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叔
等你看笑话
2019年5月24日
“ 有时在伤口上撒盐也未必就是坏事儿。 ”

谢谢叔

那是清光绪年间的事儿,是我母亲家的真事儿。

1889年的中国,上下腐败已达极点,纲纪松弛,官吏逞私,祖宗基业殆尽倾颓。外交官李鸿章自嘲自己是“大清这座破屋的裱糊匠”。甲午战争期间日本在华间谍宗方小太郎在所写报告中估计,以当时的形势来看,早则十年,迟则三十年,中国“必将支离破碎呈现一大变化”。而那一年,日本的帝国宪法生效。

那一年我母亲的曾祖母出生了。这样一个国家,人民注定是要受罪的。

母亲的曾祖母的和曾祖父家都是乡绅,大户人家,特别是母亲的曾祖母家中有良田二百亩,大船七条,家里都雇上了丫鬟。姥爷家里因为是村里的村长,又是大户,所以两家人就成了好朋友,又定了娃娃亲。

因为官员腐败,民间也是不正之风横行,母亲曾祖母的父亲染上了赌博和酗酒的恶习,天天去赌场,每次回家都喝的烂醉,赌一回回家闹一回,见鸡打鸡,见狗打狗,成天拿个刀四处乱舞,谁也拦不住他去赌,家里人见了他像见了阎王。他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拿当铺当掉当赌资,家里连丝织的手套都当掉,最后弄到家徒四壁,是名符其实的败家子。

1901年,清光绪二十七年,那一年,杨儒就交收东三省事与俄罗斯谈判,清政府与列强签署议和大纲;向列强赔款四亿五千万两;中国与英国、美国、俄罗斯、德国、日本、奥地利、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荷兰和比利时签定<<辛丑条约>>;日本黑龙会成立。

那时候曾祖母就十二岁了,国家受欺凌,人民怎能安好?加上家有一不成材的父亲,更是雪上加霜,有一天家里六岁的弟弟在地上捡到一粒棒子粒递给母亲的曾祖母说:“姐,你给我糊棒子粑粑吧。” 母亲的曾祖母就抱着六岁的弟弟哭了一天。她的母亲见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这边母亲的曾祖父家还想悔婚,出于各种考虑,就让母亲的曾祖母嫁了出去。

那一年,是1909年,农历是己酉年(鸡年);清宣统元年。清朝已注定没了什么元气。国运衰败,人民受罪。母亲的曾祖父家也开始败落,因各种内忧外患,父母全都在前二年得暴病离他而去。母亲的曾祖父读完了私塾,到了十六岁。母亲的曾祖父是一个性格非常刚毅的人,虽然岁数不大,却是勤奋能干,他努力做好一个乡村地主应该做的事。

这是父母死去的第二年,家里开春什么都很好,可是越向后越不行,大清王朝的气数尽了,似乎大清的万物都要受连累,种什么也不长,家里的鸡鸭一窝一窝的死,猪也要生病,马也死去好几匹。全村如此,这一连串的事对于争强好胜的母亲曾祖父来说是不小的打击。

就要年关,家里就剩下一个银元,母亲曾祖父拿着这唯一的一枚银元不知如何是好,就在外面瞎转悠。看到他二叔叔开的赌棚,他就拿着这唯一的一枚银元进去押宝,结果输了。当时失魂落魄的坐在那里。这时有赌客就说了:“你这大侄子还小,不懂事儿,你就让他把那一块银元拿回去吧。”二叔叔咳嗽一声说:“车船店家衙,无罪也可杀,谁让他进来了呢?”有人还是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怎么他也是你亲侄不是?”二叔叔不耐烦的说:“要给你给,从盘古到今天,上了赌桌不认亲爹,开赌棚的谁的小棉袄不穿啊。”最后吼到:“没钱了就滚!”。

母亲曾祖父逃也似的离开了他二叔叔的赌棚,回到家静下心来决定发奋图强,决不让儿孙学赌。自此,凡是他这一枝上的没有一个人学习打牌叉麻将,直到现在也没有,而是勤俭持家,饱学诗书。虽然我们这些后代都没成什么大材,但是日子都是平平安安,吉祥如意。

对此,姥爷常说:“你太奶奶和你太爷爷其实最应该谢的是那个刻薄的二叔,有时在伤口上撒盐也未必就是坏事儿。”

11 4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