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偶像是个欺骗感情的大坏蛋
后桌学霸
2019年5月22日
“ 我喜欢的薛之谦已经留在了那场认真的雪里 ”

说出来可能没人信。我初中就开始喜欢薛之谦了,那会儿学校还没几个人认识他。每次有同学嘲笑我偶像是个小人物时,我总会气宇轩昂的跟她们保证。

“等着吧,要不了多久他就会红,到时,你们高攀不上。”

我的预言一点都没错,就在两年前,薛之谦红了,红透了,红得发紫。各大频道的综艺节目被他承包,微博热搜每天都是他的新歌,所有音乐网站的榜首都有他的名字。每天说爱他的女粉丝成群结队,他一夜之间变成了所有人的薛之谦,而我身上那点小小的傲娇感一时间也荡然无存。

我失落过一阵子,后来想想,老薛红了我该为他高兴才是,这恰恰证明我眼光毒,看人准,现在,我也终于不用再逢人就介绍,“认真的雪你知道吗?那就是薛之谦唱的。”

相比后来那几首脍炙人口的新歌,我更喜欢他成名之前的那几首,《黄色枫叶》、《传说》、《王子归来》,这些名不经传的歌曲却温暖了我青春里那段灰色的记忆。

刚出社会那段日子,年龄小,不够圆滑,身边也没有说得上话的朋友。每次一到放假,我就窝在被窝里听歌,听到睡着,又听到睡醒,仿佛有个人一直在我耳边陪我聊天说话,慢慢的,我竟没那么害怕孤独了。

我并没有跟那些脑残粉一样疯狂追星,我理智,内敛,可这并不证明我喜欢老薛就比她们少,相反,我只是把他藏在我内心一个柔软的角落里,好让他随时随地能得到阳光的照拂。

当然,这只是堕胎事件发生之前我对他的态度。

李雨桐刚爆料时我是不信的,那些网民在网上的不实言论我也基本没当一回事。可后来事情持续发酵,证明老薛骗财骗色还骗感情的证据频频发出,直到薛之谦自己都不再辩解,我才渐渐反应过来,十年前我心里那个深情忧郁的大男孩早就不在了。

或许是他变了,被娱乐圈的纸醉金迷蒙住了双眼,也或许,这十年里,我认识的薛之谦就一直是他伪装好的那一面。

跟无数个女人牵扯不清,欺骗女人的感情,亲口否决了一条鲜活的生命,这一切的一切连在一块儿,再去点开薛之谦的歌,从前的那段温馨记忆已经全然被冲走,只剩下现如今这难以驱赶的失望。

看来,我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差啊。

我换了手机屏保,切了电脑桌面,房间里的海报也撕得一张不剩,就连初中时珍藏的那张明信片也被我烧了。当然,我只是在用不伤害任何人的方式来清除对他原本的记忆,并没有像网络上那些喷子一样肆意诋毁,辱骂,毕竟“相爱”一场,就算分开了,天涯陌路,惟愿各自安好。就像对待前任一样。

经过两年的调节,我已经对薛之谦基本免疫了,办公室里常常有同事聊起他,有人夸,有人贬,但我的内心已经毫无波澜,毕竟,我喜欢的薛之谦已经留在了十年前那场认真的雪里......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22 35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