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年味的“压岁钱”
兜兜_里有根煙
2019年1月10日
“ 来,红包给妈妈保管 ”

“哎呀你看他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给压岁钱啊!”

“都是给小孩子的,图个吉利嘛!”

“不用、不用、真的不用!他也不是个孩子了!”

“拿着嘛!”

“那行吧,就先拿着吧!”

......

“来,红包给妈妈保管,别拿在手里弄丢了,我给你存着,上学给你买新衣服”

......

就这样骗了我18年!

记忆中收到的压岁钱从来没在我口袋里捂热过,我妈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拿走,还那么的理所当然,我也无力反驳,只记得我妈答应我们的事情一件件呈现在我面前,即使我知道那点压岁钱换不来洗衣机、换不来冰箱、也换不来空调,即使我穿了我哥多年的旧衣服也没见过新衣服长什么样,甚至我发现我哥的衣服我穿了几次之后再次出现在老爸的身上,一次次都在加深我对压岁钱的印象,原来压岁钱不仅仅是钱!

年幼的时候,每年过年都会走人家,但除了正月初二我妈回娘家的时候会带上我们兄弟两个,其余的时间都是我爸带一个、我妈带一个分开串门儿,或者留两个在家里。当时我们就不理解了,难道我们两兄弟谁不是亲生的吗?还是说另有隐情?直到后来懂事了开始明白这里面不起眼的事理。

小时候的家里穷啊,除了逢年过节家里吃的稍微像样一点,平时都是格外节省的,虽然我们两兄弟不像别人家的小孩儿,看到好吃的跟八辈子没吃过一样,但还是尽量去避免这样的误会,毕竟人心叵测,谁知道我们吃完那样一顿饭之后背后会传来怎样的声音呢?比如:“看那两个孩子像没吃过东西一眼!爸妈怎么教的?”又或者“那两个孩子真能吃!”,我妈常说的话就是“养两个儿子太不容易了,谁要以后不懂事,我就亲手打死一个!”所以从小我们两兄弟就格外听话、懂事,正所谓“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一贯以来,家庭灌输的思想观念就不同,在外面不敢闹,要是惹事儿了的话,还得亲自带根竹条回家递交到妈妈的手上,想想就麻烦,所以有些事儿也就那样啦。

过年串门儿的时候多多少少都会收到红包,两兄弟不一起带出门的原因也包含这一点:“给压岁钱还得给双份!”,后来就很少一起出去拜年,毕竟农村心胸狭隘的人多到数不胜数,所以这个锅我们两兄弟谁都不背!

18岁那年,是我出门工作的第一年,也是从那一年开始不再接收任何性质压岁钱,还是从那一年开始,我们两兄弟开始一起出去代表全家给亲戚朋友拜年,而爸妈留在家里。

我想每个人的记忆里面都有关于压岁钱的那一段记忆碎片,或多或少还记得把压岁钱装进口袋时的兴奋,正筹划着要去买多少辣条、买多少棒棒糖、或者买多少炮仗和烟花,爸妈又突然从口袋里拿走红包时的不安,其实我也一样,只不过后来考虑更多的是这些压岁钱不仅仅是钱!

长辈们可以给未成年的小孩子压岁钱,寓意新的一年里顺风顺水、平平安安;成年人也会给年迈的老人们压岁钱,寓意身体健康、长命百岁;还有一种是富裕特殊情感的压岁钱,好比“叫姐姐,姐姐给你压岁钱......”其实压岁钱就是感情的寄托,我们都希望把最好祝福送给对方,可惜后来好多压岁钱的性质开始发生质的突变,我们开始考虑人情世故,甚至于出现攀比心理。

所以说有时候不想长大的原因就在这些或大或小的事情上面,越来越感受不到年味,年轻人和老一辈的人出现严重的脱节,试问我们是不是该回头想想现在的压岁钱还是当初的那个味儿吗?

 

30 17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