收那两枚袁大头,这鹰洋的纪念价值被老秦附加上去后,就不值当了。两百元先收那两枚,至少能卖五百吧,那起码能赚三百。要知道,当时的工资也不过每月三四百。但我不能不还价,因为不还价的话,老秦就会后悔,这心理,我是明白的。

老秦显得有些犹豫,说自己不知行情,不太想卖。他说:“如果你一定要买也行,只是买了就不能后悔,我卖低了不找你,你买高了也别找我。”我见他既怕我不买,又怕我买了后反悔来退钱的模样,果然是淳朴村民啊。我安慰他,绝不后悔,最终以一百八十元的价格买了两枚袁大头。

老秦接过两张百元币,对着灯光又看又摸,就像从没见过百元币似的,最后还拿到屋外看了一遍,才收入袋中。

我拿着银元道了一声谢就走了,出门时村口那几个妇女向我瞟了几眼后,转过头去窃窃私语。我得意地想,她们是没见过这么帅的帅哥吧?

踩着自行车回去时,我心里盘算了下,一天赚三百,一个月就能赚九千。这还是银元,万一哪天走运,遇上个古瓶、名画、古剑啊什么的,那就直接成暴发户了。

回到县城,我就往一家古玩店跑。

小胡子老板正在店里看报纸,我啪的一下,把两个银元拍在玻璃柜面上,让他看看值多少钱。

小胡子放下报纸,拿了银元一抛一掂一吹一听,然后就定眼看我。我问这个能值多少一枚,老板问我哪来的,我说刚从乡下收的。他又问我多少钱收的,我说三百元两个。小胡子看我的目光有些怪异,然后他说:“假的。”他的话说得很慢、很平静,但对我无疑是个暴击。

“不可能假的?会响的。”我不服,那指甲缝里都是污泥的憨老秦,怎么也不像是骗子。小胡子摇摇头,他的眼神中,有着看傻瓜的怜悯。

他从柜台里拿出一枚银元吹响,放我耳边,果然这声音有很大区别。他的清脆悠扬,我的却呆硬浅短。小胡子又让我放手上掂掂,一个飘一个沉。我说也许是磨损不同,他让我仔细看看。他的有层银的光泽,而我的暗哑干涩,上面还有细细的小黑孔。

我怀疑小胡子故意说假,然后想低价收购。于是又找了另外几家,他们说的是一样的。

我终于明白,老秦为什么说买定离手,不要后悔,也明白村口的妇女们的窃窃私语,是在笑话上当的我。

不甘心的我,立马回头去找老秦。可气势汹汹的我被他三个问题问得哑口无言,他问他有没有保证是真的,他有没有强迫我买,他有没说过买卖成交绝不后悔。

看我垂头丧气的样子,他突然说:“要不你卖还给我。”我正欣喜若狂,老秦的后半句就露出来了:“两个九十元。”

拿着九十元,骑车回家途中,我突然发觉,我想收袁大头,却成了冤大头。老秦之所以会回购,首先他有了再一次空手套白狼的工具;第二也省得我损失太大,心生怨恨。我不得不承认,我对村人的看法似乎太偏颇,我用淳朴二字来掩饰我对他们的轻视,万万没想到,那看着憨憨的老秦,竟用智商碾压了我。他到底经历过什么,才能如此狡猾,直到现在,这依然是我的不解之谜。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留言 54

更多故事

    作者简介

    • 0关注
    • 0粉丝
    • 0故事

      推荐主题

        南瓜屋公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