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里,老虎跳进门来
桃花仙人种南瓜
2019年2月11日
“ 猪耳朵肿得像大葫芦,地上留下不少野兽爪痕 ”

阿婷父母家的房子,孤零零地建在海拔一百多米的半山腰。前面四五米就是山谷,空气很清新,却也很冷。这房子传自于躲避兵荒马乱的父亲祖辈,母亲嫁过来后,就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直到去世。

阿婷还记得年少时在这山腰茅草屋中的生活,那时的她最怕雨天。每当下雨,家里的木桶、锅碗都派上了用场,用来接水。就算是睡觉,也要戴着斗笠才能躺在床上,听着雨水滴答滴答地掉落在四周的木桶和锅碗瓢盆中。家里四面土墙,屋顶用的是竹子搭架、树皮上覆盖着几层茅草,是地地道道的茅草屋。到了起风的日子,阿婷更是吓个半死,在学校里,她总担心家里屋顶被风掀走。

对只上过小学的阿婷来说,最有印象的古诗就是杜甫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她在五十多岁才从书上读到这首诗,觉得这就是13岁那年那个风雨天的真实写照。那天放学,撑着破伞的阿婷,在一脚泥一阵雨中回到山腰屋前,发现树皮上盖几层茅草的屋顶,已在大风中消失不见,家里没有一处干的地,灶台上的铁锅盛满了水,就像诗中的那一句“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母亲也不见了,屋里地上掉满了白色的、胖乎乎的茅草虫。这些喜欢生活在茅草中的小虫,在屋顶腐烂后,一条条下落,直到遍地都是。阿婷是在屋子不远处,一个山坡的小坑旁找到母亲的。她浑身湿透,摔在地上,膝盖和手肘都出血了。原来大风要卷走屋顶时,阿婷的母亲死命想要拉住,却不想她一个不足百斤的瘸脚矮女人,怎会是山中大风的对手,她被掀翻在地。这场狂风骤雨虽然恐怖,却并不是阿婷13岁那年最怕的经历。

秋天后的一个半夜里,猪栏中的猪发出瘆人叫声,就是那种“杀猪般的嚎叫”,把隔壁屋里的母亲和阿婷都闹醒了,听动静像是有凶猛的野兽进门了。当年那山中,野猪、野狼是时常见,豹子也有。当晚阿婷的父亲并不在家(原因见《被抓壮丁四年后,他翻山越岭回来了》一文),不敢出门的母亲手拿柴刀,在卧室里大喊大叫,阿婷颤抖着,用木棒用力敲打木门,希望能将那野兽吓跑。闹了很久,外面的动静终于小了,只听到猪的哼哼声。阿庭很想开门看个究竟,却始终不敢。直到第二天早上,听有人门前路过,母亲才打开了门,发现一米多高的门栏翻倒在一旁,猪圈里的大肥猪在外趴着,一只猪耳朵肿得像个大葫芦,地上和门拦上都留下了不少野兽的爪痕。

山下的村里人听说后,都上山来了。看着地上的痕迹,有人说是老虎,也有人说是豹子,如果是老虎,那么肥猪铁定是完蛋了,而豹子没有老虎力大,虽然咬着猪耳朵,到底还是拖不走它。这事在村子里传了一段时间后,真相终于大白。那天学校放假,阿婷和一群孩子去放牛,结果看到了小溪对岸的一只老虎。黑条纹乌亮清晰,将一片黄色斜斜隔开,长长的尾巴直拖在地。老虎冷眼看着这帮放牛娃,左看右看后,摇摇摆摆消失在茅草中。第一次看见老虎的放牛娃们愣了一会,赶紧都逃回家去,在村口却遇见一个叫卫东的大人拿着铳,说要打死老虎,原来他家的一只羊被那老虎咬死叼走了。本地山多,山的外面还是山,最终卫东并没有找到过老虎,而那只老虎也再没有在村子附近出现过。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31 18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